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林書豪說出了大家不敢說的秘密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今年奧斯卡從入圍就引發爭議,因為被外界貼上一份「純白人」的入圍名單。

結果,頒獎典禮整場都在拿「沒有黑人演員入圍」當成節目梗。說實在的,真的太多了點,多到讓人頭痛,這類笑話開一次就夠了。結果介紹奧斯卡計票的會計師事務所片段更加變本加厲(往年都是兩位白人男子帶著公事包與手銬在紅地毯登場,證明不會提早讓人知道結果),找來3名亞裔小朋友,而且還說他們是會計師事務所的會計師。

克里斯洛克說:「他們派了最敬業、最精準與最努力工作的代表,歡迎朱明、包玲與莫斯科維茨。」接著說:「如果有人不喜歡這個玩笑,就用你的手機發推特吧,你的手機也是這些孩子做的。」克里斯洛克這段話等於一口氣嘲諷了亞裔童工與猶太裔(莫斯科維茨這姓為猶太裔居多)。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這兩個種族的人最認真賺錢也最喜歡賺錢,而且這種「熱愛賺錢」的形象等同亞裔多數群像,其實老美也很熱愛在影視作品裡消遣這些愛賺錢的猶太人,影視產業裡的猶太人可能佔了半數。但你消遣猶太人愛賺錢還好,畢竟他們真的愛賺錢而且掌握實權。但亞裔並非如此,就算你有良好能力,但前面還是卡好好幾關,這也就是為何你拿亞裔出來消費會讓人不爽。我很努力想賺錢但前面就是會有人擋你,誰叫你是黃皮膚呢?而且還拿童工開玩笑,感受真的很差。

這是老美遇上亞裔普遍的感受:小眼睛、數學很好、很愛賺錢。短期間都很難改變,如同90年代日本國力旺盛時併購了美國很多企業就引來國內熱議,如SONY買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時,就有人覺得美國完蛋了。

至於會讓在美國發展NBA生涯的林書豪發文抱怨,更非小事一件。林書豪在美國打球念書期間,就已經吃了無數次這類種族歧視的悶虧。還記得一名ESPN的新聞編輯用了一略帶貶義的單字「Chink in the Armor」(中國佬)引發軒然大波,最後該名下標的編輯因而被開除。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種族歧視在美國這個文化大熔爐確實常見,也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白人壓迫黑人超過一個世紀,對於拉美兄弟也不遑多讓。對於亞洲人呢?別忘了,當年一票去美國的亞洲人(中國人)都是被找去修鐵路的。他們心中會是怎麼想的呢?

種族歧見很難消除,因為連台灣人自己都有種族歧視了,就更別說白人歧視所有人。若非歷史上有很多衝突一再上演,人類本來就會保護血統,仇殺異族。這是歷史的共業,沒人逃得過。

至高無上的白人討厭黑人(他們到了新大陸美洲可是血洗原住民印弟安人,誰叫我們比你們有文化蓋高尚呢),很多黑人從小就是缺乏經濟資本的輟學者(少數像歐巴馬這種出身背景較好的,光聽他講話就知道聲線腔調的言說魅力),好的一票可以上了街頭成饒舌音樂家,或是去發展運動事業,這是黑人先天的體內自走基因。

電影《衝出康普頓》。 圖/UIP提供
電影《衝出康普頓》。 圖/UIP提供

差的就一路差了,從家庭問題到社會問題,看看《衝出康普頓》也許大家會明白些道理。當然,裡面白人完全仇恨黑人到了極點,在他們眼裡你們多半是游手好閒的小混混,忽視多數黑人在先天缺乏經濟資本之下就斷絕了文化資本的機會,最後變成社會問題份子。

拉美兄弟們多數對於生活熱情大於工作意志,使得他們總被貼上「不勤奮工作」標籤,因而被認定不想做事、不想上班、只想睡覺。對他國而言,「整個民族散發著如此懶惰的色彩,也難怪國力不強」就成了既有的偏見,最後來到美國從事基礎勞力,偏見便更加穩固。那他們會受到社會什麼樣的眼光?當然不好呀。我們心裡面不也歧視著許多來到台灣協助基礎勞力的印尼、越南、泰籍移工?

美國就是白人欺負黑人,黑人欺負拉美,拉美當然逮到機會也要修理亞裔,因為就先來後到的立場,越晚來的越會被欺負地很慘。詭異的就在於,亞裔移民與非裔、拉美裔不同的地方在於,亞裔民族的求學表現都強過他們,使得亞裔在美國明明很快出頭卻要被更多人打頭。在同等條件底下,白人優先,黑人次之的狀況屢見不鮮。你不給黑人還會被貼上種族歧視,搞得另類平衡成了一種偽善文化。對於努力比人多,但情勢總比他人差的黃種人呢?

林書豪說:「說真的,這種情況什麼時候才會改變?厭倦那種人們嘲笑亞裔當作一件OK而且很酷的事情了 。」亞裔人士多半逆來順受,吃苦當吃補,這種不好笑的笑話一看到就覺得不合時宜,克里斯洛克今年的奧斯卡主持整場玩種族歧見梗到了毫無節制程度,突然令人懷念艾倫狄珍妮絲那種永遠在虧自己捧別人的高級幽默。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