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被污名化的民粹主義

photo credit:Pasu Au Yeung (CC BY 2.0)
photo credit:Pasu Au Yeung (CC BY 2.0)

論近代被污名化最多的一個詞語,「民粹主義」可謂其中一個。基本上當大家在政治上用上「民粹」一詞的時候,差不多就一定是用來攻擊異見者的時候,大部份說「民粹主義」這詞語的人,大概是連字典上民粹主義的定義都沒有查過。可是人云亦云,口耳相傳,大家都曉得這個詞語可以攻擊任何打算取悅民眾的人,便一直的用下去了。

民粹主義是甚麼,大部份人都只有片面的印象,民粹主義是否完全沒可取之處?大部份人都覺得是,但事實是否如此?然則對於大部份人來說,深究這點是有困難的,因為早被污名化的緣故,所以民粹主義者從不自稱民粹主義者。我們很難找出一個自認民粹主義者的人出來,清楚講出甚麼是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一詞源自拉丁文“Populus”,就是群眾的意思,它相對於少數特權階級,故民粹就是「群眾主義」,民粹主義本身就是認為,政治的核心應該在於群眾的意願。

所以,民粹主義其實和傳統中華文化很相合,有一種完全對應的概念,就是「以民為先,以民為本」,重點是這個民本身沒有精準的定義,以及辨別方式,而是以感覺為主。民粹主義既可以是左派也可以是右派,華人長期都欠缺有效反映民意的機制,導致「民心」這種事情就只能靠感覺。

民粹主義就是追求「大快人心」,現實來說,99%的人都不會花很多時間去深究每一件事的哲學矛盾,故最基礎的情緒,包括立即可見的利益,或者立即可見的恐懼,都決定了大部份人的立場。民粹就是針對這種利益和恐懼。

舉一些例子,比方說,發生了駭人聽聞,越過道德底線的綁票姦殺案,整個社會都陷於憤怒,要判犯案者死刑。當整個社會如此憤怒,槍斃一人就可以使這種憤怒得到解答。而迅速進行槍斃判決,認為這樣嚴懲應該可以有效阻嚇下一個犯罪者,這就是民粹主義。換句話說,包青天暢快鍘壞人的劇情,其實就是一種典型的民粹主義。

拿核電爭議來說,堅持自己一方是大多數,反核的一方若只重視核安全問題帶來的恐懼,不探討其他部份的解決方法,是為民粹主義。擁核的一方若只重視核電的效益和對電費的節省,不談及怎樣安撫恐懼的人,這也是民粹主義。核問題可見,民粹主義並不在於你所取的立場陣營,而是在於你決定陣營所抱持的理由。

令大部份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選舉上,很遺憾地,以「拼經濟」和「保民生」這些口號去作為自己政見,也是民粹主義。無疑大家都知道群眾喜歡更富裕的生活,更容易賺錢,而這就種操作就是民粹。這一段話應該是不分陣營傷到很多不同的人,但是客觀來說這就是我們目前的情況。

民粹主義最代表性的詞語,叫作「沉默的大多數」,當我們認為自己的立場和沉默的大多數一樣時,我們已表明自己正在搞民粹主義。

那麼我們應該接受一個事實,我們一方面污名化民粹主義,另一方面大部份的行為模式,卻也是一個民粹主義者。誰才不是民粹主義者?反而是一些很邊緣化的小眾,例如真誠的環保主義者,他們對環境保護的重視,超過了對國防,大眾意願和經濟的重視,但他們也能夠解釋,環境保護長期對經濟,國防有利,最終也會為大眾所理解。最重要的是,他們清楚自己是少數也不會自居為大多數。

民粹其實有長久的歷史,以及在我們華人長久的專制政治中,都在利用民粹主義。我們的政治總是說自己代表大多數人,憑感覺,不需要證明。特別是你是天下統治者時,你說自己代表天下人民,別人想反證也做不到。我們總是要站在大多數人的一方才感到安心,這是一種習慣。

我們對比一下環保主義,環保主義並沒有錯誤,可是執行時,就會有很多人性上的衝突,例如為了環保節省能源和物資,使生活變得不舒適。而且也會直接影響到相關的產業,你少用一點紙,造紙廠的生意自然會變少,可能要減薪或炒掉員工。造紙廠老闆不想面對的情況,可是他的犧牲又對地球的長遠環境有利。我們總留意到,長期有利或正確的東西,正確的事情可以十分無情,會遇到很多反彈和阻力。

民粹主義自然有短視之處,但反過來說,如果你願意正面一點去看它,就是「人性」而且有「人情味」,根據群眾的情緒,追求的解決之道也是針對群眾的情緒。在民粹主義的政治下,平民會深切感到這政治就是為自己而戰的政治。能夠獲得他們真誠的認同與支持,民粹主義,就是先取得這種支持,使各種政令更容易推行。

我們是一個不講究個人獨特性的文化,我們希望孩子不是與眾不同,而是希望他跟大部份人一樣不要標奇立異。所以我們的文化本質上,就害怕當小眾,追求當大眾,這樣的文化土壤,令民粹主義其實深入我們每一個人的骨髓。「群怒難犯」,「法不治眾」,「得民心者得天下」,民粹主義的成語我們何時有少過?民粹主義,其實和華人不講求個人獨特性的文化特性完全相合。

社會經歷危機,就需要有改變,改變必有痛苦,假設以民粹主義取得群眾的認可,再能夠運用這種支持,向支持者普及正確的知識,實行的方法,經歷的代價,民粹也一樣可以成為助力,克服所有改變帶來的苦痛,故民粹主義亦可以變成「民氣可用」,我們永遠不能夠忘了,人類社會就是由人類組成,情緒不能影響科學,卻能影響社會。過度排斥民粹主義的主張,會變成完全無視群眾的情緒,反而會流於瞎子摸象,只留意到自己重視的部份,卻忽視了整體的影響。

民粹主義莫過於所謂大快人心的「俠氣」,越過種種複雜的利益架構,制度結構,純粹人類的情緒反應集合,有時它正正解決很多鑽牛角尖問題。所以不要看到民粹主義就認為是錯,這並不是實情。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