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是誰促使數位霸凌的到來?

十年後用數位身份霸凌你的人會是誰?就是現在你主動貢獻點點滴滴痕跡的跨國大數據機構...
十年後用數位身份霸凌你的人會是誰?就是現在你主動貢獻點點滴滴痕跡的跨國大數據機構, 圖/shutterstock

有兩件事你不會做,第一是裸身出門,第二是過馬路時不看車。而在虛擬的世界裡,這兩件事我們都在做。也就是說,在數位的世界裡,人都是赤身裸體的,馬路上橫衝直撞的車都是隱形的。

數位存在大過物理存在

即使你覺得現在還沒到這地步,但你的小孩的處境一定就是如此——他的數位存在,遠遠大過他的實體存在,倘若他不幸喪失了他的「數位身份」和「數位財產」,雖然他在物理上還是個活著的人,但在社會上他將不再是個「人」,在世界上的地位可能還不如一隻植入了數位晶片的熊。

抓Pokemon 的損失大過FB被駭

今天我們還在耽心個人隱私的資安問題,例如電腦、手機被入侵啦,FB、Google被駭啦,其實我們正在主動送出的隱私比起被駭的部份多得多;例如,你接下來一年抓Pokemon的行為,所送給大數據收藏家的個人信息,比起你的Gmail被駭所損失的信息嚴重得多。駭客,不過是想要你的錢,你也知道他只想要你的錢,因而你會保護得很好。抓Pokemon,等於是全世界的FB用戶無時無刻不在打卡;你現在一天打幾次卡?總不會是一萬次吧?再三年,當虛擬實境VR、擴充實境AR技術成熟後,大數據公司對你的行蹤和性格的了解,應該會超過你的父母或配偶對你的了解。

你家電鍋真的是你的?

十年後,不但財產的歸屬權是數位化的,連身份、個性都是數位化的。嘿,我們不要騙我們自己,如果今天談的什麼IoT物聯網成真,你家的電鍋可能隨時被駭客啟動,那只電鍋還是你的嗎?是的,你擁有那堆鐵,但你真的擁有那堆鐵所能發揮的功能嗎?你不想過生日,但你擋不住那幾百、幾千封跟著你屁股跑的打折生日禮卷。除非你完全和數位世界隔斷,否則你不會再有做自己的機會。反過來說,如果有一種權力能夠割斷你的數位身份,你就什麼都不是。

今天我們還在耽心個人隱私的資安問題,其實我們正在主動送出的隱私比起被駭的部份多得...
今天我們還在耽心個人隱私的資安問題,其實我們正在主動送出的隱私比起被駭的部份多得多。 圖/shutterstock

數位身份就是你不能重印的名片

而,我們正在主動讓一小撮人形塑我們的數位身份。以前,我們可以撒謊、耍賴、閉關、裝傻、賣萌;以後,凡是說過的、走過的,必留下痕跡。生活的關鍵只落到一件事上:誰用誰的痕跡來如何對待誰。這話抽象?一點都不,將來陌生民宿的老闆可以用你的痕跡來決定如何服務你,或如何敲你一筆。

數位身份,將變成你的名片,這是必然會發生的,而且就在20年內。抗拒這股潮流的自然人,將來即使居住在都市中,他的社會行動力和影響力將和住在玉山山頂差不多。而一個國家,在「數位身份」這件事上如果大幅落後於「先進國家」,不管它的人民如何的勤奮善良,都會被邊緣化至類似今天山中的不丹國、海上的峇里島差不多。當然,那也可以是一種選擇。

兩個極端,你比較靠近哪一邊?

正因為世人已經開始加速理解到這不可避免的趨勢,各國社會已經陷入了高度的焦慮狀態,不管人們是否清楚這種焦慮的來源。在暗地演化的態勢下,人們依據他們各自當下的權力位階,產生出了不同的意識和對策。對策中,有兩個極端方向值得我們注意和參考。

這兩種極端,是以當下的權力位階為明顯分水嶺的。自己感覺在金字塔尖端的1%人士,例如政治領袖、銀行金融高層、跨國公司掌權層、科技新貴、超富家庭,傾向於加速全球人類「數位身份」的成形,因為各種數位平台的高速度、高效率、高整合,有利於他們鞏固甚至提高其1%的地位。這些人會有一班跟隨者,但其總數應該不會超過一個國家人口的10%。換個方式講,這是一股希望靠著數位身份的普及以保障當下權力(power)的願望。

在這極端的另一端,是一群從來不感覺自己有權力階梯可爬,或是從價值觀上就鄙視「以權為本」的人。不管是出於無奈還是天性,這類人覺得這個世界應該是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大不能欺小、強不能欺弱的地方。這群人,現在不掌握社會權力,但也都知道,不能被金字塔尖端的1%的人完全掌權。

一人一票決定?古早思想啦

這一端的人,佔絕對的大多數。過去人們以為,在所謂的一人一票民主之下,只要是佔絕對大多數,就能左右社會、國家的意志。但那已經是古早的邏輯了。在數位身份的世界中,「意志」這概念會越來越不重要乃至消失,因為一個人、一個社會、一個國家的動線,都是由一點一滴無可消滅的痕跡所推動的,過去的痕跡,就決定了未來;一人一票或可使其放慢速度,但改變不了過去痕跡所堆出的路徑。

太玄?以蔡英文政府處境為例

聽著又好像有點玄?那就來舉一個很多人可能不願意聽的例子。比如,剛上任的蔡政府很難找人,因為台灣現在處在一個「凡走過的必挖出痕跡」的價值觀和氣氛之中。當年大家一起游過歷史大河,誰身上沒有一點河水的痕跡呢?只有出生在歷史大河這邊的年輕世代,不用也沒有沾過河水,因為他們是在父母的肚子裡渡河的。

說起來有點好笑和詭異,在真正的數位技術落後於國際的台灣,卻又率先的使用「凡發生過的必挖出痕跡」的數位世界精神來檢視任何社會決策,或許,這就是所謂「人肉搜索」這句話的幽默所在吧,技術和方法學都落後,但我騎著摩托車也要把你人肉搜索出來。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後,今天的年輕世代到時面臨「凡發生過的必挖出痕跡」的考驗的時候,可就不需要什麼人肉搜索了,因為那時候他們已經貢獻出自己的痕跡二十年了;只是,到時前來壓迫他們的不是不爽他們的人,而是掌握大數據的有權人。

你就是你的狗仔

數位壓迫、數位霸凌就在不遠。當下,每個人不但對別人是狗仔,也都是自己對付自己的狗仔;你我口袋裡的那一只東西,就是六親不認的狗仔,它今天的計算能力,已經超過了50年前IBM 公司價值數億美元的巨型電腦。再五年,它的計算和傳訊能力將超過美國二十年前發射的火星探測衛星。

你主動貢獻痕跡的跨國大數據機構,還有那些任何和IoT物聯網有關的機構,到時會反過...
你主動貢獻痕跡的跨國大數據機構,還有那些任何和IoT物聯網有關的機構,到時會反過頭來霸凌你。 圖/shutterstock

誰數位霸凌誰?

十年後用數位身份霸凌你的人會是誰?你的政府?拜託,你不是美國人,台灣政府的能力到不了那地步。也不會是美國政府、中國政府,它們發展航空母艦、洲際飛彈、死光衛星來對殺都還來不及呢,那會把精力浪費在你我這樣的無害善良小民。

到時霸凌佔絕大多數小民的,一定就是現在你主動貢獻點點滴滴痕跡的跨國大數據機構,還有那些有能力向它們購買大數據的商業機構,例如銀行、超市什麼的,或是任何和IoT物聯網有關的機構。

小民們有沒有不被霸凌的方法呢?有的,但小民得及早意識到。凡是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99%小民中間總會出一些怪咖,例如開源技術運動,例如近幾年紅火的「區塊鏈」(Block Chain)技術,這些都是「去中心」的螞蟻雄兵趨勢,用以對付將來的大猩猩。

不做「科盲」是唯一出路

其實,結論只有一個:凡發生過的必留下痕跡,已經是無可逃避的未來,你能做的,只能是盡量防止某方用你發生過的痕跡來霸凌你。跟上開源技術下的去中心概念吧,將來被霸凌得最厲害的一定是「科盲」(科技盲人)。再嘮叨一句:台灣現在的科盲太多了,包括政府和立法院內的大多數人;這點不改善,即使你本人不被霸凌,整個台灣也會被數位霸凌至死啦。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