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們需要一個不再歪腰的郵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沒有一個郵筒,該是歪腰的。

但剛好我住的地方,就有一個歪腰郵筒。

由於居住地點的關係,他顯得有點與世隔離,雖然附近的居民勉勉強強可以靠自己的勞動安居樂業,但處於一個全球化的時代,每個人都還是需要一個郵筒,藉此辨識自己來自何方、在世界上所座落的位置,並且靠著郵筒,和外界進行絕大多數的交流。

比如寄送生鮮食品時,像從海外寄來的牛肉,我們就需要一個郵筒來判斷是否該接收;或是在寫收信人或是寄件人地址時,需要一個郵筒,確認不要寫成別人家的地名;甚至是當有的信件或包裹,因為和附近的大紅郵筒地址太相似時,我們就需要一個能夠「這是寄給我們的」郵筒,來捍衛全體收信者的權益。

而我們家的這個歪腰郵筒,其實也不是天生長歪的。他的鋼鐵骨骼畸形,其實是因為一場颱風的關係,來自外界的大風大雨,加上近年來暴露在空汙霾害,導致早已有年久失修的郵筒體質,顯得更加脆弱。

雖然歪腰郵筒看似可愛,也未必會干擾收信或寄信的問題,但隨著附近大紅郵筒的持續增長規模,他們辦理的郵政業務也日益擴張,他們時常向外界聲稱不需要再寄給歪腰郵筒了,連我們的地方一起,都是屬於大紅郵筒的處理範圍。

儘管一直以來,居民也一直有種聲音,認為不該讓郵差那麼辛苦,直接寄送到隔壁社區的大郵筒就好,我們何必堅持自己有個郵筒的原則?而另外一派的聲音,則是認為郵筒早已經和我們所居住的地方,建立起歷史上的記憶與文化上的認同,所以在政治上,當然需要維持郵務的獨立與自主。

剛巧就在最近,我們附近的居民,一同推舉了第一個女郵差。這位女郵差養貓,聽說沒有結婚,相較於前一個郵差以及他的郵務團隊,時常放任歪腰郵筒的日益惡化、忽略在地居民心聲、面臨附近大紅郵筒的攔截信件而無所作為,我們實在把未來郵筒改革的希望,寄託在這位女郵差身上了。

絕大部份和這個郵筒命運緊緊相依的人們,都說未來這座歪腰郵筒,是不是能夠真正挺直腰桿,並且在未來處理相關的郵政業務,都與這個女郵差以及他的送信團隊息息相關。但畢竟是由我們社區多數人民的決定,我們勢必也該負起監督女郵差的責任,檢視她在與不同郵局交涉時的狀況,尤其面臨隔壁村大紅郵筒時,是不是可以堅守歪腰郵筒的居民權利,而不是把信件與信任,一起都送給對方了。

我們都需要一個挺直腰桿的郵筒,與其他郵筒,建立一個對等、互惠的郵務關係。

想像一個有正常郵筒的地方——沒有一封信件,會被寄丟;沒有一個收件人,會被消失;沒有一個收件地址,需要被竄改成他方的地名。

當郵筒歪腰了,就把他扶正。我們都需要一個正常的郵筒,一個直挺挺、可以說出自己居住地的郵筒。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