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小英若不暴怒,後果可能是亡黨亡國

具有「台灣特色」缺乏權力制衡的政治體制,小英總統身兼黨主席還無法駕馭足以亡國。 ...
具有「台灣特色」缺乏權力制衡的政治體制,小英總統身兼黨主席還無法駕馭足以亡國。 圖/取自蔡英文臉書

報載某立委致電某機構主管,要他制止某下屬對某個公共議題發言,否則會在立法院刪砍該機構預算。

不知小英得知此事後,心底的當下反應是暴怒,還是淡然。如果她心底暴怒,那麼台灣還很有希望,如果是淡然不當一回事,那麼後果就可能是亡黨亡國。當然,這亡黨亡國不一定發生在她任內,但是一葉可知秋。

那麼讀者您呢?當您看到這種事的時候,您心裡是暴怒,還是淡然?或者用「政治本來就是這樣,美國日本歐洲都一樣」這麼一句話以釋懷?

用「亡黨亡國」這四個字,是不是太太超過了?對於一件過去20年幾乎天天發生在台灣的狀況,耳朵都聽出老繭的類似故事,值得用如此強烈的字眼嗎?

容我述說一個道理。

台灣到今天還存在,立國之本只落在一個概念上——民主。一人一票只是民主的最低標準,一人一票之外的民主元素,才是一個國家能否以民主立國的成敗關鍵。這些元素中,權力的制衡機制最為重要,這就包括了行政權和立法權之間的制衡。行政和立法兩方,任何一方不依程序撈過界,那就是一個不民主的國家,何況天天不依程序撈過界?

立法權侵犯行政權,實質上等於侵犯總統權

在台灣現行體制下,行政院的施政結果,最終承擔者不是院長,而是總統,因為總統有權指派、撤換院長而不必經過立法院同意。換句話說,行政權和立法權之間的真正制衡點,並不發生在立法院和行政院之間,而是直接落在總統和立法院之間。立法權若侵犯行政權,實質上就等於侵犯了總統。

這個「既非總統制亦非內閣制」怪異體制,導致了馬英九總統兼任了國民黨主席;總統兼管黨籍立法委員,等於是自我撤銷了民主中的行政、立法權力制衡原則。這種違反民主原則下的角色混淆,所製造出來的政治笑話和鬧劇,不能不說是國民黨2014、2016兩次選舉中幾近亡黨的重大因素之一。

不管小英是迫於現實還是出自本心,選上總統之後,學習了馬英九,選擇了同時擔任民進黨主席,接受了這個「台灣特色」的不倫不類體制。執政不過百日許,在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三者之間的權力角色不清下,已經出現連串令人哭笑不得的大小事件。

幫派行為治國 把台灣往死裏逼

文首所述的立委行徑,明顯就是以立法權侵犯行政權(也是總統權)的事件,而大家見怪不怪,正是台灣問題之所在。小英總統若習以為常而不暴怒,看深一點,就是已經接受了將來立法權一點一點侵蝕總統權的趨勢,同時也是黨主席控制不住黨籍立委的徵兆。

台灣這個「既非總統制亦非內閣制」怪異體制,問題已經夠大了,其產生出來的荒唐事件足以亡黨,若事態再惡化一步,連已經身兼總統和黨主席的人都駕馭不住這個怪異體制,那就談不上任何國家整體治理,也就足以亡國了。

立法委員不經程序,開口就以預算權力要脅行政體系,不但是侵權,行跡已近幫派,若屢見不鮮,那就形同幫派治國。

幫派治國,能不把國家往死裏逼嗎?台灣剩下可供改革的時間不多了,若習氣不改,民主立國的基礎將一日一日被蛀空。由小看大,小英不暴怒,亡黨事小,亡國事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