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葉多涵/政治正確毀了作品?難看就是難看,別推給價值觀

想像你看到八點檔的善有善報結局、托物言志的文學作品、童話故事的善良主角、或小學國文課本的說教,你會專程寫一篇評論,嫌它是在「搞政治正確」、「被正義魔人毀了」、「左膠」、或是用英文的「PC」、「SJW」等詞語來描述嗎?

不會!正常人會摸摸鼻子,判斷該作品不是你喜歡的類型,然後去找其他更貼近自已偏好的作品。

然而,近年來不論是電影、劇集、小說、電玩遊戲或是其他娛樂作品,越來越常看見有人抱怨它們「太過政治正確」。較有名的一些例子包括電影《星際大戰》第七到九集、真人版的迪士尼《花木蘭》、《星際爭霸戰:發現號》和《星際爭霸戰:畢凱》、《日本沉沒2020》,以及遊戲《最後生還者二》、《戰地風雲五》、《地平線:黎明時分》等等。

若這些評語是保守派在表達立場,還算不難理解。然而,並非所有嫌棄政治正確的人都自認為是保守派,更重要的是,許多被這樣批評的作品其實也沒有特別政治正確。

以下,我將分析這些批評背後的理由,並說明為什麼這種批評方式不合理。

所謂「矯枉過正」

有不少人宣稱,他們討厭某些「政治正確」作品,是因為那些作品不是在追求平等,而是在仇視以往佔優勢的異性戀、男性、漢人等族群。這些故事硬要給弱勢者舉足輕重的地位,並把直男等優勢背景的角色描寫得較負面,讓他們感到不滿。

這說法讓我想到前陣子過世的美國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的話:「九位大法官中要有幾位女性才夠呢?我會回答九位。人們對這答案很吃驚,可是過往有九位男性大法官時,從未有人提出任何質疑。」

故事背後都有價值觀,不論是用肌肉打贏怪物的英雄史詩,還是死纏爛打最後抱得美人歸的愛情喜劇。每一部作品在保守和進步價值的分佈上都會落於某處,任何人看任何作品都可能覺得太保守或太進步。然而,面對主流作品中的保守立場,很少有人會專程寫一篇評論說這是「政治錯誤1毀了一部作品」。

事實上,好萊塢動作電影常常缺少立體的女性角色(反倒是華語作品中的女俠往往很有力),日本連載動漫中也總是會出現一整集穿著清涼泳裝去海邊玩或全裸泡溫泉的「殺必死」(fan service),但大家總是稱讚男性的打鬥場面很酷炫、泳裝畫面很「香」。就算角色真的太過花瓶或刻板印象,大多數評論只會用一句話指出來後,就繼續評論作品的其他面向了,很少糾結在「政治錯誤」。

就算是我們這些支持平權的左膠,通常也不會狂熱到針對這種老掉牙的問題特地評論個別作品。可以說,作品裡的「政治錯誤」確實會引起批評,但這些批評並不會妨礙關於作品本身的其他評論。

然而當作品偏左偏進步的時候,就不一樣了,許多人會洋洋灑灑寫出上千字,不遺餘力地嫌棄作品中的政治正確,甚至針對一部作品發動群眾運動。

例如科幻小說界的最高榮譽之一——雨果獎,是由參加世界科幻大會的同好們從入圍名單中投票決定得主;過往幾年來因為讀者越來越偏好自由派的作品,有些保守人士從2013年開始組成投票同盟「難過的狗狗」(Sad Puppies),約好一起從入圍名單裡先挑出保守作品,來集中灌票。

是的,為了這個文學獎,他們特別成立了倡議行動組織,甚至後續還能發生路線爭議和黨派分裂,出現「狂犬病的狗狗」(Rabid Puppies)。2015年,一位被「狗狗們」支持的入圍作家不想跟狗狗們扯上關係而退選,導致劉慈欣的《三體》替補進了入圍名單,最後贏得雨果獎。

更極端的例子是2014年的「玩家門事件」(GamerGate)。有些玩家覺得柔伊.昆恩(Zoë Quinn)開發的遊戲《憂鬱任務》(Depression Quest)不好玩,並進一步對於給予該遊戲正面評價的評論家感到不滿。該遊戲主題是憂鬱症,本來就是教育或藝術意義大於娛樂意義,然而那群玩家似乎認為,光是讓不好玩的遊戲存在於世界上,就是十惡不赦的罪行,而開始騷擾昆恩。

後續在陰謀論的挑撥下,保守人士發送性侵和死亡威脅給昆恩和前來聲援的女性主義者安妮塔.沙其西恩(Anita Sarkeesian)等人,並且肉搜出住家地址。這些網路鄉民宣稱他們的行為無關乎仇女,只是在單純抗議這些被意識形態引導的左膠做的遊戲不好玩、寫的評論不公正,一切「都是they的錯」。

如此觀之,與其說是某些作品矯枉過正,我倒覺得是保守派特別玻璃心。然而,「政治正確」這個評語並不只是由偏保守的人用來嫌某些比較偏進步派的作品。

「政治正確」是嫌棄討厭作品的萬用稻草人

有些作品被大眾嫌棄過於政治正確,但作品裡其實根本就沒有政治正確。例如新的《花木蘭》電影和《星際大戰九部曲》的女主角都是萬中無一的天生神力,根本不能代表一般女性;《星際爭霸戰:發現號》則主張種族間有天性差異,並鼓吹用暴力解決此衝突。真要講政治正確,這些作品遠不如原本卡通版的《花木蘭》以及舊的《星艦迷航記》系列作品,然而這些舊作並沒有受到同樣的批評。

另一方面,又有很多作品明明帶有強烈的左派立場,卻沒有被批評政治正確。例如《風之谷》、《魔法公主》、《神隱少女》、《霍爾的移動城堡》等眾多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電影,讓獨立的女性當主角,讓環保和反戰等思想佔據故事的主舞臺。《太空無垠》(The Expanse)則是近年來的西方作品中不錯的例子,劇中有多人婚姻、黑人女工程師、女同性戀牧師、亞裔單親爸爸,還有聯合國秘書長Avasarala和火星士官長Draper這兩位女性常用言詞或武力碾壓男性對手。

要說政治正確的話,這些作品超級正確,但是大家還是非常喜歡,沒有人嫌它們政治正確。

為什麼會這樣?

答案是因為作品的好壞和政治正確絲毫沒有關係,而是取決於角色深度、故事合理性、敘事節奏、論理手段、遊戲平衡、特效場面等。舊版的《花木蘭》和《星艦迷航記》、吉卜力動畫和《太空無垠》在這些面向處理得很好,是出色的作品,所以沒有被批評。而新版的《花木蘭》、《星艦迷航》和《星際大戰》卻在其中一些地方做得不好。

嫌這些作品毀於政治正確的人只是覺得作品不合胃口,但又沒看出自己不喜歡的原因,剛好這些新作品比起以前的其他作品「看起來」更政治正確,於是就認定是政治正確造成作品不合他們胃口。如果他們沒有被「政治正確」的論述誤導,或許反而能提供更具體的評論,例如故事情節安排太刻意、花了太多篇幅在談大道理造成娛樂性不足、角色的道德感強到不切實際、或是說教的部份太過枯燥無聊等等。

作品爛就是爛,別推給政治正確

評論作品的缺點時,應該直接指出壞的地方在哪,而不是猜測和訴諸動機、胡亂認定是創作者的某個價值觀造成作品不好。這就好比說,如果你覺得張藝謀的電影劇情薄弱,你應該直接指出「劇情薄弱」的缺點,而不是嫌它「畫面漂亮」、說是「畫面毀了電影」。難不成畫面變差電影就會變好看嗎?

就如所有的電影都有畫面,所有的故事也都有政治立場,它不是另外加入、需要跟其他創作考量互相取捨的東西。如果創作者自己就相信並熟悉某政治信念,那會是預設的思考方式,會自然而然成為故事的一部份;如果創作者試圖創作和自己的立場不同的故事,只要他的創作功力夠好,也能夠平衡不一樣的立場。只有當創作者不熟悉想描寫的政治立場而且創作能力又差時,才可能造成衝突。

但即使是這種情況,為什麼我們要點名是政治立場造成作品不好,而不是其他眾多需要一併取捨的因素,例如華麗的動作場面、有限的製作費和片長、演員的表現能力、故事合理性、情節流暢性等?哪來的證據指出政治立場是最後額外加入,壓倒駱駝的那一根草?

會如此把問題歸咎於政治,有時候是因為評論者自己的政治立場不同,又相信了某種陰謀論,覺得好萊塢被一群黑暗勢力把持,總是在創作過程中的最後一個環結要求創作者另外加入政治正確的元素。擅長寫評論的人,知道應該專心描述作品哪裡不好,而不是去猜測創作過程。然而,有些人明明缺乏這樣的表達能力,無法具體指出作品哪裡不合己意,卻還是硬要抱怨,好像覺得創作者有義務要做出你喜歡的作品。

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前述被批評政治正確的作品多是續作:舊粉絲對作品有特別強烈的期待,因此當作品不如預期時,更容易失望,有些人甚至會崩潰,覺得被背叛了,想要抓出讓作品改變的罪魁禍首。而其中有些人就得出「政治正確讓作品變爛」的結論,但這是錯誤的判斷。

政治正確可以讓故事更加引人入勝

用「政治正確」批評不喜歡的東西根本不合邏輯,難道政治錯誤會讓作品更好嗎?真要說的話,我認為娛樂作品重視多元價值,不但不會破壞作品,還能創造出更好的故事。這至少有三個原因:

第一,劇情套路往往來自過時的刻板印象,打破這些刻板印象能避免落入俗套。例如《風之谷》的救世者被大家想像成男性,《史瑞克》的公主被想像成等著英雄救美的漂亮白皮膚女人,挑戰這些盲點,能讓故事更新奇、有意外轉折。

第二,多元的作品能讓更多人找到能感同身受的角色。例如1960年代《星艦迷航記》中出現的黑人女性軍官烏瑚拉,讓琥碧·戈柏成了一輩子的影迷;《超感8人組》中的同性戀和跨性別角色吸引了許多LGBT觀眾;漫威和《鬥陣特攻》的眾多英雄則讓不同文化、性別、族裔、宗教、家庭背景、年齡、和身體狀態的讀者都能找到最喜歡的角色。

第三,減少花瓶和刻板印象,讓每個角色都有個性和深度,則更能引起同情,也能讓衝突更有張力。例如《黑豹》的反派追求的是平等,《復仇者聯盟3》中反派的目標則是環保,所以他們的某些行為仍能引起觀眾的同情;而《臥虎藏龍》中的三位女性,一位仇視男人、一位想要逃離父權的壓迫、一位則是服膺於體制而成為壓迫者,他們之間的衝突更是扣人心弦。

結語

綜合以上,批評政治正確毀了你期待的作品,很多時候只會讓人覺得你可能是:

一、保守派,看到政治正確的立場就渾身不對勁,非要抱怨不可。

二、自我中心,覺得編劇是欠你的,明明指不出作品哪裡不合己意,還硬要抱怨。

用「政治正確」來指責不喜歡的作品,或試圖分析作品中有哪些安排符合進步價值,並無法向任何人說明作品的失敗之處,也無法向創作者提供有用的建議。與其浪費時間寫這樣的評論,還不如好好分析你不喜歡的劇情安排或角色設定在何處,或是放下執念,把時間花在尋找下一部你喜歡的作品。

  • 文:葉多涵,在德國研究文化演化的博士後研究員。
  • 更多:WebFB

  • 這裡「政治錯誤」包括任何進步派不喜歡的價值觀,不一定限於「政治不正確」。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