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黨青年涉諜案:「反獨促統」是門好生意?

儘管新黨青年被搜索的事件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但其中有許多事情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儘管新黨青年被搜索的事件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但其中有許多事情值得我們深入思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沸沸揚揚的新黨青年軍搜索案,台北地檢署於一月二日偵查終結,查出「共諜」陸生周泓旭從2015年開始,與新黨青年組成「星火秘密小組」,籍此結識台灣軍方人員,拓展人脈。其中具體作法包括成立「燎原新聞網」,由中國國台辦全額支付費用,包括2015年底時王炳忠收到20萬美金建置網站,以及今後三年每年1500萬元台幣供其使用,且不必報帳。

當然,目前只是地檢署偵查起訴階段,之後還要經由法院審理是否屬實。然而,這份偵結報告一出,立刻引起經營網路社群的人們一片哀嚎。因為以絕大多數的經營者來說,20萬美金的建置費用是天文數字,1500萬台幣更可用來做很多、很多、很多事,但是一看到新黨青年成立的燎原新聞網,那「精美」的網站設計與內容,以及僅有三千多粉絲按讚,這個投入跟成果間的巨大落差,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不過,趣味歸趣味,從新黨青年被搜索的事件來看,有許多事情值得我們深入思考。尤其,中共想要統一台灣是眾所皆知的事情,但是對台灣人來說,這樣子的生存威脅卻似乎很少有人感受到。

中共「統戰」台灣的最大優勢:我很有錢

在電影《正義聯盟》當中,新加入團隊的閃電俠問招募他的蝙蝠俠說「你的超能力是什麼?」蝙蝠俠酷酷地回答:「我很有錢。」同樣的,如果我們問中共官員說,對付台灣最大的優勢是什麼,答案應該一樣會是:

我們很有錢。

從地檢署查出的陸生報告來看,我們可以發現,中共真的是超有錢的。砸這麼多錢在這個看似層級非常低的一般陸生身上,然後由他接洽組織的「團隊」(也就是新黨青年軍們),一次就可以拿到20萬美金的費用,而且依據檢調的調查,中共接下來還打算以一年1500萬台幣資助三年、還不用報帳!

如果人們普遍覺得「反正在進行統戰或滲透的人也只是王炳忠和新黨這種程度的人」1,那麼,必須提醒各位讀者的是,中共投在他們身上的數百上千萬實在是太划算了,原因則在由台灣人的戒心太低。

不妨試想,一個低層級,且從個人開始的作戰計劃,做出來的成果,就是統戰新聞網,又幾乎沒什麼人氣,如果未來法院判決認定「沒人看的統戰新聞網=1500萬」的話,那麼,「有人看」的新聞網與粉絲專頁,或是辦事的人層級高一點的話,不知道中共又會投注多少資金?(舉例來說,如果新黨的「小朋友」可以拿這樣的錢,那新黨的話……)

據檢調指出,新黨青年所成立的燎原新聞網由國台辦全額支付費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據檢調指出,新黨青年所成立的燎原新聞網由國台辦全額支付費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人最理性的選擇就是當中國人(?)

這個「價碼」出來後,許多社群網站編輯半開玩笑地大喊「祖國的主管機關~你在哪裡~~~」,但嚴肅說來,這份價目表所透露出的是,「反台獨」或「促統」都是一門好生意。對中共來說,這個事件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宣傳,其傳達出來的訊息是:

跟中共打交道才是賺錢的王道。

先前各種「台獨藝人」被舉報而無法在中國進行演出,就是中共展現強國實力的方式之一。過去二十年來,特別是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中共就已逼迫許多台商不得支持民進黨、還派人徹查台商的資金流向。為了要在中國投資,有些形象鮮明的大企業主甚至還被迫要公開展現髮夾彎,奇美的許文龍就是中共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作者先前就談過,像新黨這樣子主張「被統一」,隨便都會有上億人口當後盾。這樣的「市場」規模反應在幾個事件上。舉例來說,這次調查報告當中一段「王父遺失兩萬美元」的記載很有趣,根據王炳忠的說法,他父親幫他去中國領稿費,中間遺失兩萬美元,若此言屬實,他的「稿費」高於這遺失的兩萬美元,這數字實在驚人,應已達世界級作家的等級。

其次,在這次的搜索事件後,新黨三壯士的相關訊息更在中國網上引發巨量轉載,甚至被形容為抵抗民進黨政府的英雄人物,堪比那些對抗極權政府的偉大政治犯一樣。由此看來,反獨促統在理性計算的思維下,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我們也不能怪中國網民不懂台灣的狀況,畢竟他們的訊息管道被大幅限縮,現在連使用VPN翻牆都犯法了(但新黨青年先前有寫文章告訴大家,只要翻個牆就可以獲得資訊,言論很自由)。但問題在於,如果連大多數台灣人都這樣想呢?如果人們也覺得拿中國政府的錢沒關係呢?覺得加入中共擔任黨職也很好呢?如先前十九大召開時,台灣出身的盧麗安加入中共黨職並向台灣「溫情」喊話,當政府依法行政後(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擔任中共公職者將被除去「戶籍」),又引來部分媒體與名嘴的批評。那麼,如果連台灣人民對於政府的反統戰與滲透作為都不認同的話,這是否代表著,反獨促統才是一條阻力最小的路?

看到中共灑錢買台灣人心的方式,不禁讓人疑惑:如果有人拿錢來買自己的理念與自由的話,有多少人可以堅持住不被誘惑?畢竟,理念不行吃,但人民幣可以。

除了利誘外還施以威脅呢?中國不只用鎮壓的手段對付國內的公民團體以及維權律師,甚至已經把管轄範圍擴及到境外人士,例如李明哲是人在台灣透過網路向中國倡議民主政治,但卻被中國政府抓走。這就是現在我們面對的「威權擴散」難題。而為了民主與自由權利,人們又願意付出多少代價爭取與維持呢?我們自己又多在乎目前這套得來不易的民主體制呢?

在這次的搜索事件後,新黨三壯士的相關訊息更在中國網上引發巨量轉載,甚至被形容為抵...
在這次的搜索事件後,新黨三壯士的相關訊息更在中國網上引發巨量轉載,甚至被形容為抵抗民進黨政府的英雄人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國影響力無所不在

中國的影響力早已深入我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參考:《吊燈裡的巨蟒:中國因素作用力與反作用力》)。近來,許多國家都對中國的影響力有所警覺,例如澳洲立法禁止來自中國的政治獻金,紐西蘭學者提出的中國影響報告引發軒然大波,德國的商會針對中共想要在外國企業當中安插黨組織一事表達強烈抗議

近期,美國的智庫提出一個新概念叫做銳實力(sharp power),引起國際媒體的討論,內容是說中國透過各種方式去強迫和操縱國外的政府與民間單位,增加政治影響力;而之所以被稱做sharp就是因為它的滲透力、扭轉價值觀念的能力,這遠超過一般國家都會做的形象廣告或遊說法案之類的行動。

然而,台灣人對中國的擔憂卻呈現下降的趨勢。我們從美國杜克大學委託政大選研中心執行的「國家安全調查」來看,其中有一題問台灣民眾「是否擔憂中國以經濟來要求政治讓步」,2017年整體來說比例還比前一年下降5%(64.4%至59.4%),擔憂中國的人變得更少。此變化相較國際情勢而言,更令人擔憂。

中國併吞台灣的野心一直都在,「統戰」也從各方面持續進行。然而,問題的嚴重性在於,有許多人是在做「滲透」的工作,吸收台灣人為中共官方做事情,這比統戰形塑輿論和形象的作法更直接地國家安全威脅——但是,台灣人對中國威脅及相關風險的了解,似乎仍是太低了。

正規體系面對中共滲透

統戰是拉攏民心,但「滲透」就是要把人員收為己用,程度上和作法上是完全不一樣層級。面對中共,台灣人除了理念上防衛之外,正規管道的法律體系和制度當然也是必須的。不過,為了對付中國持續的促統壓力,台灣能有什麼樣的應對?目前看起來,台灣的應對策略依然不足。

此外,「共諜」一詞本身對台灣人充滿了各種矛盾與尷尬。對我這樣的「解嚴世代」來說,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平常生活也不會有接觸;但對於如我們爸媽輩而言,「共諜」可是不得了的大事,生活處處無不在在「防止共諜」(他們當時是稱為「匪諜」)。在白色恐怖時代,更有許多人莫名其妙地(被)消失,就是因為被檢舉為匪諜,而此「記憶」對後續社會的發展更有著巨大的影響。

然而,我們現在用來面對共諜的「國家安全法」,卻是戒嚴時代的產物,推出時是為了因應解嚴,好讓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拿來對付異議份子(尤其是台獨份子),因此解嚴被說是「愈解愈嚴」。而刑法的「內亂外患罪」好像也無法處理共諜,因為該法條是針對與「敵國」的行為,但我們的法律並沒有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國」,當然也就不符合「敵國」定義。

面對中共持續的壓力,我們需要更完備的法律與檢調體系,以防止中共各方面的滲透。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跟中共統治底下(包括法院)的各機構都是為黨服務不一樣;然而,我們的法治體系有辦法查出,並阻止中共在台灣從事「組織」以及各種蒐集機密情報的行動嗎?有辦法用法律讓為中共官方做「諜報」工作的人,付出夠大的代價嗎? 而檢調體系的成員又需要甚麼支援?有足夠的人力、偵查手段去揪出不法人士嗎?

這些年來「共諜案」發生了不少件,但是卻總讓人很無感,而且人們也不知道到底現在兩岸雙方「鬥智」狀況如何、有沒有什麼「反共防諜」的急迫性,一般學校教育提供的資訊也非常少。政府高層以及軍士官的預防措施到底夠不夠?政府在面對共諜案的時候,是否有辦法讓大眾至少具備相關的知識?在媒體名嘴們推波助瀾、信口開河之下,這波事件過後,人們對於中共滲透和兩岸對抗方面的相關知識,似乎是往更混亂的方向前去了。

同時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是檢調體系。很多人對檢調不信任,這是由於過往被當成獨裁者打壓異已的工具,而我們也還沒有施行轉型正義。然而在民主化之後,我們的司法單位已邁向獨立的地位。我們必須去關心的是,檢調體系需要怎麼樣的支援?是否有足夠的人力、偵查手段,去揪出不法人士?

我們現在用來面對共諜的「國家安全法」,卻是戒嚴時代的產物,而刑法的「內亂外患罪」...
我們現在用來面對共諜的「國家安全法」,卻是戒嚴時代的產物,而刑法的「內亂外患罪」好像也無法處理共諜,因為該法條是針對與「敵國」的行為。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防禦中國威脅:知己知彼

台灣人要對付中國的統戰和滲透,除了對民主自由原則有所堅持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更了解自己,也必須更了解中國。

舉例來說,媒體上經常會出現一種言論,講述中國是多麼有競爭力而台灣有多不好,人們只在乎小確幸而不像中國人有狼性。

又或者,到過中國大城市生活過的台灣人,回台後不斷批評台灣有多落後、多不便利云云。這類揚抑中國貶低台灣的說法有點閱市場,即使有著樣本代表性不足的嚴重問題(例:說中國很強大很繁榮的人,或許該先關注一下「低端人口」的問題),依然收視長紅。

反之,那些讚揚中國的說法,從不會去看背後獨裁政府的龐大控制,也忽略台灣自己的生活脈絡(例如很多人批評台灣的行動支付沒有像中國這麼方便,但卻忽略了中國在人們信用紀錄上面的追縱與監控,也忽略了不同地方的現金使用習慣程度、ATM密度和金融機構方便性等)。

從這次的新黨三壯士來說,網友肉搜檢調所稱的燎原新聞網並查閱其內容,雖然效益悲劇,但也凸出幾個荒謬。就像是網友指出的,如果想要當充滿狼性追求競爭力的中國人,但做出來績效是這個樣子,不免令人覺得「難道只要面對的市場與觀眾夠大,只要有這麼點本事就可以混了?」

我們必須要瞭解的事實是,中國先前的高成長率靠的是勞力密集、或是對環境造成傷害的產業,當然巨大的消費市場也是促成其經濟繁榮的「先天優勢」。此外,有些中國企業的成功之道經常被台灣讀者奉為圭臬,但另方面我們也須了解到,其中有多少單純只是市場母數大所堆積出來(就像燎原新聞網這樣子績效很悲劇但可以拿到這麼多錢),又有多少是黨國威權體制所「特許」的?

而這樣的大國模式是海島小國的台灣應該依循的嗎?台灣該思考的不是一味跟隨中國的路徑走、一味讚揚中國、學習中國,而是發現自己的專長與特色,找出屬於自己的發展路徑。

小結

錢能解決的事情,都是很簡單的事情;中共也深知,買下台灣比起打下台灣容易太多了。關鍵在於,我們有沒有把民主價值、獨立自由視為錢買不到的、最根本的東西?

然而,答案恐怕是「沒有」,也可能是看重的程度「不夠」。

從台灣社會普遍緬懷蔣經國、懷念獨裁、對轉型正義嗤之以鼻的程度,還有各種唱衰台灣、讚揚中國的言論來看,我們對民主政治的信念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抵抗金錢攻勢的地步。況且,我們的執政黨也還忙著計算選票、顧慮傳統支持者,不願意用進步的理念和價值與中國做出更大、更本質上的區隔(例如:同婚法案的牛步)。

台灣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更在許多人前仆後繼的努力下才擺脫威權統治。然而,如何面對盤據一旁的巨大威權政體以及它所不斷釋出的「善意」,我想這是台灣這座島嶼上的人們所必須共同面對的課題。

如果連台灣人民對於政府的反統戰與滲透作為都不認同的話,這是否代表著,反獨促統才是...
如果連台灣人民對於政府的反統戰與滲透作為都不認同的話,這是否代表著,反獨促統才是「最理性」的路? 圖/路透社

  • 所謂的「統戰」意思是「統一戰線」,主要是在處理中共政權跟不同的菁英和社會團體的關係,基本原則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中共對台灣進行的「統戰」範圍相當廣,主要目的可以說就是「反獨、促統」,具體內容相當多元,對一般民眾來說,舉凡透過各種藝文活動、招待村里長到中國旅行、各式各樣的民間交流活動、青年創業基金、以及媒體影響輿論,讓人覺得中國統治很好、台灣沒辦法自己生存、最好將來要邁向統一,這些都是統戰的環節。

    而像先前一審被宣判一年兩個月且這次被追加起訴的陸生周泓旭,他在做的事情是成立組織、吸收人員、獲取軍中情報,那就是在進行間諜工作,或者說是在「滲透」,而非僅統戰這麼簡單而已。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