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藏在《民主會戰勝歸來》歌詞裡的涵意

photo cedit:Mike Behnken(CC BY-ND 2....
photo cedit:Mike Behnken(CC BY-ND 2.0)

前陣子,在網絡上看到臺灣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發起競選歌曲的徵選比賽,偶然點進去了看看,發現了些有趣的東西,就是當中有香港人的參與,因為看名字就知道了,香港人習慣用英文名字放頭,粵式拼音姓氏放尾,所以很容易認得。

細看了當事人名字後,好像有點眼熟,便查了一下,果不其然,發覺是有來頭的。一位叫Barry Lam,另一位叫Anthony Kwong,除非真的那麼巧合,否則這兩位似乎就是香港名曲《民主會戰勝歸來》的作者。而這也真的是事實。

先說說《民主會戰勝歸來》這首曲,你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這首曲大概是2012年爆紅的音樂作品,因為其獨特的旋律和沉重的歌詞,在那一年的六四集會當中震撼了當時的會眾,之後不僅在網絡上廣為流傳,動不動就有以萬計的點擊,還引起了世界各地傳媒的報導,其中包括了阿拉伯半島電視臺。

在以社會為主題的音樂當中,這算是相當觸目的一個案例。基於好奇心的緣故,我試圖約兩位作曲者會面,也成功的找了他們出來,問他們我想知道的事,收穫非常豐富,因為這次會面讓我知道了一些之前幾乎沒有人知道的事情。

作詞者一直都是同情香港泛民主派的義工,《民主會戰勝歸來》一曲,正是為了警戒當時的香港民主運動危機而作的。

「白頭浪,默含淚光衝往世外。黑眼睛,觀看歷史哀怨跌宕。紅日降,正義藏在星宿背後。誰在笑,長夜伴著罪惡放蕩。」

歌曲首四句的意味,在於2011年,香港民主運動長年的領導者司徒華去世。失去了司徒華這個巨人後,進入群龍無首,失去方向的狀態;事實上大家都已經開始看出泛民主派的黑夜已經到來。

「萬劫不改的眼光,拿著帶鮮血罪狀。用最浩瀚的筆告狀,哪怕像螳螂橫著臂,對坦克猶如煉鋼。為國家,我捨身去擋。天有光,夕陽在催促要靠岸。風有聲,傾聽默想怎去破浪。明或暗,信念如舊清澈恬靜。寒或暖,赤了丹心流過血汗。」

香港的泛民主派,一向都站在大中華的立場,去控訴六四事件。事實上,在2012年選舉之前,泛民主派還是有取得大部份票數的優勢,可是即便得到了優勢,他們做到的也只有保持原狀,對民主化難有任何推進,年復一年的繼續重覆控訴六四事件。司徒華的死,其實是催促泛民主派必須向前走下一步,而不是滿足於現狀進退不前。

「萬勸不改的國邦,拿著鐵腕與慾望。磨了最惡的刀對望,你已在悠悠長夜裏,習慣宰殺如暴漢。忘掉地獄的火,有多燙。」

可是現實的泛民主派,面對已經磨刀霍霍要進迫的統治者,回應也只是年復一年辦六四晚會,甚至已經是習慣了這樣的處境,而大陸的同情者也對事情慢慢習慣麻木,甚至是變得安逸,認為事情會一直這樣下去,不會變,他們會一直紀念下去,而忘掉了事情可以急劇惡化。

這種消極和被動,正是泛民主派衰弱的原因。而事實上,去到2012年,在議會的大敗(即使票數還是過半卻失去大部份議席),以及新的特首開始壓迫,這都兌現了這歌曲的預示。

「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歸來,白髮斑斑情意深似海,若化石仍殘存著愛,一刻霸佔的青苔,鋪天蓋,蓋不住世代。民主會戰勝歸來,民主會戰勝歸來,後有巨浪承接這變改。若世上仍流傳著愛,即使軟禁斗室內,我自由,與天地同在。」

這裡的意思是……所以,泛民主派要怎樣從困境中走出來?其實困境的源頭在於,泛民主派新陳代謝緩慢而且青黃不接,沒有新血,走向老化,變得停滯,失去了前進的動力。化石和青苔都是隱喻,這首曲其實就是說,老一輩應該明白要放手,讓自己成為支援者,讓新世代繼承這個任務與精神,主導未來,才可以逆轉形勢,力挽狂瀾。

這些就是作者的意思了,是作者們告訴我的,但我笑說,把意思藏得那麼深,誰會看得懂?也真的如果他不說就沒有人懂了,我才寫這篇文章。

這首曲是2011年的作品,之後幾年卻有驚天動地的變化,回看這段歌曲的涵意,的確頗具玩味。無論如何,如果你沒接觸過這音樂,先在網絡上找來聽聽看,再看這文章。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