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拍《我的少女時代》就等於討好觀眾嗎?

《我的少女時代》劇照。 圖/華聯提供
《我的少女時代》劇照。 圖/華聯提供

那天進電梯,在窄小的梯箱中聽到身旁的人聊著天,儘管沒有刻意要偷聽,但擠在一邊要真的不聽他們再聊些什麼也難。突然,話題轉進他們最近看的電影,身為電影從業人員,當然自動耳朵拉很大。

其中一位說到:

「我覺得在台灣要賺錢的電影,都很沒個性。討好觀眾就好了。你看那個《我的少女時代》就是。」

見另一個人點頭如搗蒜,直說:「但聽說很好看誒,找機會來看一下。」

今年夏天,兩個最受人喜歡的男性角色。應該就是王大陸飾演的「徐太宇」,與彭于晏飾演的「仇銘」。

在票房表現上,請大家吃愛情甜點的徐太宇,自然比請觀眾看激勵人心的仇銘來得討喜。因為人人都想吃甜點,但要看運動類型的熱血勵志與人生縮影,就單車電影的風格而言,確實已經把許多觀眾擋在門外,台灣觀眾對於這道類型就是不怎投入。哪國電影都一樣,這筆買賣就是不好交易。

拍《我的少女時代》這類作品不等於「討好觀眾」的電影,事實上,台灣很難生產討好觀眾的電影,技術條件做不到。我認為技術條件真要做到討好觀眾的,大概也只有《變形金剛》那種條件的才有本錢。大部分要賺錢的電影,就不可能放棄討好觀眾的設定。但台灣電影就算想討好觀眾,在執行面上真的本錢缺好萊塢很大一截。中國現階段倒是有一票青春愛情電影跟風,學《小時代》也只學了幾分樣,那才是真正討好觀眾的電影。至少郭敬明可是非常誠實地在執行一個XXX的動作,他也沒討好觀眾,他只是討好他自己,忠於創作的那道羅曼光芒。

再回到台灣創作者身上,大部份的創作者都還是希望回本的,少部分如蔡明亮導演可以有本事得到許多資源贊助或是特殊基金會等金援,還能把成本控制得宜,才有辦法賺錢。即便大導演如侯孝賢導演的《聶隱娘》,開發時也是遇到資金不足,即便得了獎,對岸上片也挺風風火火,但這片真要賺錢?恐怕不容易。其實如同侯導說的:「創作時就要背對觀眾。」現階段觀眾的確也不怎領情,許多人看到神遊算輕微症狀,看到夢遊還非少數。

在台灣這幾年電影成了相對熱門的投資,過去缺席了快20年的商機,如今賺錢就被貼上討好觀眾原罪,話說回來,當代觀眾這麼精,你真以為要討好他們這麼容易?

要討好觀眾,就台灣創作者姿態來看,還真沒那麼簡單。大部分拍片的人都還是想說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周杰倫如此,九把刀如此,《我的少女時代》導演陳玉珊也是如此。拍愛情片不是討好觀眾,更大的立基點是一道青春討拍取暖——瞧瞧我們那個年代的愛情長這個樣子——這些導演、創作者以愛情電影當成一門心靈治療,療癒的不只是突出票房,更是大家缺乏共鳴的年少。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