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追隨者的責任,不是被動的服從

圖/Daniel Esteban Abad González(CC BY...
圖/Daniel Esteban Abad González(CC BY-ND 2.0)

忘了在哪裡聽到過這樣的話:

這世界有兩種方式散佈光,一種是燃亮燭火,另一種,是用鏡反射它。前面是領導者做的事情,後面是追隨者做的事情。

我之前寫過一篇文章叫〈領導者的責任〉,指出團結被領導的人,就是領導者的責任,那麼,當被領導的「追隨者」,是否就可以甚麼都不做,等待一個領導出現就可以了?並不是這樣。阿里士多德說過,「如果你當不了一個好的追隨者,你就當不了一個好的領導者」。

先不論追隨者與領導者的關係,阿里士多德認為,追隨者,也是有好壞之分的。我們這邊很多人知道領導能力重要,也就是Leadership,卻很少人有人談,這世界上也有一種能力叫追隨能力,followership。是的,追隨本身也是一種學問,一種能力。

領導者避免了組織崩潰,事情失敗。追隨者決定了任務的實行,以及保證不偏離領導者的方向,追隨者決定了事情是否成功。只有好的領導者,而沒有好的追隨者,就會變成領導者不斷力挽狂瀾避開失敗,追隨者卻也沒有進展而不成功。事情就會陷入不湯不水的膠著狀態。

華人傳統對組織的理解是「倫理」,把家庭的一套,放在任何組織上,從國家去到公司都一樣。老闆與員工,政府與人民,甚至是國家對地方,都幻想成父母對子女。在這種家庭倫理下,往往走向「服從」,而把服從當成被領導者的最佳態度。因為只理解被動的服從,而不是主動的追隨,所以學習怎樣當一個好的追隨者,就變成了一個缺口。沒甚麼人告訴你,當追隨者應該做些甚麼。

所以,要怎樣才是好的追隨者?

其實領導者和追隨者,大家都是平等地參與,去完成一件事,彼此都是那件事情的參與者,大家只是因為才能不同,而在事情中站在不同的位置。就像大海中一隻船,操帆手和掌舵的人,只是角色的不同,但同樣重要。只要有人做不好自己的職責,就是危害其他人的生命。領導者之所以在領導,是因為他領導更能團結組織,追隨者之所以追隨,是因為他做自己的職位比領導對團隊更有效益。

所以,不是論資排輩,不是地位高低,更不是父母子女君臣,而是分工。大家是在負責一個工作。

所以追隨者第一件事該理解的,是自己在整個工作裡頭,該做的是甚麼。的確要看到整個局勢並不是人人都有的能力。但就像船一樣,如果你只看到自己的職位,自己的部份,只認識自己的工作,不認識目標是安全駛到目的地,那在船穿了一個大洞時,你堅持你是醫生不是工匠,而不盡力去補這個洞,這艘船還是會沉,不會因為你職責不在此,就不會沉下去。

這種船穿洞都不補,看起來很愚蠢,但是現實中,很多人都只看到自己的位置,而只認知到自己該做好職位所給予的責任。而看不到事情的全貌,不擴張自己的眼界,那他們的組織也會像上面那艘船一樣,因為破洞沒有人修補而沉掉。故好的追隨者,重視組織的目標,而不是自己的位置。

再者,追隨者應明白自己在分工中的角色。你永遠要思考的是,為何要你的存在,你做好這工作對事情有甚麼幫助,你做不好這工作對事情有甚麼損害?無腦的重複一個工作,只是把事情「做完」,將自己能做到的幫助擴張到最大,把損害控制到最少,才是把事情「做好」。

最後,就是要理解包括領導者內的其他人在分工中的角色。因為當你理解到大家是合作做一件事情時,總是在分享有限的資源,你理解自己的重要性,自然會想要更多的資源把事情做好。但是如果你只是無止境的要求自己的事情做得很好,那你很可能會弄走了其他人必須的資源,而對事情整體有害。

這也包括一些戰略或者方向上的調整,做得不好,就是追隨者之間互相在吵架,因為大家都覺得自己的重要,而不願意理解其他參與者,在資源卻有限,方向也只有一個下,整個目標變成了爭奪資源,事情也無從做好的話,就本末倒置了。這說穿了,就是因小失大,短視。但這個錯誤,大到國家層級也很常犯,去到像大日本帝國的海陸軍也經常犯這種錯誤而互相爭吵。

然後你會發覺,這三者都會結合出一個核心,那個核心是甚麼?是遠見。

其實,追隨者的責任,就是把視野,盡可能放遠一點,盡可能看到自己職位以外的事情。你看得越遠,能判斷的東西就越多,而也越明白整個局勢你應該做些甚麼。而不是被意識形態或者一些短視的事情所操縱。

這樣,你就能夠做到追隨者最終極的形態:當領導者因任何事情缺席時,你的視野已可以讓你嘗試站出來,成為新的領導者,因為你的視野應和領導者沒有分別。接下來的,就是回到領導者的責任:怎樣團結之前是你同事的其他追隨者了。

組織,就因此而完整,生生不息。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