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九合一大選台南市長辯論會:不認真準備的「演講比賽」

九合一大選逼近,10月27日的台南市長候選人辯論成為今年第一場舉行的選舉辯論,六位候選人黃偉哲、高思博、林義豐、許忠信、陳永和、蘇煥智全數參加。

但是就結果來看,這場辯論完全是一場鬧劇,從制度設計到候選人表現,都與「辯論」這個概念幾無關係。

採用「演講比賽」制度的辯論會

這次台南市長辯論會分成三階段,分別是:

  1. 申論:每位候選人三分鐘;
  2. 公民提問:分成兩輪,每輪兩題,共四題,每位候選人兩分鐘。公民提問的問題由主辦單位於網路上徵集,並於辯論前預先公布;
  3. 結論:每位候選人三分鐘。

很明顯地可以看出,這個制度沒有交互詰問也沒有追問,而且公民提問的題目是預先公布的,連即席演講都不算。制度上,這完全就是一場三階段的背稿演講比賽,好意思掛「辯論會」的名號真是世界奇觀。

辯論會進行中,有許多網友指責黃偉哲看稿。確實,看稿會阻斷演講者與受眾的連結,是明顯的缺點,但在這個制度底下,充其量也就是看稿演講與不看稿演講的差別而已了。

但這個亂七八糟的制度之所以會出現,也可以說是非戰之罪,而是受制於多達六位參與者的結果。要為六位候選人設計公平且時長不致過長的交互詰問或追問太困難,因此只好儘量簡化流程。

要解決這個問題並不容易,有兩種可能的方向:(1)邀請領先的候選人,捨棄不具競爭力者;(2)打破發言時長,由主持人控場。本篇文章我不詳細闡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拙作〈台灣選舉辯論的制度改革〉。

除了缺乏交互詰問與追問之外,每位候選人的每階段發言時間過短也造成了很多問題。以限時三分鐘的申論與結論為例,三分鐘是甚麼概念?連國小學生國語文競賽演講比賽的發言時限都已經是四到五分鐘了,直轄市長候選人要怎麼在三分鐘內把市政藍圖講清楚?

這直接導致六位候選人的申論分成了三種類型,一種是想要完整呈現政見,然後時間不夠變成通篇口號,此以黃偉哲的五大主軸與蘇煥智的六支箭為顯例;第二種是挑一個政見相對完整呈現,但這樣的選擇讓政見論述看不出市長格局,如許忠信的溪北邊緣化解決方案。最後一種是乾脆放棄,以毫無邏輯的方式亂聊、喊口號說故事戴高帽自我吹噓萬箭齊發,高思博、林義豐、陳永和都是這一種。

不用心準備回答內容的候選人

相比受限於制度而表現不好的申論,候選人們在公民提問與結論階段則顯得自己沒有用心準備,表現很不穩定。

公民提問第一題:如何治水?

每位候選人多少都提出了實際政策內容,準備比較充分,而其中政策設計最為完整的竟然是陳永和的短中長期三階段治水,令人非常驚訝。

公民提問第二題:如何規劃交通?

黃偉哲與蘇煥智的交通規畫完成度最高,高思博與林義豐也算是有針對問題提出可能解方,許忠信只講了一個公有市場多目的使用可以蓋停車場。最特別的是陳永和,他非常酷的請大家遵守交通規則。

公民提問第四題:是否支持訂定《歷史保存特別條例》?

黃偉哲、高思博與蘇煥智都有針對問題回答,尤以蘇煥智的文化資產政策內容最紮實。林義豐、許忠信與陳永和在這題上都是通篇廢話也不回答問題,在一個預先公布問題的公民提問中表現成這樣令人難以理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公民提問第三題:性平教育

我特別把這一題獨立拉出來最後談,是因為在這一題裡,六位候選人彷彿集體中邪,幾乎沒有任何一位有合格的回答,勉強只能說高思博的立場表達得很清楚,其他人真的是完全不知道在說些甚麼。

我左思右想,實在無法在不開玩笑揶揄諷刺的狀態下評論這段公民提問,最後決定提供我在看這段時的筆記,請大家搭配辯論會影片自行感受。

三、性平教育

  • 黃偉哲:澄清假消息,正確性平資訊;協助學校性平會;嚴肅對待性平案件。

    內容空泛,都是空話。(斜體為作者心得,下同。)
  • 高思博:嚴厲執法,保護吹哨者;家庭加入性平教育規劃;傳統很重要,反對修《民法》,並請教黃偉哲與林義豐。

    開始超過一個小時後終於有一個與辯論有關的句子了
  • 林義豐:……。

    慢慢等十年就好,我什麼都沒有要做。
  • 許忠信:……。

    不要再講歷史了!然後廢話連篇。
  • 陳永和:落實學校性平會;老師要加油;家長要注意;同學要幫忙;大家互相尊重。

    謝謝大家。
  • 蘇煥智:政府應提供媒體平台作為正反同方溝通空間。

    怎麼做?

值得注意的是,在辯論會已經進行了超過一個小時之後,高思博終於說出了一句有「辯論」概念的話,也就是要求黃偉哲與林義豐在同性婚姻應修《民法》或立專法的議題上表態。

雖然黃偉哲與林義豐並沒有回應他,但在一場辯論會上,即使制度並不友善,候選人還是可以想辦法創造交鋒,畢竟六個人是在同一個場地裡,無論是對其他候選人提出問題,或是攻擊其他候選人在申論或回答公民提問時的言論,都是可以採取的行動。

可惜整場辯論會中也就僅此一句,再無下文。

最後,每位候選人三分鐘的結論,就是六篇自吹自擂的廢話。

所謂結論,應該要是為一場交鋒激烈的辯論會整理出有利於己的結果,但由於無論是因為制度的不友善,抑或是候選人本身沒有意願與準備,在結論開始前場上幾乎不存在交鋒,那麼,結論階段成為一大塊背稿講故事的無聊時間,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而蘇煥智在整場辯論會的最後一分鐘,對方毫無回應說明可能的時間點,痛批黃偉哲涉賄疑雲,這種程序不正義的打法,只是徒然顯得自己沒有風度而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