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中女中體育褲事件:一個制服控的觀點

圖/史旺基授權使用
圖/史旺基授權使用

上周,台中女中朝會升旗時展開了一場爭取權益的行動,許多學生在操場脫下制服裙、露出穿在裡面的體育短褲,向學校爭取未來能夠「穿體育褲進出校門」,因此上了新聞

針對這個事件,朱家安童昱文的兩篇評論,解答了「學生為何不能穿短褲」的疑問,指出舊規定的荒謬之處。而從「中女中鱷報」的轉貼文章,我們發現十年前學生就有爭取穿短褲的行動,卻被學校以各種理由拖延至今,其中頗誇張的一條是「穿體育短褲會露出臀形、引人遐想」。

開玩笑一點說,所有制服控都認為百褶裙才是女高中生妄想的王道,學校反而不禁短裙是否搞錯了什麼?正經來說,掌控性幻想的是人類大腦,全身包緊的消防隊員與修女都可以讓人遐想了,穿短褲又如何呢。反烏托邦名著《1984》告訴我們,性慾是對威權的最後反叛,是「老大哥」無法控管的個人聖地。性幻想是再怎麼禁都無法禁止的。

▎制服控怎麼看制服?

我個人完全不反對「穿短褲進出校門」的訴求。只是朱家安在前述文章裡提到:

規定學生穿制服,是箝制學生表現自己的自由,任何對自由的箝制都需要好理由支持,……我目前想不到什麼規定學生穿制服的好理由。

他半開玩笑提出一個支持學生穿制服的論點是:

高中職生應該穿制服,因為這樣一來制服控才有東西可以「控」。

身為一個制服控,我想反過來挑戰一下支持制服的觀點。無論是「正式」、「端莊」或「體育褲只能體育課穿」,中女中用來禁止學生穿短褲的理由實在太弱,如果我是校方,應該會拿出「訴求制服的榮譽感、安全感」這招。

中女中學生要求「穿體育褲進出校門」,只不過是換上另一種制服而已,並沒有反對學校制服的存在,甚至我們相信,一定有學生以穿上制服為傲。學生們不只沒有爭取「不穿制服」的自由,還更像是甘願放棄自由、選擇穿上制服(只不過是體育短褲)呢!

如果今天抗爭的狀況,換成一批學生訴求校方應該「廢除制服」(請問學校:為什麼學生只能穿被規定的服裝上學?)肯定會引起更多爭議,會有更多人認為應該保留學校的光榮傳統才對。

那麼,學校是不是也能反過來問:「如果你都情願只穿制服上學了,那只能穿裙子進出校門又怎樣?」問題不在於要不要穿制服,而是制服應該規範到什麼程度。

以高中生會製作班服、大學生會製作系服、連閨密都會穿姊妹裝的例子看來,就算今天台中女中(或其他任何學校、單位)成功廢除了制服,也一定會有一群學生自動自發找出自己的制服。制服當然是對自由的箝制,但許多時候我們也甘願被箝制,渴望拋棄個體的獨特性,融入群體成為其中一分子,不想孤單生存。再怎麼反對制服的人,也不會否認歸屬群體的安心感、傳承光榮傳統的榮耀,以及群體美好的共同記憶。

▎願意放棄自由,投入制服的懷抱

當然,對於有強烈個人主張與信念的人,每天穿制服是很痛苦的。他們腦袋清楚,擁有獨特的感性、觀點總是比大家新鮮,從小就學會反抗體制、反抗老師,因此長大後變得和一般人不一樣,成為某種程度的「藝術家」。在他們眼裡,喜歡制服是沒思想、沒個性,只能在體制內隨波逐流的象徵。

也的確,制服本身,以及人對制服的崇敬,一定有幾近愚蠢之處,一群人穿得一模一樣,令人聯想到北韓樣板戲。但換個角度思考,制服也有神奇的功能,能帶給我們安全感、尊嚴與信心──假如你搭飛機出國,看見駕駛艙裡機長不是穿著航空制服,而是T恤牛仔褲,會不會覺得飛機開始不穩?你到醫院看病,穿白袍掛聽診器的醫生,是不是比穿睡衣更讓你信任?看到廚師帶著高帽子,你是不是覺得餐廳瞬間高級了起來?

雖然脫下制服常常是一種解脫,就像學生可以脫下乖寶寶的偽裝;但有時穿上制服也是一種激勵,好比機長、醫生或廚師,整齊的制服可以遮掩他們體格的缺陷、讓他們忘記自己能力不足的恐懼,並且讓其他人深信他們的專業。

對制服最嚴厲的批評,幾乎都是從「外在權威抹煞個人獨特性」的論點出發,認為穿上制式衣著,就像對外宣告放棄自主行動的權力。但身處人群中的我們其實非常矛盾,一方面有反抗外在壓力的自尊心,另一方面卻也擔心過度自由會引來他人的責難。我們總是用嘲諷與排斥的心態看待「奇裝異服」者,又有多少人真的敢在制服的世界裡「與眾不同」?

很多人會覺得,穿上制服就像戴著面具,是在演出一個不是自己的自己,那麼多虛偽矯飾、裝模作樣,只是為了「學生要有學生樣」、「女生應該端莊溫柔」、「男生應該開朗堅強」,真是煩透了,為什麼不能好好讓我們做自己?但,你真的想做自己到什麼程度呢?

制服有個重要功能,是讓我們選擇扮演不同的角色,指責穿制服不夠真誠的人沒抓到重點,因為沒有在人前演出的虛偽與矯飾,我們都很難變成更好的人。

▎制服「控」的是:在個體與群體間的掙扎

我是一個制服控,但從不反對「拒絕制服」的訴求;我也是一個喜歡制服百褶裙的紳士,但絕對支持「女學生可以穿短褲進出校門」。我們不需要也不應該強迫任何人穿制服,但我也不認為制服會從人類社會中消失(不用為難誰,我們總有制服可以「控」的)。

制服有它的迷人之處,可以「控」的不只是制服的一致性,更美的也許是制服的不一致性──明明大家都穿相同的衣服,仔細一看卻發現每個人都不太一樣,折袖子、改裙子、訂做褲子或穿不合規定的襪子。我們總是掙扎在個體與集體之間,渴望融入人群又害怕失去自己,即使推翻大體制很困難,仍然持續做出小小反抗的努力,這些小細節,都讓我覺得制服非常有趣。

最後提一點,早在去年9月,行政院就明文公布「未來三年內,取消政府機關男生制服穿褲裝、女生制服穿裙裝」的規定了,台中女中是還在堅持什麼啊?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