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楊劭楷/自由主義有左右之分?古典與高級之間的異同

答案是,這取決於你討論的是哪種自由主義。

在西方政治思潮中,自由主義(liberalism)在理論和實踐上都佔有重要地位。然而,自由主義並不是單一概念,不同的「自由主義」間,內容可能重疊,也可能南轅北轍。比方許多人可能會有疑問:自由主義到底是左派還是右派?進步或是保守(若我們先將右派定義為重視個人有選擇自由並負起責任;左派允許政府為了公平與平等去限制自由)?

以下藉由政治哲學家弗里曼(Samuel Freeman)的區分,討論光譜上較偏右和偏左的兩種自由主義內涵:古典自由主義(Classical liberalism)和高級自由主義(High liberalsim,或稱當代自由主義)。後者之所以稱為「high liberalism」,是因為Freeman認為,從歷史的發展來看,高級自由主義的內涵是自由主義在當代自由民主社會中的自然發展:道德平等的自由人、對自由主義價值觀更複雜細緻的主張1

在提供這兩種自由主義的初步定義後,我將引介Freeman提出的兩個主題來釐清兩者的異同。首先是兩種自由主義如何看待個人財產權和經濟自由;其次是如何評價「市場」作為社會財富、薪資的分配機制。

最終,我將指出,從這兩個議題來看,兩種自由主義皆同意「國家應對人民平等關懷與尊重」,但具體上有著不同詮釋方式,故皆屬於「自由主義」的脈絡中。有些人認為自由主義必定支持「自由」市場、「自由」交換,否則就是集體式計畫經濟戕害自由,這種想法反而可能忽視自由或自由主義可以有的深度和理論複雜性。

兩種自由主義的定義

1. 古典自由主義

支持自由放任(laissez-faire)、並認為有效率的市場分配即為正義分配的自由主義。主要支持者為亞當斯密(Adam Smith)、大衛休謨(David Hume)和古典經濟學家、當代則如大衛高蒂爾(David Gauthier)、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和弗里德里希・海耶克(Friedrich Hayek)。

2. 高級自由主義(或稱當代自由主義)

相較於經濟自由,更重視個人自由和政治自由,在此理論視野中,高級自由主義主張平等地被他人尊重並在政治上享有平等公民的地位,對於個人的社會生活而言至關重要。代表人物自然是當代政治哲學必談不可的羅爾斯(John Rawls)、德沃金(Ronald Dworkin) 。

個人財產權和經濟自由

古典自由主義和高級自由主義較大的不同,首先在於,如何看待個人財產權和經濟自由,如私人契約、交易等自由。

古典自由主義認為,經濟自由應該與良心自由、政治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這類基本自由(basic liberty)一樣重要,並受到相同程度的保障。

相反的,高級自由主義則不認為經濟自由應被視為基本自由,因為其認為,個人的財產權、經濟自由其實會被社會制度定義。例如「所有權」作為法律概念,它的行使範圍或保障程度,都與「法律、社會制度如何定義財產」有關。故高級自由主義認為,保障經濟自由的重點不在於自由本身,而在於如何確保這些「定義經濟自由」的社會制度為正當的(或正義的),才能推論出正當的「經濟自由」內涵和保障範圍。循此,是社會制度證成經濟自由的保障,而不是經濟自由證成定義它的社會制度2

值得一提是,有些古典自由主義論證,儘管認為經濟自由為重要的基本自由之一,但也不會主張「經濟自由」應無條件受到保障,或絕對禁止政府介入私人財產權。例如古典自由主義的經濟學家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就認為保障經濟自由的目的在於確保經濟運作的效率(economic efficiency)和最終帶來的社會效益(social utility)3,因此若保障經濟自由會減少整體經濟效率、影響最終產出的社會效益,故還是可以對其限制。

以上說明可以看出,雖然兩種自由主義都認為經濟自由需要受一定程度保障,但理由和做法不同。對高級自由主義來說,這是為了維持制度的正義;對古典自由主義來說,這是為了促進整體經濟效率和社會效益。從這個理論偏重的差異,可以導引出下一個議題:市場機制在這些目的下扮演什麼角色?

市場作為分配機制:效率或正義?

常人對自由主義(們)有種常見的誤解:若你不是重視經濟自由的自由主義,那你就會要求集體計劃經濟或廢除市場制度。這是錯的,大部分的自由主義都認可「市場」有許多重要功能,例如市場能讓人自由選擇職業並維持工作基本自由,也能較有效率的分配商品。簡單說,市場協助社會分配工作跟商品給人,並且表現得不錯。不過對怎樣的市場才是好市場,兩種自由主義然有不同判斷。

古典自由主義認為市場效率越高越好,能帶來越大的「整體經濟效率」和「社會效益」。只要市場有效率,市場分配的商品、薪資和財富結果就正當,而若政府介入市場結果進行重分配,即可能侵害個人的經濟自由。照這看法,只有在「市場失靈」或可能失靈時,政府才有介入的正當性,如法律上的反壟斷法,就是為了避免企業壟斷減少整體效益。

相對的,高級自由主義不認為「市場效率」是唯一值得追求的東西。不同的高級自由主義理論對市場有不同要求,例如,羅爾斯便認為,自由主義確保最重要的對象並不是商品、薪資或財富的分配,而是在於確保每個人作為自由平等民主社會公民的自尊(the self-respect of free and equal democratic citizen),此也可以稱為「基本善」4。故在經濟運作上最有效率的市場,並不代表體制內所有人的「基本善」皆受到確保,是以,為了追求制度的正義,即便會造成效率的減損,政府可以介入市場的結果。

相同的自由主義前提,不同的理論詮釋

從經濟自由到市場機制,可以看出古典自由主義和高級自由主義的不同處,而若借用粗糙的左、右派定義5——右派重視市場分配與選擇自由(經濟效率),左派重視政府介入市場以公平分配不過在結語中,我想特別釐清,這兩種自由主義,其實分享了相同的前提,但有不同的詮釋。

首先,借用德沃金的政府正當性論證6,即政府的正當性(legitimacy)應來自於其對人民命運(for the fates of all those it governs)展現的平等關懷(equal concern)和對人民對於生活的自我責任(person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ir own lives)展現的平等尊重(full respect)。我們可以認為,古典自由主義和高級自由主義,皆共享了此一預設,確保自由主義「公權力」的正當性。

但是我們該如何詮釋政府的這種義務?兩種自由主義在此開始分歧:

  • 古典自由主義:只要盡可能給人自由和平等的機會,讓他們在市場內自由競爭。即便結果不平等,但也是合理的結果。比方説,我們不會說賽跑對跑輸的人不公平,因為這是在公平的賽制程序(起跑點、競賽規則)下所出現的勝負結果。
  • 高級自由主義:放任市場自由競爭,其實也是另一種形式的介入(不介入也是一種介入)。以前述的賽跑為例:賽跑本身就是為追求勝者之目的所定義的制度。是以,政府要確保對每個人平等關懷,而這個平等關懷的要求,並不只是讓人在「市場」內自由競爭、或確保所有行為都出自於他們的選擇,而應有更多要求,才符合正義的社會運作7

上述兩種自由主義,本文並沒主張何者是較佳(或者,更一致)的自由主義版本,而是以具體的議題,討論他們作為自由主義的一種,如何產生分歧、卻可能有相同的前提。在這釐清下,我們才不致陷入基本的理論誤解,而能更進一步討論,在當代社會中,我們可能需要哪種自由主義。


 

  • 文:楊劭楷,法律研究生中,喜愛文史哲類別、喜愛閱讀大於寫作,喜愛文學的荒謬大於不喜愛的荒謬。
  • 更多:WebFB

  • Samuel Freeman, Liberalism and Distributive Justice, p. 2,另一使用High和Classical liberalism對比的是John Tomasi, Free Market Fairness
  • 類似認為財產權無法獨立於社會體制存在,故體制需要證成的論證,可參Thomas Scanlon,盧靜譯,《為什麼不平等至關重要》,174-176。
  • Milton Friedma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26.
  • John Rawls, A Theory of Justice, 386-388.
  • 但這種左、右派區分是較為粗糙的,此處可參考本人另文:〈《美國多元假象》戳破政治正確?試以運氣平等主義
  • Ronald Dworkin, Justice for Hedgehogs, 352.
  • 此處涉及高級自由主義的理論不同處,故不在此處理,也可參考本人註5之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