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明星發願慶功只能裸泳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日前最新、最守信用的新聞,莫過於王大陸為了《我的少女時代》全台灣票房突破3億慶功,決定實踐當初破3億就裸泳的支票,但明星真的有必要扛下「祭品」的責任嗎?

明星祭品文這回事,之前在電影圈創下首例,且最出名的大概是范逸臣為了慶祝《海角7號》全台破億,結果跑到海灘,下水之後再脫掉褲子,露出一點點小屁股。而且還小游了幾下。

另一位經典祭品文,則是阮經天。因為他當時演出《命中註定我愛你》時,承諾收視破10就要裸泳(收視率破10真的非常不容易),最後決定到淺水灣,搭上水上摩托車在海中脫掉泳褲,而且看不出來有「裸泳」這回事,充其量是「在海裡脫掉內褲」。但大家也開心得很,不會在乎到底還是不是裸泳了。

明星替自己作品努力宣傳,天經地義。但是,為何要成為「祭品文」的貢獻者呢?

首先,這大概得回到所有新戲或是新片宣傳記者會活動時,記者為了求標題好報稿,或是能夠簡單幫今天跑的新聞下重點,好讓長官清楚這戲要做啥,而劇組明星們有時也會樂意接受起鬨式的許願。

如之前《我的少女時代》就被問票房目標等議題時,王大陸自己就請纓上命說「破3億就裸泳」。當時我就在旁邊,心想3億是這部片很有可能達標的數字,我看你這下子脫定了。女主角宋芸樺則說5億換她,就這片上映狀況與檔期要到5億應該不可能。3億的目標等於接近北市要破億,外縣市自然有2億的盤。5億講白了就是要突破《海角7號》的全國5.3億記錄,但這需要非常離譜的天時地利人和,《我的少女時代》就後勢而言並沒有這個利多條件,所以宋芸樺也算是講開心的。

回到祭品文的道德責任。

明星沒必要成為祭品,除了搏話題之外,大致上對作品沒有幫助。就邏輯來看,沒人會為了看明星實踐祭品承諾而支持影視作品,一部作品要有收視率或是票房好,都是跟作品本身有關。好看的條件當然有很多主客觀因素,但好看的樣子則是一個最大公約數,《我的少女時代》有做到,《海角7號》當然不用說,《命中註定我愛你》也確實拍得不錯。所以,既然會因為想看明星實踐祭品文的觀眾不是大多數,那麼,明星為了版面話題貢獻心力,不能說不好,而是這不能成為常態。否則以後大家就都玩祭品文就好,玩也沒有不好,最怕「玩不到」,當不了祭品文,這下媒體見面三分情,難免會問到上次沒做到,那這次要怎做?尷尬吧?超尷尬。

一部好作品,明星演員頂多佔三分之一,編導幕後團隊佔三分之二功勞,那麼若真要實踐祭品能耐,應該整個團隊都下海裸泳算了,但這樣像話嗎?國外也沒看過李奧納多說《全面啟動》破億就裸泳呀,不過他若真的說,可能大家會拼命看片也要助長票房(誤)。海外都鮮少看到有藝人需要為了作品背書,但台灣倒是常態,好像大家都要比賽誰比較大膽、脫得夠徹底,祭品文更多半介於道德紅線與法治尺度,脫太多可能又變成危害善良風俗,脫太少又被嫌沒誠意。

藝人難為,想要自娛娛人,應該沒有必要搞這麼麻煩。不過是個祭品文,好像沒有必要嚴肅看待。回到藝人的社會責任或是作品價值,如果真的以後大家還是想把祭品文當成一個常態型標題需求,不妨直接說,票房如果真的超過某個高標,把票房與社會公益活動結合,或是有更遠大的政治理念,這都能比單純的裸泳搏版面來得有價值,但,不怎麼有趣就是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