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真的是政府對不起年輕人,不是嗎?

日前,橫跨媒體的政治人物/作家陳文茜,在蘋果日報論壇區發表了一篇文章。「這個國家 太對不起年輕人」,即刻引來大量討論,點擊次數高達二〸多萬次。而網路世界裡只要破萬點擊,基本上就是有產生影響力的文章。況且,陳女士說的觀點部份我是認同的。

政府確實放任整體土地正義的失衡與惡劣社會環境。這一點憲法裡寫得很清楚,政府有義務要保障人民有居住的權利,但我國的社會住宅比例低到離譜,歐洲福利好的荷蘭有34%,德國有16%,就連吃人夠夠的美國都有6.2%,鄰近的日本也有6.1%,就別提香港有近30%。台灣竟然連0.1都不到。這很明顯是政府的問題,怪罪政府只是「剛剛好」而已。

許多「反陳文茜」論點的人,多半是討厭她那文章裡吐露著自以為是菁英的傲慢與偽善。她是既得利益者,沒必要假慈悲。

不過,隨即有人反對陳女士的觀點,並且以非常激進的態度一一拆招。

年輕人,國家沒對不起你,是你自己對不起你自己」,而且這篇更早衝破三〸萬點擊。但這篇文章論點顯然忘記憲法這回事,你有本事確實能擺脫低薪,但居住正義這件事並非你多強就能無敵,這帳還是得算在政府頭上。我個人就不曉得你有啥本事能一人維護土地正義。

雞排英雄》中的那套土地正義論點略顯浪漫樂觀,現實生活中,只有強而有力且具有遠景的政治人物才有辦法搞定法規與財團之間的拔河戰。所以至今此結無解。

談台灣的未來,有兩個軸心是我們不得不正視的。一:低薪╱高房價╱土地正義。二:少子化╱教育╱勞保退休年金。這兩個問題會像鬼魅般地持續吸取我們元氣,讓台灣人垂頭喪氣,並且找不出解答。

土地正義是這〸年來的媒體討論焦點,高房價更是萬惡之首。所以陳女士講的沒有錯,她只是那篇文章很矯情,但她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所以罵她沽名釣譽也沒有用。

2008年馬政府執政後,看似美好的兩岸關係,頓時間讓建商找足理由一口氣漲足過去〸年來的缺口。筆者2002年曾在中山北路看過不少「預售屋」,當時的行情大概是在30-35萬之間,請思考目前大概多少就知道這〸年來的變化有多誇張。

空屋率與房子賣給誰的問題,根本就不是建商在乎的角度。

因為用我蓋房你拿去賣給笨蛋的論點,在這〸年內實在得到巨大報酬,全民拼經濟的口號最後只是全民拼買房。買房造就銀行借貸的基本樁腳,卻也變相壓低民生可支配所得。

換句話說,買了房就會降低民間消費,其他業者要能好?相當困難。所以東西少人買了,會怎樣呢?會降價嗎?有可能,低價求售所以就變向往成本減少的路上走,於是會有越來越多黑心商品冒出頭求替代方案。這不是只有建築才會有的問題,這是一個台灣全面性問題的核心。

另一派也許比較老實,不想換黑心成本,但又要求既定毛利率比的話,只好漲價了。但商品販賣價格上漲,相對於國內多半企業的風格鮮少加薪,就造就民眾口中說的「萬物皆漲,唯獨薪水沒漲」。

我無意反駁這個論點,因為薪資決定權在自己,能夠自己努力找出一片天才是王道,可以靠跳槽換工作加薪的人自然是有志之士,值得肯定。

接續上者討論,跳槽換職加薪論是很積極的一派,而這派會有部份人士越來越往國際或是中國拼去。

那這些有志之士的稅入,就也不一定能被偉大的中華民國政府徵收到了。我們要談的當然不是這些有志之士怎能逃漏稅呢?而是大部份了不起的企業與外資都吃盡中華民國政府的稅租便宜還賣乖,動不動就恐嚇政府,問題是,政府老拿小民開刀卻不往大老虎正視問題,所以造就了XX的二代健保亂七八糟問題。還有我想罵人的證所稅問題。

憑什麼用錢賺錢的不用管,而這些辛苦的勞工勞心勞力好不容易賺來一點業外收入或是不固定收入卻老是要被政府扒一層皮?

接下來講低薪的問題。之前也有企業人士高飛鷂寫了一篇「 台灣這家公司的員工待遇為什麼會這麼低? 如何解決台灣經濟的困境?」的確,台灣過去這三〸年來就是主打代工產值,這產值的毛利這麼低,未來在哪裡?要拼低人力,所以廠房去了中國。這幾年中國勞工硬起來,工資漲了幾番,但台灣基本計時工資只漲了20多元,你快樂嗎?怎可能?

筆者很多好同學,聰明的那種,都進了這些公司。也成為了張眼有血絲,尿尿有血尿的可憐蟲。他們都是極度被壓榨的工程師,低毛利獲利怎能期待企業會加薪?以前還可以分股票,現在這福利也都沒了,難怪不少科技園區的人們紛紛求去創業,開行動咖啡館的也好,做文創事業的也罷,或許這些高知識份子能夠另闢新徑。

再來是談少子化問題會在未來二〸年內造成台灣社會巨大衝擊。

我要談的就是接下來可預見的四五年級退休潮,如果沒有算錯四年級與五年級中前段班將會是我國掠奪最多資源的一代,因為他們享受到了經濟起飛之後的卡位戰,以及解嚴後的百花齊放,而且可以退休這件事能全身而退。

五年級中段到六七八年級會承受少子化的勞退資源等衝擊,屆時勞退也有可能會有垮台危機。換句話說現在的年輕人要有樂觀的未來無疑是緣木求魚。

看完這麼多,你說,為何政府不思考改變制度?因為制度在把持在一群既得利益者身上,怎能讓我們天真地相信明天會更好?

缺乏樂觀未來的台灣人對於婚姻產生了嚴重的質疑,當然這有一部份可能是自己兩性關係的問題。但台灣離婚率全球第三,而生育率更是全球最低。你難道不覺得這中間全部一環扣一環嗎?政府還不能趁朝大野小時幹一些對民生真正有益的事嗎?只會說全民拼經濟,結果一篇陳文茜的文章就像一個引信似的,燃燒起全民眾怒,高房價一直是全部問題背後的鬼魂,高官們,你們真的對不起我們,全民每天見鬼,難怪為了房子生不出孩子,為了房子不肯花銀子,加上本來就沒有啥銀子,政府還推出22K策略,一舉攻垮全民驅邪信心。

未來會在柯文哲或是連勝文或是朱立倫身上找到高房價收驚方程式嗎?此刻,我並沒有理直氣壯相信他們的理由。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