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賴天恆/負隅頑抗:反抗國家暴行的倫理

反民主》作者布倫南(Jason Brennan)的新書《負隅頑抗:反抗國家暴行的倫理》(When All Else Fails: The Ethics of Resistance to State Injustice 暫譯,非直譯)即將問世。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很好心地把第一章公開在網上供人免費下載1以下簡單介紹第一章所呈現的全書宗旨。

正當防衛和保護他人

暴力就是不對,不管任何狀況就是不對。

基本上只有極端的和平主義者和傻瓜才會這樣相信。在哲學界,戰爭倫理與正當防衛理論有相當的聲量,而和平主義者應該是少數。2當人不義地攻擊其他人,我們通常會覺得被害者可以反抗;若生命遭受威脅,甚至可以殺死攻擊者。我們通常也會覺得,類似的情境中,第三者可以出手救援被害者,並且有時也可以動用致命武力。

當然,要仔細檢驗上述說法,我們必須斟酌正當防衛理論的細節,比方說防衛行為可以避免的不義傷害有多少,對比上防衛行為所造成的傷害,以及考量是否有更「輕微」的手段等等因素。3不過當我們斟酌這些,也代表我們認為受害者有權反抗。

讓我們比較一些例子。

(一)
蒙面男從黑色箱型車中衝出,手中拿著長槍。他開始對公園中的兒童掃射。路人小安安(Ann)手上剛好有一把槍,她在蒙面男殺死任何無辜兒童之前,就射殺了蒙面男。(p.6)

(二)
健康達人阿強(John)打從心底相信咖啡因有礙健康,造成懶惰,更會促使人濫用硬性藥物(俗稱的毒品)。阿強宣示要保護鄰居、維護良善社會。他帶領信眾逮補所有喝咖啡的人,沒收他們的咖啡,並且將喝咖啡的人囚禁於阿強骯髒的地下室好幾年。小安安愛喝咖啡,但是因為太窮而無法搬走,她每天早上偷偷地在自家廚房喝咖啡。有天,某個阿強的信眾闖入她家企圖把她押走,她在反抗的過程中殺死了那個信徒。4(p.6-7)

基本上,正常的戰爭與正當防衛倫理都會主張說,這種情況下,不得已而殺人,是可以的。然而,一旦政府在故事裡出現,就會有不同的看法。

魔法道德防護罩

面對政府的不義行為,我們該怎麼辦?傳統上,許多人相信只有三個正當選項:移民,發聲,或效忠。

當然,發聲的方式很多,而傳統上除了接受連署、請願、合法抗爭等合法手段,多半也會在一定範圍內,允許「公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5但如果你不願意發聲,那就滾蛋或乖乖當個好公民。

想像兩個類似但不同的例子:

(壹)
小安安這次目睹警察攔檢一台休旅車,車上有女駕駛以及後座的三個小孩。小安安清楚看到駕駛手上空無一物,並且緊抓著方向盤。警察從警車浮現,並馬上朝休旅車車窗開槍。小安安手上有把槍,她瞄準警察開槍,防止警察殺害兒童。

(貳)
無視鋪天蓋地的科學證據,無視大麻對人體的傷害低於酒精,無視在全國任何其他地方成年人皆可合法吸食大麻,某小鎮的領袖決定要用法律禁止大麻。小安安在家裡種了一盆大麻。某晚,警察不敲門突襲(no-knock raid)衝進小安安家。她認出那些人是警察,她知道如果被逮,她會被囚禁相當長一段時間。她的政府對於這種違法行為的刑罰過重,此外無視人民修法的要求,小安安抵抗並且落跑。6

在本文提到的四個例子裡,都有人遭遇不義的攻擊,唯一的差別在於,(一)(二)裡面攻擊者是一般人;(壹)(貳)裡面攻擊者是政府。如果妳認為,在上述四個案例裡,小安安都有權如同敘述那般反抗,那麼妳大概會完全同意布倫南在本書裡的所有論述。如果妳認為(壹)(貳)裡小安安不得反抗,不得殺死警察,「因為那是政府所為」,那麼就可以看看這本書是否能夠說服妳改變心意。

布倫南指出,很多人似乎認為這兩類案例完全不同、不能類比。似乎只要一個政府民主且正當,就有種「魔法道德防護罩」(magic moral force field)。7一般人不得做的事情,比方說傷害或濫殺無辜,政府有權這麼做。或者至少說,一般人無權要求他人不得阻止這類事情發生,但是政府可以。正是這種防護罩,為政府及其官員、警察等等,帶來一種「特殊免疫」:即使政府作為不義,人民仍然不得像在一般的正當防衛情境中,對政府說謊、破壞政府財物、抵抗、傷害或殺死政府官員、警察等等。(p.10)

《負隅頑抗》一書的主要目標,就是要反駁上面這種「魔法道德防護罩」,而主張「道德相當性」:

(在道德上)可對個人採取自我防衛或防衛他者,或欺騙、撒謊、破壞、攻擊、殺害其他公民、毀損私人財物的條件,同樣也是(在道德上)可以對政府官員或政府財產進行相同行為的條件。(p.11)

而如果我們接受「道德相當性」,我們就會接受「移民、發聲、效忠」之外的第四個選項:「反抗」(resistance)。

爭議性

「道德相當性」具有多大爭議性?布倫南非常直白地承認說,如果我們接受「道德相當性」,又接受一個腦袋正常的正當防衛理論,我們就大概得接受以下的東西在道德上完全可行:

  1. 暗殺政治或軍事領袖來避免不義戰爭或不義的戰爭行為。
  2. 反抗不義的執法,比方說反坑任何針對大麻吸食者或同性戀者的法律。
  3. 遭受不義判刑時,逃跑。
  4. 政客欺騙選民,以防選民支持不義政策。
  5. 個人、團體、企業欺騙政府,讓政府以為他(們)有配合遵守不義法規。
  6. 加入軍隊或政府組織,以便從中破壞。
  7. 逃漏不義之稅。
  8. 軍人拒絕服從不義命令,甚至在過程中殺死長官。
  9. 以武力抵抗過當執法。
  10. 竊取掩飾國家不義的機密,並公諸於世。
  11. 最高法院曲解憲法,以避免不義。(p.12-13,非直譯)

區分策略與原則的非暴力

當然,我們都知道暴力不好。但是我們得區分一下暴力是哪種不好。回顧歷史,公民反抗時,有些事採取「策略性的非暴力」。不管教科書怎麼騙妳,美國的民權運動基本上就是採取策略性的非暴力,理由是這樣比較容易成功。8他們不是認為暴力就是不對。他們只是認為暴力容易帶來反撲。相對地,和平主義者抗爭時就是採取「原則性的非暴力」。不管有沒有用,他們就是堅持非暴力。

布倫南認為這兩者之間的區隔很重要。我們可能因為各種理由,而對他在書中所(看似)提倡的暴力有所顧忌,他認為這也沒錯。他也不是真的主張隨時要馬上動用暴力,相對地,他只是論述說,暴力要適得其所。真的在其它管道無效時,才得以使用暴力。

然而,我們不應該為了非暴力而非暴力。宣稱「政府及其官員有道德上特殊的權柄,以至於在道德上對任何暴力都免疫」是一回事,這是原則性的非暴力;宣稱「使用暴力很可能達到反效果」是另一回事,這是「策略性的非暴力」。

布倫南並非提倡暴力,他只是說我們不當排除暴力作為一種正當手段的可能性。當暴力必要時,有用時,(我猜他應該會說)符合比例時,那麼就應當動用暴力來反抗政府的不義。

在已經公開的第一章中,我們基本上就只能看到這麼多。目前還沒有進入最主要的論證。如果妳一開始對兩組的案例有不同的直覺,就只能等該書在本月中問世時,看看當中的論述是否能夠說服妳。

不願意接受這些後果?

當然,妳可能會覺得說,一個支持軍人殺長官、人民反抗警察、政治暗殺的理論好像怪怪的。然而,妳不能只說「我無法接受這個理論後果,所以這個理論一定是錯的」。妳可能會想做的事情,是質疑布倫南的論證。他的推論過程大致上如此:

  1. 在特定條件下,受到不義攻擊威脅時,個人或第三者皆可反擊甚至使用致命武力。
  2. 政府的惡行,有時對個人的威脅無異於不義的攻擊。
  3. 對待政府的倫理,無論是對民主或非民主政府,都跟對待個人無異。
    因此
  4. 個人或第三者有時可以對政府反擊,甚至使用致命武力。

若要反駁(1),就是要跟幾乎整個正當防衛與戰爭倫理文獻作對。妳必須有很好的論證,說服眾人說,面對不義的致命威脅時,妳不可反擊,妳只能束手待斃。(2)也比較難反駁。至少不論是往台灣東邊的國家看,或者往台灣西邊的國家看,都可以看到無數的政府惡行,而這些惡行威脅個人的生命、財產、人生計劃等等。當然,(1)和(2)都會受到正當防衛理論的基本限制:必要性、比例、成功機率等等東西。

(3)則是本書主要論證的目標。妳可以思考一下怎樣(的咒語)可以開啟「魔法道德防護罩」。是國家身為國家就該開啟?還是只有民主國家有這種特權?是因為國家是「妳」的國家?是因為康德或者哪個妳喜歡的哲學家如此說?是因為法律如此規定?是因為國家(及其執法人員)顯然知道的比妳多、不會誤判?布倫南基本上是打算論證說,不管是多厲害的國家,都不能施展「魔法道德防護罩」。

而妳如果對該書有興趣,不妨在閱讀之前先把妳的反論寫下來,看看布倫南預測到多少,又成功論述到什麼程度。

事先說明,這本書如同其它近日問世的政治哲學書籍,比方說 《有責反抗:不服從何時當不文明》(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會批評川普托邦的最高領導人。這是一個「觸發警告」(trigger warning),川粉在閱讀前應做好防護措施以免心碎。


 

  • 本書於12月上市。Amazon可以預訂電子版,宣稱可在12月11號時獲取。以下所有頁碼都指涉到開放下載第一章的頁碼。找那個Chapter 1[PDF]的連結就對了。
  • 舉例來說,在Oxford Handbook of Ethics of War(2018)所收錄的28篇文章裡面,只有一篇認真討論和平主義。我自己是沒看那篇,所以不知道到底是在探討還是辯護。然後我大概也不會看。因為我對和平主義毫無興趣。
  • 正當防衛理論的細節超多,比方說要考量到傷害的來源是否不義;防衛對攻擊者造成的傷害有多少、對無辜者的傷害者有多少,而這兩者的比重完全不同;必要性;成功機率;主觀可獲取的證據有多少等等。有興趣的話可以從這篇文章開始: Lazar, S. (2012). Necessity in Self‐Defense and War. Philosophy & Public Affairs, 40 (1), 3-44.
  • 忍不住提一下。可能是我比較敏感,但我猜這個例子的目的是激起研究生的情緒。畢竟沒咖啡(很多研究生)就無法做研究。
  • 目前政治哲學界已經開始對「公民不服從」的特殊地位有所反省。但這篇文章不是介紹公民不服從。我有信心說,有興趣的人可以輕易找到資料。
  • 我猜這些都實際指涉或改編自一些美國發生的案例。不過免費下載的第一章沒有附註腳,所以我沒辦法馬上知道。我猜認真查大概查得到。記得美國的政府、警察暴力都是我國所難以批提的。當然,這不是說台灣沒有警察暴力。我瞧不起警察暴力,但我更瞧不起那些為警察暴力、過當執法辯護的人。
  • 就想像一個裝置,按個按鈕就會有個泡泡包圍你。這個泡泡可以讓你部分免疫於道德的要求。異男似乎特別容易相信自己有這種裝置。在想像一下,不需要按個按鈕,只需要唸個咒語,擋住道德要求的泡泡就會出現。這就是魔法道德防護罩。
  • 詳見Delmas, C. (2018). 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 OUP.的第一章。Delmas論述的基本起點,就是公民不服從理論者,從醬肉絲(John Rawls)以降,就關注於一套「和諧」過的民權運動歷史,混淆了策略性與原則性的非暴力,以致於當人面對國家以及多數暴力時,理論只給得出「那就繼續非暴力啊」之類助長壓迫、捍衛既得利益的沒建設性的建議。不過有點可惜,Oxford Scholarship Online的網站只有提供第二章免費下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