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又斷交了一個友邦之後:再思考台灣國格與路線選擇

圖/取自蔡英文總統臉書
圖/取自蔡英文總統臉書

24日傍晚,媒體上傳出又有一邦交國布吉納法索與我國斷交的消息,外交部則於稍後晚間七點半召開記者會承認此事,同時外交部長吳釗燮表示他已向蔡英文總統口頭請辭。

面對民進黨政府上任兩年以來,中國已經挖走了四個邦交國,而且從多明尼加到布吉納法索之間還相隔不到一個月。到底這樣的舉動有什麼意義呢?我們又該怎麼看待?

斷交對台灣的「實質」影響

首先要知道的是,挖走邦交國對多數台灣人來說,實質影響很小。在經貿上沒有實質的損失,2017年,我們所有的邦交國加起來,在對台灣的貿易總值是10億美元左右,在貿易夥伴中只能排43名,而該年的對外貿易總額約為5,768億美元。事實上,多數民眾並不會覺得有什麼不方便,也有網友認為可以省下投注在邦交國的巨額預算,反而對此持正面態度。

其實,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在台灣主要目的是要形塑一種輿論:「兩岸關係一定得聽中國的,叫你講一中原則你就一定要講一中原則,你看像馬政府時期兩邊互相唱和『一個中國』,那我就給你一點糖吃。」中國政府明訂的統戰原則中就包括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挖走邦交國主要就是想要影響台灣的民意和人們的心理認知。換言之,只要台灣人對中共的恫嚇愈不在意,中共想要達成的目標就愈不會達成。

但目前台灣社會在統獨意識形態的內部認同分歧下,面對中國單方破壞兩岸穩定交流的手段,部分民眾、媒體與政客卻彷彿像患了斯德哥爾摩症般,反倒隨著施以威嚇的一方起舞、唱和。究其實,在國際上屢次打壓台灣空間的是中國,將台灣拒於世界衛生組織外的也是中國,威嚇國際航空業者去除台灣法理國家地位的也是中國,但面對種種外交困境與險惡,一味怪罪民進黨政府毫無作為,恐怕只是無知。

外交部長吳釗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外交部長吳釗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叩頭政治:美中台關係的影響

中國當局一直以來對台打壓從來沒有少過,不過,最近大動作頻繁,其實可看作是中美關係轉變的必然結果,又或說是中共試圖對這樣的結果加以反制。

美國自季辛吉開始的聯中抗蘇策略以來,主流觀點一直都是「與中國多交流(engagement)、中國自然就會走向自由化甚至民主化」,然而,最近已有非常大的風向轉變。有愈來愈多的人們開始相信,中國會是挑戰美國霸權以及影響世界秩序的主要行為者,天真的美國人終於發現自己身為世界老大哥,但自己的企業卻必須跟中國「叩頭」,連國家地區怎麼標示還得聽中國政府的指導。

此外,「中國正在全面地影響美國人的自由」此觀點在美國已成為兩大黨的共識,前陣子民主黨的伊莉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參議員提醒要注意中國的影響力,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也提出了同樣看法,認為中國正在影響著全球的自由權利。這兩位民主黨重要政治人物的觀點,跟共和黨如馬可·魯比歐(Marco Rubio)參議員如出一轍。我們必須要知道的是,過去民主黨可是堅定相信並支持,若持續與中國保持交往就會使中國更加民主與自由這一套論述的。

過去美國國務院在面對台灣的邦交國斷交時,一貫說法都是「鼓勵北京與台北進行建設性對話」,但在多明尼加斷交時卻只有在聲明中「敦促中方恢復對話」(The United States urges China to work to restore productive dialogue and to avoid further escalatory or destabilizing moves),這就是一個重大的轉變。隨後,美國白宮也發出聲明譴責中國要求美國的航空公司必須遵守中國的政治正確用語,以「歐威爾式胡言亂語」(Orwellian nonsense)來描述及抨擊中國強迫企業使用特定語詞。

對美國來說,台灣問題還不算是目前最首要急迫的問題,中美之間的貿易和戰略問題可能才是亞洲政策的核心,台美關係近期看起來的轉變很大程度上是中美關係轉變的一個「結果」。美國已經全面針對中國的貿易和其實質影響力進行檢討,在這種情形下中國試圖挑戰美國的行為,或者是挖角台灣邦交國的行為,只會加速中美關係的改變,讓中美關係更處於對立,並把台灣更推向美國一方。

而從美中這組關係來看,如中興通訊遭美國制裁,同時又從美國與中國的貿易代表團互動來看,美方的對中策略似乎只會升溫且勢在必行。同時,若中方仍執意干預西方國家的私人企業如何標示「國家」的話,儘管也會有企業履行叩頭政治,但後續引起的反感恐也越將強烈。

圖為去年蔡英文總統在台北接見布吉納法索總理齊耶鈸(Paul Kaba Thieb...
圖為去年蔡英文總統在台北接見布吉納法索總理齊耶鈸(Paul Kaba Thieba)。 圖/總統府提供

台灣的路線是什麼?

另方面,如果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歸零後,中華民國也即將消失嗎?其實邦交國的數量、存在與否,與國家定位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但是若中國當局持續加強對台的干擾力道,甚至影響私人企業的運營以符合中國單方的政治正確的話,便是台灣再次審慎思考外交路線的選擇與國際地位的時候了。

嚴格來說,目前為止台灣尚未清楚主張自己的國格。到底這些邦交國是跟中華民國斷交,還是跟台灣斷交?如從布吉納法索斷交消息一出以來,外交部網站上的公告皆採「中華民國」與「臺灣」兩者混用,而台灣跟中華民國又是什麼關係?

事實上,許多邦交國都直接稱我國為台灣了,早已不再把中華民國視為代表中國的那個政權,對他們來說,這個世界上早就是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或至少,一個PRC一個ROC)。在一些國際條約關係上面,我們也是和中國各自獨立的政治實體,例如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個別關稅領域,又如「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NPFC)的捕漁實體。即使我們的名稱仍然是看起來怪怪的,例如同一個組織與條約,台灣在不同地方出現時候名稱都不太一樣,以NPFC來說,美國國會要批准條約時列出來的參與國家包括Taiwan,聯合國糧農組織列Taiwan Province of China,NPFC官網以及條約上正式名稱則是Chinese Taipei。不管名稱如何,兩岸關係早已是國際關係,但這些主張我們從來都沒有正面地去面對與處理。許多國際場合甚至條約當中,已有許多國家直接稱呼我們為台灣,那我們又是怎麼看自己的呢?

無論是中華民國或台灣,目前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之國家應是毫無疑問的,因為它符合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所定義的國家四大要件(人民、領土、政府、與他國交往的能力),但是它處在一個不正常的狀態,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是,我們從未正式宣告過自己是有別於「那個中國」的獨立國家,且長期以來不斷在「一中原則」上打模糊仗。

例如,國民黨方面一直堅稱,「一個中國」是兩岸關係的解方,歷任主席多半也都強調要終極統一。事實上,「一個中國」是台灣國家地位的問題根源(主要內容包括「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更不可能是解方。而中國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各方面都要將兩岸事務「國內化」

對台灣來說,不管是「國家正常化」也好、獨立建國的各種努力也好,我認為最首要的任務在於建立一個清楚的、可以對外表達自己的國家論述,其中除了要清楚界定自己主權獨立的狀態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元素是與中國之間關係應該要是「兩國」的模式,絕非「中國內政」。這些論述都不會因為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數目減少而自動出現,也不會因為友邦全部斷交台灣便自動獨立了。

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昨與我國斷交後,蔡英文總統稍晚在行政院長賴清德、國安會秘書長李...
非洲友邦布吉納法索昨與我國斷交後,蔡英文總統稍晚在行政院長賴清德、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外交部長吳釗燮及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這次斷交有什麼改變了?

我國與布吉納法索斷交之後,蔡總統發表談話,仔細一看會發現,這談話內容提及「中國」有12次,提及「台灣」有11次,沒有任何「大陸」或者「中華民國」這些傳統用語。這跟月初多明尼加斷交時發表談話所使用的詞語已大不相同,當時還有「北京當局」、「中華民國」的用語,只提到2次中國。更重要的是在此次談話中尚提到了「與國際社會的夥伴關係」此新一用詞。這代表的意義是,當台灣不斷強調維持現狀、也一直強調不會和中國對抗的時候,中國卻不斷地以拳頭伺侯,若還有台灣人期待「祖國」施予善意,或是想加入「叩頭」行列的,實在該醒醒了。

台灣處在兩大強權之間,要去影響大國的政策走向可能性並不高,但是我們自己在論述與心態上(例如把眼光投向全世界)仍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有些實質的政策可以開始認真的討論。例如,我們是否要推動「雙重承認」,不見得需要維持邦交關係,也可以讓各國正式地承認兩岸是屬於兩個不同政權?以及我們要如何與國際社會建立伙伴關係?那樣的伙伴關係又是什麼?能進展到什麼程度?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再進一步討論的地方。

兩岸關係影響我們生活的各個層面,但過去人們太習慣以非藍即綠、非統即獨的思考方式看待,隨著政客或媒體的唱衰(通常會包裝成「監督」、「批判」)而焦慮,卻對整體社會團結並無太大幫助。

然而,台灣跟中國這麼近、連繫這麼深,兩岸關係是每個人都得面對的課題。中國正在快速地、用力地以各種方式逼迫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對台灣人來說這也代表著各種「選擇」送上了門。

要選擇怎樣的生存策略?是抗衡、扈從,還是溫水煮青蛙?又面對不同的政治體制,我們所嚮往與捍衛的又是民主抑或是威權政體?這是課題是所有台灣人都必將共同面對的。

我國目前友邦僅剩18國,圖為懸掛於外交部的邦交國國旗,與我國國旗相鄰而立者為布吉...
我國目前友邦僅剩18國,圖為懸掛於外交部的邦交國國旗,與我國國旗相鄰而立者為布吉納法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推薦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