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只要提到外籍移工,台灣最醜陋的風景就會浮現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我今天不是要來談人權,我只是要講一個做人的道理。

時代力量台中市立委洪慈庸,日前在立法院總質詢時為台灣的外籍看護工發聲,她提及外籍看護工平均工時超過13小時、平均薪資僅1萬8770元,行政部門卻對這樣的低薪麻木不仁。沒想到她的質詢引來一大票網友砲轟,認為本國勞工薪水都很低,為什麼還要調漲外籍看護工薪水來增加負擔,甚至有人還說外籍勞工已經算賺很多。

根據勞動部2015年的統計,台灣的社福外勞(擔任看護或幫傭)已高達二十二萬多人,但一直要到去年(2015年)九月,家事外勞薪資才從凍漲18年的1萬5840元調高到1萬7000元,而且仍然與基本工資20008元脫鉤。之所以跟基本工資脫鉤的理由是因為雇主要額外負擔膳宿費,這部分折算2500至3000元。

不過馬上有人狠批洪慈庸:「雇主除了要付看護基本薪水外,還要繳健保費、安定基金,供外勞吃住,生病還要帶去看病,這些零零總總加起來也約三萬元」。實務上究竟要負擔到多少,不同雇主之間或有差異,但整體來說兩萬多元是跑不掉的。

所以我之前就看過有雇主說:「我每個月薪水才四萬多,外勞加薪後我得付到兩萬多,家裡生活會受不了。」

這些人一貫的說法就是:我們不是歧視外勞,但洪慈庸是國人選出來的立委,當然應該照顧本國勞工權益!

講得如此振振有詞,我只問一個問題就好:那這二十二萬多的家事外勞是來台灣做什麼的?

是來照顧你我家裡的老人,而且還必須是經過「巴氏量表」鑑定生活自主能力不足的年邁長者。除了推輪椅扶持餵食這種基本的,半夜還要定時幫忙翻身以免長褥瘡,嚴重的還得把屎把尿。我問過學生,每天住雇主家裡沒有隱私然後週休一日,這樣的工作,一個月要多少錢你才願意做?五萬元也沒人要做。

同樣的工作,如果請本國籍的看護,行情價大約五至六萬。就用前面月薪四萬多雇主的話來講吧,你大可以辭去工作自己照顧家裡的長者阿!或者你該感謝因為有這些辛苦外籍移工的付出,讓你每個月家裡還可以多出兩萬元的收入?

飲水要思源,這是做人的道理。

網友曾在網路上分享一個故事〈不希望被歧視卻又總是歧視別人的台灣人〉,內文提到:

以前來台中玩時,朋友都會特別交代「晚上不要去火車站附近」,而且還不只一兩位這麼說!外勞真的有這麼恐怖嗎?

這位網友以自己當年在澳洲擔任台勞打工的經驗,提到澳洲人並不會覺得他跟其他的外勞很恐怖,可是怎麼一樣的情況在台灣就會讓人覺得恐怖?而且台灣社會普遍認為年輕人出國歷練是種勇氣,那為什麼不覺得這些來台灣被苦毒的外籍勞工們很勇敢?

這故事讓我想起有一年的印尼開齋節,在台灣有三萬多名印尼籍移工齊聚台北車站慶祝,結果被路過的一位台南檢察官在臉書PO照片並且提到「有礙觀瞻,也會出亂子」。

我在課堂上播出這段人山人海的新聞畫面,有些學生一開始的反應也跟檢察官一樣認為該管一管。可是,這就像你去參加墾丁春天吶喊或者貢寮海洋音樂祭一樣,人雖然更多可是你還是會去!但你不會認為這「有礙觀瞻」。

換個場景,如果今天聚在車站裡的都是金髮碧眼的美國白人,女生像薇多利亞祕密的名模,男生像A&F裡面的帥哥店員,一群外國人在那邊野餐、或躺或臥,你會覺得有礙觀瞻嗎?還是覺得賞心悅目?你會避之唯恐不及?還是想走過去跟這些老外當朋友?

我們老愛講「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可悲的是,只要提到外籍移工的權益,馬上可以改成「台灣最醜陋的風景是人心」。我從來就不期待這些人感謝移工對台灣經濟與社會福利的付出,但至少不要種族歧視還沾沾自喜。

連高中生都知道的人權教育,我知道你不懂。但是飲水思源,這種做人基本的道理,我希望你能聽懂。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