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教育血汗勞工——「實習教師」的悲慘世界

圖/Hash Milhan (CC BY 2.0)
圖/Hash Milhan (CC BY 2.0)

聯合報日前一則報導〈教育界血汗勞工 代課師家人勸:何必作踐自己?〉一名代課教師大吐苦水,做的不比其他教師少,待遇卻天差地遠。沒有保障底薪,寒暑假只能放無薪假,唯一的好處只有不必繳稅,「因為薪水低到免稅」。

當外界對教師待遇的觀點只停留在十八趴、退休年金改革時,忽略了現役教師其實根本沒有這種高所得替代率的福利。可悲的是,反而有一大群最年輕最有活力的新生代教師,正面臨著教育界最大的不公不義。

除了代課教師,還有一種更慘的,沒有薪水、沒有勞健保、工作量可能還是最大,他們叫做:實習教師。嚴格說來,實習教師其實不算是學校內編制教師,他們是師資培育學生,要向師培大學繳學分費,然後到基層學校(國小、國中、高中)實習一個學期,實習分數及格後才能在隔年三月參加教師檢定考試,最後以平均不到六成的合格率取得教師證書。

既然還是師培學生,所謂的實習,應該是基層學校觀摩,這種學習包含三個部分:

    一、教學實習:這是最重要的部分,實習教師將來要參加教師甄選,教書是最基本的能力,把握一個學期向實習輔導教師請益,培養實際教學經驗,成為能真正獨當一面的教師。

    二、導師實習:《教師法》明定教師有擔任導師之義務,因此學習擔任導師,觀摩班級經營實務,亦為重點項目。除了教學,如何與學生良好互動也是一個好老師應具備的人格特質。

    三、行政實習:學校行政主要分成教務、學務、輔導三部分,實習教師大致了解行政體系的類別與運作即可,遇到大型活動時則支援協助。然而,所有的災難都從這裡開始,據我所知各校所有的實習教師都被當成行政人員,座位往往都被安排在行政處室,除了上下班時間準時到校以外,一堆電話、雜事、跑腿、甚至假日加班、課外活動支援,能凹就凹,各種場合絕對少不了實習教師的畫面。實習教師連請個假都膽顫心驚,深怕任何一個「長官」不滿意。

太多老師跟長官都會說:實習教師就是來學習的阿,本來就要多學多做。他們還會說:年輕人嘛!我們以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或者說:教育圈很小的,將來你們去考教甄時,別校都會來探聽你們實習表現,我們都會據實以告(所以是威脅還是利誘?)。

我想問的是:學校老師這麼多,為什麼不找領薪水的老師來做?我們這些領薪水的老師沒有人可以一次做教學、導師、行政三份工作的好嗎。我看過更多的是只想當教學專任教師,導師丟給代理代課老師去做的。如果資深的正式老師只應付一種教學工作就唉唉叫辛苦,那為何我們的制度卻要讓實習教師承擔三種工作?是因為他們不敢吭聲,分數掌握在我們手上,將來教甄之路可能被我們封殺,所以我們可以這樣大凹他們,是這樣嗎?

更好笑的是,當實習教師完成自八月一日(很多學校凹他們七月就上班)至隔年一月底(很多學校凹他們下學期繼續來幫忙)的實習後,由於教檢合格率控制在六成,沒通過的師培生等於白白被凹半年然後連教師證也沒有,講白話就是連當「流浪教師」的資格都沒有。這不是耍人,什麼才是耍人?

篇幅有限,兩點訴求:

    一、修改《師資培育法》,師培生大學畢業後應先考過教檢(八月考試),通過後於同年九月至基層學校實習。另一次可於二月考,通過後同年三月開始實習。

    二、教育主管機關少去搞累死基層的督導評鑑(詳見〈為什麼學校行政都是菜鳥老師在當?〉),多關心實習教師被凹的血汗實況吧。所謂的公平正義就是給予最弱勢應有的保障,沒領薪水的工作量最大,這是何等荒謬的教育悲慘世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