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彩虹是六色還七色?「跑道顏色」爭議下的符碼爭奪戰

近日,花蓮化仁國小設置彩虹跑道並賦予教育意義,卻被捍家盟認為校長在國小以公帑推廣同性戀文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近日,花蓮化仁國小設置彩虹跑道並賦予教育意義,卻被捍家盟認為校長在國小以公帑推廣同性戀文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今年1月6日,基督教右派學生團體「捍衛家庭學生聯盟」(簡稱捍家盟),在其臉書轉發花蓮化仁國小的彩虹跑道貼文指出,該操場設計是「六色同運彩虹」,並指控校長在國小以公帑推廣同性戀文化。

其實彩虹跑道並非首創,已經在台灣西部諸多國中小行之有年。據《更生日報》去年11月底報導,化仁國小的操場已有20年沒有翻修,趁著今年操場跑道翻修時配合美感教育、顯示學校的特色。六色的意涵,分別是熱情、活力、山、海,與跆拳道社團、足球隊、原民樂舞團,在其聲明中未見與性平教育掛勾。然而捍家盟不明就理認為,彩虹應該是七色而非六色,認為「教育應該教導正確的彩虹數字與觀念」。

不只捍家盟,在捍家盟發布聲明前,就有基督教右派團體所主持的「高雄市家長聯盟」貼文呼籲高雄市市長應正視「正確的彩虹數量」;而2016年底,臉書亦有基督教社群成立「彩虹七」社團來對抗同志運動。為什麼這群教徒堅持「七色」彩虹,而拒絕六色彩虹呢?這其實是一種文化符碼的爭奪戰。

彩虹跑道並非首創,已經在台灣西部諸多國中小行之有年。圖為桃園市龍星國小彩虹跑道。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彩虹跑道並非首創,已經在台灣西部諸多國中小行之有年。圖為桃園市龍星國小彩虹跑道。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各文化的彩虹符碼

為什麼這些基督教右派團體,會如此堅持彩虹的正確數量?因為彩虹在基督教文化中有其重要性。在《創世紀》第9章故事中,上帝降下洪水清洗大地萬物,存留下來的挪亞一家與上帝重新立約,上帝允諾不再降下洪水,而彩虹就是連接天與地的印記。《啟示錄》4章3節則有發出虹光的寶座,10章1節則是當大力天使降臨時披著雲彩、頭有彩虹。《以西結書》1章28節則認為彩虹是耶和華榮耀的樣式顯現出來的樣子。

以上描述都能見到「彩虹」在基督教地位崇高,例如以基督教為主幹的「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的名稱與標示皆用此文化符碼。然而綜覽整本聖經,卻未發現對彩虹顏色與數量的描述,教徒們就算基於宗教因素認為彩虹應該有七種顏色,也只是妄想與猜測。

對此,基督教社群中也有反省的聲音,例如〈上帝創造的彩虹是六色還是七色?〉這篇投書,就嚴厲指出部分偏激的基督徒「假借上帝的名號給出更多限制」,認為堅持彩虹是七色的教徒「欠缺科學概念、沒有查考聖經,使基督教教團形象與上帝蒙羞,簡直丟臉」。

美國2015年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將性平運動的彩虹旗高掛白宮,激起美國右派基督徒的焦慮與恐慌。台灣部分受美國教會影響甚深的教徒們在美方教會的渲染下,也跟著對LGBT的六色彩虹旗反感,甚至當起了文化糾察隊,希望各級學校校長們遵守七色彩虹的唯一價值。

然而非異性戀的社群中,彩虹旗一開始並不是六色。1978年,時任舊金山市議員兼藝術家的出櫃者吉爾伯特(Gilbert Baker)設計的旗子一開始是八色,其中粉紅色代表性愛sex。

然而同年年底,反對性別平權法案的舊金山市議員丹.懷特(Daniel James "Dan" White)與舊金山市長喬治・莫斯科尼(George Richard Moscone)不睦,槍殺市長後,順道將同性戀政敵哈維.米爾克(Harvey Milk)槍斃,造成民眾抗議遊行,象徵同志運動的彩虹旗需求大增,而因為粉紅色染料不足,只好將彩虹旗從八色改為七色。

隔年又因為高掛街頭的青藍色辨識度不夠,又將青色與靛藍合併為藍色。實際上LGBT運動中彩虹的顏色數量不斷改變,重點是「有容乃大」可以包容各種非異性戀的族群,與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時期的五色旗(漢、滿、蒙、回、藏)想法相近。

而在不同地區也有其不同的象徵。例如花蓮地區的太魯閣族群,就認為彩虹橋是人們死後接受考驗的地方,並有著小孩不可手亂指彩虹的禁忌。而在中華文化中,可以從《詩經》的《鄘風.蝃蝀》一篇「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大無信也,不知命也」窺知彩虹是一種不被祝福的婚姻凶兆,對此東漢劉熙的《釋字》認為彩虹象徵天地陰陽氣交接且不合混亂,「淫風流行、相奔隨之」,也就是發生在男女自由戀愛、不經由父母媒妁之言的私奔象徵。

實際上LGBT運動中彩虹的顏色數量不斷改變,重點是「有容乃大」可以包容各種非異性戀的族群。 圖/路透社
實際上LGBT運動中彩虹的顏色數量不斷改變,重點是「有容乃大」可以包容各種非異性戀的族群。 圖/路透社

誰說彩虹就是紅、橙、黃、綠、藍、靛、紫?

是牛頓說的。不是聖經,也不是上帝。

我們慣稱的彩虹七色,其實是1666年科學家牛頓所訂出的。當年倫敦爆發大瘟疫,牛頓自主回鄉避瘟,就宅在房間裡做光學實驗。他在暗室中的窗簾打洞、使陽光經過三稜鏡,發現太陽光是由不同的光線混色而成,而後使用玻璃珠模擬水滴,弄出了彩虹的形成理論。牛頓最一開始認為彩虹是五色,紅、黃、綠、藍、紫;雖然他寫Blue(藍),實際上他指的是Cyan(青);原本寫Purple(紫),實際上指的是Indigo(靛青色)。

彩虹的顏色定義牛頓幾經修改,首先增加了橘色,成為六色彩虹。牛頓覺得數字不夠漂亮,硬湊出七色,添加了可見光譜中人眼難以察覺的靛色,才能符合古羅馬音樂的七階「調式音階」、已發現的七顆繞日星體(水金地月火木土,即中國七耀)、神創天地花了七天。某種程度上牛頓刻意湊齊七色,是希望達到一種秩序與規律的美感,而這也是聖經成書幾千年後,教徒所牽強附會而成的顏色數量而已。

實際上在國小四年級自然課實驗中,教師們帶學生使用三稜鏡分解陽光,根本分解不出七種顏色的彩虹光譜,少了「紫色」,甚至可說理想上的彩虹只能大致上區分為六色。在可見光光譜中,人類的眼睛錐細胞分別是對紅色(R,Red)、綠色(G,Green)、藍色(B,Blue)的光波最敏感。

人類頂多看到紫羅蘭色(Violet,頻率靠近360-400nm),且大多數人難以跟藍色做為區別,在國小的自然科實驗中必須在極強的陽光與良好的深色背景下才有辦法看出。而學童繪圖所使用的「純正」紫色,並無法從太陽光分離實驗中找尋;因為紫色(Purple),是眼睛細胞同時受到紅色光波與藍色光波共同刺激混和後的錯覺。

眼睛內的三種錐細胞。 圖/作者繪製
眼睛內的三種錐細胞。 圖/作者繪製

三稜鏡的實驗中找不到紫色的彩虹光。 圖/維基共享
三稜鏡的實驗中找不到紫色的彩虹光。 圖/維基共享

那麼為什麼天上的彩虹可以看到七色,甚至是紫色呢?因為彩虹是陽光經過空氣小水滴的一次反射與兩次折射,而小水滴內的多條相近光線一起產生彩虹時,光線可能會出現光學上干涉現象,使得主虹內圈還緊貼著較暗的「複虹」。當主虹內圈的紫羅蘭色與複虹的紅色相加時,我們的眼睛就會混成為紫色的顏色感受。

▲ 文化大學大氣系劉清煌副教授對複虹的解說。

彩虹意涵,由人定義

實際上彩虹的七色一開始就是被人定義,而彩虹與其顏色意涵在各文化中也有其差異。若純粹以科學論,可見光的波長360-830奈米就可以分出不只七色,更沒有所謂絕對正確的「七色」彩虹。

教育部出版《美感》電子書中說明,美感教育的六大構面為比例、色彩、質感、構成、結構、構造。其中色彩的部分包含了「色彩的文化象徵」,這種將顏色定義與聯想的運用也出現在日本神道教的言靈觀、非洲巫毒教的宗教儀式裡,甚至可以用作藝術活動與團體輔導。

筆者在擔任教育部美感計畫巡迴教師時,曾多次帶學生進行情感教育,其中一個步驟就是發下各色紙卡,讓學生去聯想並寫下不同的情緒。一張紅色卡片,學生可能想到的是開心,可能是憤怒,也可能是害羞,這些都是學生定義與聯想出來的色彩意義。最後當學生完成「冷靜瓶」的作品,見到各色亮片沉澱時,也將自己的情緒歸零。

化仁國小校方進一步的讓師生討論各個色彩所對應的校園特色,就是一種色彩文化再定義的過程。筆者十分肯定花蓮縣化仁國小的做法,不是單純為了校景與新潮而修建彩虹跑道操場,而是深耕美感教育於環境中。通常國小校園的跑道通常為六線道,並不是刻意使用六色。化仁國小欣喜迎接校園新氣象,卻被偏激宗教人士以自己的價值觀與信仰蠻加糾正,實在可惜。

回顧各文化對於彩虹的定義,中國認為彩虹是「淫奔」象徵,而如今婚姻難道還要經過父母指定而無自由戀愛機會嗎?難道彩虹只能是上帝立約,而不能是祖靈的代表?自然現象不該被特定團體綁架,每個人應有詮釋的自由,是時候讓彩虹的文化定義「鬆綁」,才不會呈現自己的無知,貽笑四方。

自然現象不該被特定團體綁架,每個人應有詮釋的自由。圖為基隆市成功國小彩虹跑道。 圖/童子瑋提供
自然現象不該被特定團體綁架,每個人應有詮釋的自由。圖為基隆市成功國小彩虹跑道。 圖/童子瑋提供

參考文章

  1. Isaac Newton, Opticks: or, a treatise of the reflections, refractions, inflections and colours of light, 1704(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1952, based on the 4th edition, London, 1730).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