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教育「翻轉」的腦補想像被冠上了多少罪名?

近年興起的翻轉教育常遭誤解為「顛覆的危機」,翻轉教育有問題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
近年興起的翻轉教育常遭誤解為「顛覆的危機」,翻轉教育有問題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你有沒有聽過「翻轉教育」呢?

最近幾年教育界掀起了一股「翻轉風」,乃至於地方政府教育局紛紛贊同推廣。然而對於外界(尤其社會大眾)來看,「翻轉的變革」看似為一股「顛覆的危機」。本文試圖去解釋外界對於翻轉教育的揣測、妄想,與諸多不實質疑。

例如聯合報就曾有兩篇文章批判教育翻轉,分別為2015年06月12日台北城巿科大通識中心張森富副教授的社論〈荒謬教改養出驕縱世代 天下有大災〉,以及 2017年01月05日聯合報主筆室的重磅快評〈禁校護換藥卻教自慰 教育部翻轉什麼了?〉。文字摘錄如下:

教改以「學生本位」,取代固有的「尊師重道」,主張:學生才是教育的主體。殊不知,只有道德才可以作為主體,「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學生正須學校師長教導,怎可作為主體?以學生為主體,無異「問道於盲」。如此「翻轉」教育的結果,是非對錯的價值觀也被「翻轉」。——張森富.荒謬教改養出驕縱世代 天下有大災

其實,教育部不必急著把責任往前朝推或往地方丟,因為在相關的回應裡,看不出教育部要示範什麼教育理念,看到的只是寧過而勿不及的心態;也看不出教育部要翻轉什麼教學,看到的只是百年樹人被翻轉成短視的政治正確。——聯合報主筆室.禁校護換藥卻教自慰 教育部翻轉什麼了?

到底翻轉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為什麼將會導致天下大災、人倫毀滅、道德顛倒、不尊師長、天不照甲子、百年樹人不再?

前教育部長吳思華訪視中小學推行翻轉教育的成果。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前教育部長吳思華訪視中小學推行翻轉教育的成果。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一、什麼是「翻轉教育」

其實翻轉教育,並非是人倫教育的崩壞否變,而是單純的教學法革新。

1. 翻轉教育的原型

最早的翻轉教育,由「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而來。

2007年,美國科羅拉多州洛磯山林地公園高中(Woodland Park High School)兩位化學教師 Jonathan Bergmann 和 Aaron Sams,為了解決學生缺課導致進度落後問題,就想到一種解決方案:將上課內容先錄起來,這樣缺課的學生就能看見了!結果出乎意外,不只是缺課的學生進度有補足,連沒有缺課的學生也因為能利用影片重複聽課、再次複習而受益。不但課堂時間更有彈性,師生互動討論還變好了呢!

鏡頭換到另一個教育家身上。孟加拉出身的薩爾曼.可汗(সালমান খান)在2004年利用 Yahoo 的 Yahoo Doodle(就是 Yahoo 即時通裡頭的繪圖板小軟體)替他表妹線上教學,大受親戚好友好評,因此紛紛將教學影片錄製到 YouTube 讓學生們使用。受到親戚好友的鼓勵,2006年創立可汗學院,「免費提供給所有人,隨時隨地的世界級教育」,這非營利教育組織受到 google 公司與比爾蓋茲的投資。2012年薩爾曼.可汗成為時代雜誌百大名人,原因在於他讓知識更加普及,而人類不分國籍可在世界各處自我學習、快速成長。

兩派人馬,一位讓教學影片普及化,另一群則將教學影片在班上進行教育實驗,這就是翻轉教育的濫觴。

翻轉教育發想者 Jonathan Bergmann 到訪台灣參觀實施成果。 圖/...
翻轉教育發想者 Jonathan Bergmann 到訪台灣參觀實施成果。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可汗學院創辦人孟加拉出身的薩爾曼.可汗分享其教學理念,他藉由教學影片普及化讓知識普及。

2. 翻轉教育就是多媒體融入教學?

所以利用傳統教學上沒出現的多媒體與網路資訊工具,是翻轉教育成功的原因嗎?

Bergmann 和 Sams 兩位教師認為:真正讓學生學習有效的原因,並非是事先錄好影片,活生生的老師在台前講課不看,為何要回家自學看同個教師對著鏡頭自演自唱?真正讓學生有興趣的原因是「課堂的時間被有效應用」!

傳統教學,教師講述、講述、再講述,往往花了極大力氣再基礎概念、死背知識上不斷重複。若是採取影片先自學打好基礎,到課堂上師生面對面時,就能花時間在高層次學習,增進分析能力、綜合知識能力、評鑑能力,也將有更多時間用在實作、討論、實驗上。

當過教師就知道,人類不可能時時刻刻都保持專注力,學生即使上課沒有作亂聊天,也會偶時恍神發呆。傳統教育為了讓學生能夠學習該有的知識,教師們會一再重複強調相同字句,確保學生漏聽少一些,就會整個課堂耗在「跳針」情境下。甚至教師一開始沒備課,到考前複習時恐怕連第幾頁第幾行都能倒背如流了。若是學生因此應付紙筆考試,能有好成績就該偷笑了,遑論九年一貫的「能力」、十二年國教的「素養」呢?

即使知道問了也沒效,教師們常常問「這樣有沒有問題?」,此時班上最容易萬籟俱寂。畢竟學生連自己有沒有搞懂,都來不及搞清楚,當然上課渾渾噩噩。唯有帶著既有經驗,了解自己不足的心理預備,這樣子到課堂學習才能「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這就是上課前先自學基礎概念,學生真正上課參予度提高的主因,因為「學習心態準備好了,準備學得更多更廣、更深、更遠」。

透過翻轉媒體、翻轉時間安排,居然也能翻轉學生心態?這遠比教師課堂上孜孜不倦、勸人為學,學生依舊不領情還要有效多了!其實翻轉教育沒有固定模式,翻轉教育所翻轉的,並非新工具在教育現場的革命,而是改變學習次序時間,使教學更有效率。

其實翻轉教育沒有固定模式,翻轉教育所翻轉的,並不只是新工具的革命,而是改變學習次...
其實翻轉教育沒有固定模式,翻轉教育所翻轉的,並不只是新工具的革命,而是改變學習次序時間,使教學更有效率。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二、從翻轉教育到教育翻轉

前文說的翻轉教室、翻轉教育都還只是教學法上的革新,更深入還能推廣到教育理念的革新。

這幾年教育圈有許多新興的教育推廣:合作學習、協同教育、學習共同體、專題探究式學習(PBL)、學思達、翻轉教育、磨課師(MOOCs)。為何政府與民間同時急於教育改革?因為我們有需求!

1. 教育翻轉的必要性

過去高學歷就有高薪高待遇的年代已過,學歷已經通貨膨脹,工業時代所需要的菁英領導眾人模式已經式微。過去講讀書,還想上進的人就會咬著牙苦讀,盼望美好未來;現在大學出來還不見得找得到 22K 工作,前景茫茫,當然無學習幹勁。臺灣的教育,不該只培養高級代工勞力,還要發展獨一無二的精緻人才與全球競爭,然而過去考試領導教學模式只能淘選出前者。

日本的工業發展早於臺灣,教育也比臺灣早垮台,「學生上課沒興趣、沒動力」「從學習中逃走」一個接一個在亞洲中高發展國家爆發。近年日本佐藤學創立「學習共同體」,美國風行「翻轉教育」,讓學生有學習動力、精緻學習的教育實驗案例,無不讓教育圈的官員、教師與家長嚮往。

不只教學法的翻轉,教學法僅是手段,教學的設計都全基於教育理念。必須從教師、家長的基本理念中進行翻轉,才有可能改變現況。

2. 以學生為主體

美國教育哲學家與心理學者杜威(John Dewey)闡述「做中學」的理念,乃是「以學生為主體」。台北城巿科大張森富副教授認為:不該以學生為本位,要以道德為教育本位。事實上張森富副教授深究儒道思想,卻對教育概念誤用還大放厥詞,讓筆者深感不屑與不齒。

首先,「以學生為主體」是指「學習是學生自己主動自願的」。英國哲學家皮特斯(R. Peters)認為教育有三大規準,分別為「認知、價值、自願」,也就是合乎正確知識、合乎社會價值倫理、合乎學生自願。杜威「以學生為主體」,是針對「自願性」而闡述的。不自願被強迫的學習,必然是沒有用心的學習,一定是不自動自發的被動學習,無法達到良好的學習效果。

這代表可以為師不尊?學生權利高於教師?教師要討好學生嗎?

錯!

以學生為主體的教育,並非顛覆尊師重道。實際上這是教師對自我的改革,改革的是從原本「方便教師講完課」的教師本位,轉移到「學生學到什麼」的學生本位,不是把課本上完,而是把科目學好。教師從課堂上的君王,轉變為教室中的隊長,是引領學生學習的腳色,否則為什麼要有教職存在呢?

從幾個教育創新的教育者來說,教師有相當重要的存在。提倡學思達的中山女中張輝誠老師認為「教師是課堂的主持人」,教師從「傳遞知識者」改變成「知識引導者」。學習共同體雖然表面上課堂大多是學生互相對話中學習,教師很少講述僅作必要的回應,或教師將學生問題拋給其他學生思考,但有效的學習仍需好的問句或問題做引導串聯,反而更加嚴重吃重教師的備課與教育專業。台大教授葉丙成指出「老師應該要從演員轉型成製作人」,重點是教師如何誘發學生討論,從中刺激思考、促進學習。

反過來看張教授的社論,對於「翻轉」一詞,不解教育脈絡,而從字面意義妄加猜測,直呼社會崩壞的惡意指控,對教育絕非善事。

翻轉教育強調教師對自我的改革,從原本「方便教師講完課」的教師本位,轉移到「學生學...
翻轉教育強調教師對自我的改革,從原本「方便教師講完課」的教師本位,轉移到「學生學到什麼」的學生本位,並非是顛覆尊師重道的誤解。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三、我們的社會急需翻轉

這副標下的有點聳動,這是指我們社會需要革命嗎?我這年輕小夥子要提倡文革嗎?

其實不是,而是希望社會大眾的一些觀念需要做轉念,才有辦法讓社會更加進步。

1. 從自慰學習單「賦權增能教室」

關於聯合報主筆室2017年01月05日的社評,有對於自慰學習單一事進行討論,節錄如下:

而台北市某國小性別教育課程教導學童何謂自慰,並分組讓男女學生一起討論,也讓許多家長恐慌、焦慮和生氣。學校振振有詞謂課程「有所本」的,學校是以台北市教育局十幾年前編印的「校園談性—國小兩性教育資源手冊」為依據,自主邀請校外民間團講員授課,但卻不管授課人員是不具備教學資格、是否了解學童身心發展狀況。

先不談聯合報主筆室,通篇搞不清楚教育圈的「翻轉」是什麼。事實上教育的翻轉,並不包含增修新的課程噢,也不包含跟教學無關的校護擦藥問題。然而,翻轉教育還真的勉強跟自慰學習單有些關聯,跟「賦權增能教室」關係可大了。

在翻轉教育以前,有一種「賦權增能教室」。1980年代許多國外教育社會學者提出批判理論後,臺灣在經濟與文化思想急速變化的情況下,曾在教育學術圈吹起一股批判風潮,賦權增能教室也從此時出現。賦權增能教室,是為了解放學生在傳統教育裡不斷被壓抑,或者恢復學生身為人該有的基礎關懷。這種教育環境中,教師會將教學情境化、生活化,透過提問教學,鼓勵學生發言、找資料、論證思辨,讓學生理解自己與外在世界的關聯,進而批判社會狀況,使社會更加進步。

上面這段看不懂很正常,這種玄之又玄的虛談論調也是「賦權增能教室」目前退燒退流行的主因,有實際學習成效與操作模式參照的翻轉教育就靠譜多了。不過「賦權增能教室」大致上不外乎幾點,生活化、給學生發表查資料與發問空間、師生辯證性的對話。教師比較像是哲學教師,是個啟發者。

從這份學習單來看,學習單並不是老師灌輸性知識內容,而是要學生去查「靠譜的資料」。學生在這種情境下,就不是被灌輸知識者,沒有接受教條與無理由的規約,而是多方蒐集資訊,進行比較後反思。所以並不是教師刻意去教怎麼自慰,而是教師讓學生去查自己疑惑、困惑的性知識要得出答案。

在教學方法改革的浪潮下,學生不應是被灌輸知識者,而是透過教師的引導,讓學生去查自...
在教學方法改革的浪潮下,學生不應是被灌輸知識者,而是透過教師的引導,讓學生去查自己疑惑。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2. 從自慰學習單到道德大頭症

我們要慶幸的是,若學生查到的資料不合宜,則教師透過學習單蒐集回饋,可以上課做補充討論。我們更要慶幸,今日學生還是去查政府出版物,否則現在各位可以做個簡單實驗,網頁開個google找維基百科、自慰條目,裡頭圖文並茂到毫無遮掩,我也不知道怎樣教小孩了。何況政府的刊物還是幾十年前(當時我甚至才小四)的刊物,何來「翻轉」一說?這性知識內容是針對國中小學生的疑問蒐集起來,進行不帶色情意味、健康衛教角度的官方Q&A問答而已,應該沒有不適宜的問題。

聯合報主筆室認為「自主邀請校外民間團講員授課,但卻不管授課人員是不具備教學資格、是否了解學童身心發展狀況」。但事實上民國102 年教育局還通過此授課注意事項,校外資源要經學校性平會通過才得以進入校園教性平課程,何來「不管」之言?

聯合報主筆室又指出「超譯性平教育的結果,就是漠視並扭曲學童身心發展的循序發展」。

我擔任教職有實務經驗,必須說現代小孩發育早,小五男孩已有射精能力且長鬍子,找我求助諮詢的學生也不只一位。何況父母沒管好,手機網路沒有安裝色情守門員,不該看的影片早就看了。事後安全宣導都來不及補救,難道教職人員還給要假清高,將性忌諱化、禁忌化,避而不談嗎?乾脆說我們大家都是送子鳥給母親的快遞好了!

我們社會急需翻轉,就該翻轉自恃道德高位的道德大頭症。例如對教育字彙不理解而字面歪取解釋,什麼教育問題都怪翻轉;或者不清楚目前現代學生的生理與心理發展,早就比前個世代還要超齡,就妄加判斷不合適卻毫無根據;再或者誇大其辭,亂講教育沒把關,不懂課程設計面貌,就抹煞教師苦心。這些老舊又固著的觀點若沒翻轉,宛如病人久躺病床未翻身,總要生瘡腐敗的!

翻轉教育要的是學生對自我學習自省,賦權增能教室則希望學生最後能自省到社會本身,我們這些當長輩的有在自省了嗎?並非顛覆世道,讓我們一起共學,別再謾罵無辜的「翻轉」了吧!

翻轉教育要的是學生對自我學習自省,賦權增能教室則希望學生最後能自省到社會本身,當...
翻轉教育要的是學生對自我學習自省,賦權增能教室則希望學生最後能自省到社會本身,當長輩的有在自省了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