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救國軍不如從改善配餐模式開始

2015年國防部發言人臉書專頁貼出國軍菜色,遭網友質疑為不實貼文。 圖/取自國防...
2015年國防部發言人臉書專頁貼出國軍菜色,遭網友質疑為不實貼文。 圖/取自國防部發言人

近日軍校生大批離退的狀況再次成為國防領域的重點話題。各軍事院校雖然都設有不少系所,但多數院校每屆只剩百餘人上下,一屆還退個幾十人,當然是「重創」。那為什麼這些公費生會讀不下去呢?

許多軍校「學長」認定是因為軍人沒尊嚴,所以「小學弟們」當不下去;但我認為要解決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從解決「軍中飯菜水準不佳」這老症頭開始。為什麼?這些學生是因為飯菜不佳而主動退學的嗎?

大概不會有人只因為菜不好而退學,但「菜不好」和「退學人數大增」是同一領域的問題,就是分配體制出了狀況。

我也有教軍校。觀察了幾年,我認為軍校生之所待不下去,主要原因還是「生活環境壓力太大」。我也知道,很多還在學的軍校生、現職軍人與退伍軍人一定會出來反對這種說法,他們主張是因為「軍人在社會上沒尊嚴」、「退休保障可能落空」,這些大一新生才退學的。

但問題在於「軍人在社會上沒尊嚴」、「退休保障看不到」是公開資訊,國中生都知道,如果會計較「沒尊嚴」和「沒月退」,那應該連報名都不會來,別說是考進來(才能退學)了。

考進來之後退學,多半和就學後的生活體驗有關: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行不好、育不好、樂……沒有。生活、求學環境存在各種「挑戰」,當然就趁大一時即早落跑,不然跑晚了,要賠的公費更多。

排除可量化的生活體驗部份,那不可量化的「尊嚴」呢?說「軍人被外界瞧不起,因沒尊嚴而退學」,那也是騙外行人。真正理由八成是「被學長和正職幹部罵到沒尊嚴,所以不讀了。」

軍校就是盛行學長學弟制,大一就是被壓得最慘,豬狗不如,連走路都不能隨自己的意思走。大二三四呢,總是說「熬過來就是你的」,但現在人家就是熬不過呀!人家已經看穿什麼你的我的他的全是一場空,只要一退學,就「什麼都是自己的」。

結果大一生跑了,「往上三、四十屆」的學長不怪自己留人失敗,卻來怪社會瞧不起軍人。你們出包,結果外人來扛,這是做人做事的方法嗎?

管教方式留不住人,要麼就改善管教方式,要麼就別強求留人。不肯改善管教方式,又要留人,天底下有這麼爽的事嗎?

於此就可以看到軍中飯菜了。軍中飯菜不好,這是個事實,要麼就改善,要麼就被罵。不想改善,也不想被罵?天底下有這麼爽的事嗎?

「我們以前吃更爛!」

義務役退伍軍人的意見先不管,一堆現退職志願役也在那邊「想當年我們吃更爛」,那就說不過去了。真要想當年,那當年吃爛菜爛飯,也是領爛薪水,現在你也要領爛薪水和爛月退嗎?一說要砍月退,又都不要不要的。

國軍沒人要當,就該改善環境。但國軍總有人堅持要當「比爛營」,外面想推動國軍改革,就有裡面的人跳出來擋,說「沒必要」,要讓「低階的」、「新進的」吃點苦,不然「怎麼能夠打仗?」

那為什麼你不一起吃爛飯、領爛錢?你過去要打仗,現在年資多階級高了就不用打嗎?大學長過得很爽哦?

好,就算不加錢,要就現有資源來改善,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但就只能從制度面著手調整。那要怎麼改?

2015年前總統馬英九督導陸戰隊六六旅,並與官兵一同進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5年前總統馬英九督導陸戰隊六六旅,並與官兵一同進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馬前總統夜宿陸戰隊六六旅晚間菜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馬前總統夜宿陸戰隊六六旅晚間菜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某些學者提過一種叫「完全程序正義」的分配模式,像是大家都想吃蛋糕,但只有一塊,那就讓負責切的人最後一個取用,那人就會盡力把每一塊切得同樣大,他最後取用時,就可以得到最接近平均值的蛋糕量。

這模式在軍隊伙食方面的應用很簡單,就同一用餐區域的單位,最高階、權力最大的最後吃。一般基層單位是全營共同用餐,那就營長最後吃。這很難做到嗎?

現在許多單位首長都是請兵打好飯,坐在特定區塊吃。表面上說是和小兵吃的一樣,但實際上長官一定有得吃,該有的菜也不會少,而兵有先來後到、勤務影響之別,就不見得都能吃得像樣了。

依「完全程序正義」標準,解決方案是兵吃完前,連級幹部不能吃,連級幹部吃完前,營級幹部不能吃。這樣主持餐伙的人,自然會把安排吃飯當一等一的大事,深怕有兵沒吃到,因為大哥大也會沒吃到。

同個道理,也可以用來審現在仍有的「將軍桌」現象。高司單位的主官,常有十人一桌大菜,「品質」多有外面餐廳三千一桌起跳的水準。但他們旁邊呢,就是拿著鐵餐盤的小兵,盤內只有雞翅、豬血糕、還有看不出是哪種青菜的青菜。

飯菜好吃程度先不論,連吃個飯都會有相對剝奪感,低階的怎麼會開心呢?連這種小事都不讓開心,那還談什麼改善國軍環境呢?

但我也知道,鐵定很多專業軍人會跳出來強調「不可以讓長官最後吃」,然後講出幾百個理由,除了「有損長官威嚴」外,「讓長官先吃可以促進社會祥和」這種鬼理由說不定也會出現。

長官晚吃就有損尊嚴,小兵晚吃就無損尊嚴?還是小兵本來就沒有尊嚴?或沒有長官那麼有尊嚴?你自己都說兵沒有尊嚴,那怎麼募得到兵?

有不少倫理學家認為,「完全程序正義」模式雖然罕見,但有一定說服力,你很難在資源不增加的狀況下,提出更簡便有效的解決方案。就是要讓掌權者體驗分配不正義的苦痛,他們才會瞭解問題的嚴重性。

不過國軍掌權者總愛是強調他們就是這樣苦過來,這種苦有一種道德的正當性,可以提升軍人的精神戰力。但這種「苦」的效果不但缺乏科學支持(甚至可能產生劣弊逐良弊的反效果),在當代倫理學上,也無法獲得證成。

只有一些宗教倫理學派會肯認長期的苦痛是通往更高境界的手段,但國軍不是打算發動聖戰的十字軍,也不是靠唸經或施放魔法來與敵軍對戰。在賣弄痛苦的重要性之前,先想辦法證明這種搞法有不可替代的手段價值吧。

最後提醒一點,傳統宗教會強調這種修煉之苦的必要性,往往是因為若少了這種解釋,就沒人會留下來了。那國軍呢?是不是沒了這種自我欺騙,就沒人想留下來?

不要問我,你自己最清楚。

今年蔡英文總統巡視金六結153新訓旅,並與役男一同用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今年蔡英文總統巡視金六結153新訓旅,並與役男一同用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