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先別管統合視導了,你聽過評鑑研究所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善意所鋪陳的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教師節前夕,全國基層教師大反彈,在宜蘭縣開出第一槍,全面拒絕教育部的「統合視導」後,許多縣市紛表態力挺,即使不打算跟進的縣市,也建議應簡化評鑑項目。上級行政單位對下級本來就負有監督之權,所以評鑑績效不對嗎?為何會引起這麼多反彈?

因為瘋了。光以「統合視導」為例,計有33大項、232個項目、評鑑細項更多達600項以上;加上一般性補助款考核,計10大項、32個評鑑指標、166個細項……光看到這裡,不要說讀者眼花,我相信就算當到校長也搞不清楚究竟有多少指標。

中央的「統合視導」還只是其一,如果再加上地方政府的視導、訪視、評比,林林總總加起來,實在不曉得到底在評鑑個什麼碗糕?

搞不清楚怎麼辦?別擔心,人家都幫你準備好了。要不是親眼看到,我還真不敢相信這些指標也能算是學問,還可以成立研究所:

有鑑於在教育行政與評鑑的趨勢、潮流與要求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持續充實精進這些方面的專業知能,相信是成為一位更專業傑出的教育行政與評鑑高級專業人才所必備的要素

這是台北一所教育行政與評鑑研究所發給學校老師鼓勵報考碩博士班的邀請函。好吧,你們要研究如何評鑑就慢慢去研究吧,原本也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當我聽到,這些老師跟在職進修的碩博士生很多都獲聘為評鑑委員時,事情就不單純了。

就像我在〈為什麼學校行政都是菜鳥老師在當?〉一文中所說的:

這是利益共生體的概念,只要看看是哪些人來學校「視導」就知道了:訂指標的退休或現役大學教授、教育局教育部的某些事務官僚或明日之星督學、退休或現役的國中小高中校長等。他們裡面很多都還是學長學弟或師生關係呢。

基層被評鑑搞得有多慘呢?一位退休老師是這麼說的:

他20幾年前剛擔任小學教師時,雖然班上有48名學生,但是擔任導師的自己總能利用科任課的空堂備課,有充分的時間來準備對於學生的教學。退休前一年擔任導師時班上只有22位學生,卻感覺比以前更忙,因為都在製作成果、整理學生學習單、學習照片、活動照片……一切只為了那許許多多上級單位的考評。

當我在報紙看到教育部長吳思華說,他已逐年簡化統合視導項目,預計明年可再減三成,我實在很想跟他講,766個細項減三成還是有536項阿!這算行政減量嗎?如果真的體諒基層教師,那為什麼不乾脆減個九成算了。

西洋俗諺說:「通往地獄的路往往是善意所鋪陳的」,部長,這還算是講話比較客氣的。如果是惡意呢?這些評鑑專家就是靠制定指標賺錢啊!指標訂得越多越複雜越繁瑣,專家的地位就更顯重要,然後加上大量的訪視評鑑,專家與他們的徒子徒孫就能被聘為評鑑委員,全台走透透巡迴訪視賺錢啊!

左手拿出席費演講費當額外加給,右手到基層學校當大爺享受阿諛奉承,天底下有這種好康?你們就是吃定基層敢怒不敢言,畢竟教育經費也掌握在你們手中,大爺心情不好的話評鑑給個不及格,基層不但沒經費還得交檢討報告。難怪現在老師沒有人要當行政,只能每年凹菜鳥撐一年是一年。

當過兵的都知道,軍隊每年的高裝檢根本就是做假資料比賽,白天應付一下,晚上再把評鑑的長官帶去海產攤加卡拉OK續唱,基本上就搞定了。沒辦法,評鑑太多的代價就是只好作假。想不到,這種文化蔓延到教育界了,為人師表,搞到最後上下交相賊,這樣的評鑑制度,能不廢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