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首都裡的異鄉人:養樂多燕子軍的東京在地主義

養樂多球團在週間舉辦「啤酒半價日」,吸引大批上班族下班後湧入觀看比賽。 圖/作者...
養樂多球團在週間舉辦「啤酒半價日」,吸引大批上班族下班後湧入觀看比賽。 圖/作者自攝

2016年7月20日,筆者再度踏進了位於東京外苑前的明治神宮球場,觀看養樂多與橫濱隊的比賽。養樂多目前位居日本中央聯盟最後一名,但也許是去年奪下冠軍的緣故,現場擠滿許多球迷,其中又以白襯衫的上班族居多,而在前往球場的路上也擺滿賣炒麵跟便當的店家,除發比賽財外也身穿養樂多球衣,展現力挺養樂多的態度。

筆者播了電話給球團廣報部的杉本部長,部長一接起電話後,就先道歉「抱歉啊鄭君,難得跟你約了但今天實在太忙,看看晚點如何?」,隨後又問:「今天票賣的不錯,你有買票吧?要不要給你一張?」,我連忙回應家兄有先買好,最後怕打擾他,就委託球團人員轉交土產。

這天是養樂多燕子隊的啤酒日,不論什麼啤酒一率半價,吸引相當多上班族,即使過了晚上八點,還是有剛下班的上班族進場看球。這場比賽吸引了將近3萬人入場,在平日的星期三,可以說是相當好的成績,雖然最後養樂多2比9慘輸橫濱,但許多上班族的臉上還是相當滿足。

拍攝時間為晚間七點多,球場外面還是聚集了許多上班族。 圖/作者自攝
拍攝時間為晚間七點多,球場外面還是聚集了許多上班族。 圖/作者自攝

首都的異鄉人

而就在2014年的8月,當時筆者也以記者身分前來這所球場採訪,與杉本部長有過一面之緣。當時他們正進行一連串「首都在地化」的改革。時至今日兩年後,養樂多不僅於2015年拿到了中央聯盟冠軍,觀眾人數也呈現倍數成長,可是以說是創隊66年的新高峰。

東京身為一國首都,匯集了1400萬人口,若是把首都圈人口算進去,大約有3700萬人口,占了國家將近三分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首都圈。雖然人口龐大,但其實有一半的居民在過年時會回到老家,使得東京也跟台北一樣,在過年時異常冷清。而說到職業棒球,當然就是深耕東京多年的讀賣巨人,老字號的讀賣巨人從創隊以來就人氣不墜。

當年談及養樂多的東京在地化時,他們是以10年為一週期設定在地化的目標。 圖/翻攝...
當年談及養樂多的東京在地化時,他們是以10年為一週期設定在地化的目標。 圖/翻攝自作者YouTube

或許是東京匯聚全日本菁英的緣故,讀賣巨人在經營上不斷向外拓展,除了自家報紙外,隨後設立的讀賣、日本電視台,也透過訊號播送,讓全日本各地的居民都能看到巨人隊比賽。戰前人氣已鼎沸的巨人隊,戰後更透過自家媒體推波助瀾,人氣只有更旺,讓東京讀賣巨人成為「全國巨人」。巨人強棒長野久義,曾經兩度選秀被其他隊指名,最後還是選擇不去,原因就是出身佐賀縣的他,小時候都被爺爺拉著看巨人隊比賽。「耳濡目染」的結果,讓去巨人隊不只是他的夢想,也是全家族的期望。

當年採訪當日中午,明治神宮球場還有學生球隊在打球,養樂多燕子隊下午才能進球場練球...
當年採訪當日中午,明治神宮球場還有學生球隊在打球,養樂多燕子隊下午才能進球場練球。 圖/作者自攝

打不過巨人軍

原先東京擁有讀賣巨人、養樂多燕子與日本火腿三支球隊,更早期還曾有每日獵戶星隊進駐,後來在1969賣給羅德後離開東京。日本火腿隊經營也很辛苦,雖然早期東映時代即開始經營東京主場,但歷經多次轉讓,最後於1973年轉賣日本火腿。但因為資金不充分,加上戰績無起色,火腿隊在東京始終人氣低迷,長年淪為B段班球隊。1988年起與巨人「輪流經營」東京巨蛋後,更常坐不滿,還曾發生開賽後,球團把外野席票卷放在門口免費給路人取用的慘事。

創隊於1950年的燕子軍,當年叫國鐵燕子,一直以來在東京的經營都是相當顛簸。雖然1963年起正式以明治神宮為主場,但杉本部長也跟筆者坦言:「球團長年只是跟明治神宮借用,其實沒有多少經營實權」。由於球場屬於宗教法人明治神宮管理,廣義上說,還是屬於日本皇室的外苑用地。因此,他們無法擅自對主場進行改修,當東京六大學野球開幕時,球團也必須「禮讓」長期客場作戰。雖然球團想擁有自己的主場,但在東京快速發展下,地狹人稠寸土寸金,逼得球團打消念頭,長期租賃明治神宮球場。

不過在2004年後,情況出現改變。原先在東京被打到無力還擊的日本火腿,選擇搬遷到北海道札幌巨蛋,並冠名「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想不到卻迎來球團的黃金期,2006年就奪下日本一外,總計拿下4次聯盟冠軍,北海道球迷大幅成長。杉本部長那時也坦言,當然也有受到日本火腿的逆向刺激,加上廣島鯉魚跟樂天金鷲在主場經營愈見成效,既然球團主場搬不走,那不如就好好想怎麼樣專攻東京在地的市場,與「全國巨人」做出鑑別度。

養樂多兩年前推行東京在地化時,即與當地的商店街親密結合,由當地人幫忙宣傳。 圖/...
養樂多兩年前推行東京在地化時,即與當地的商店街親密結合,由當地人幫忙宣傳。 圖/翻攝自作者YouTube

東京在地主義

但談到「首都的在地主義」,本身是一個有點矛盾的名詞,當時一開始跟杉本部長電話聯絡採訪事宜時,杉本部長還一度相當疑惑:「為何會找我們?說在地主義應該找廣島或阪神比較正確吧?」當筆者說明「養樂多近年深耕東京的活動接二連三展開時,我便在網站上注意到,此外『首都的在地主義』,相當令人好奇,加上我也是首都出生長大,認為有種相惜之感,因此想前來採訪。」解釋後,杉本部長也豁然開朗,最後在寄出正式邀請函,採訪才得以成功。

為了要拓展養樂多球隊在東京在地的市場,杉本部長與職員們可是費勁心思。採訪時,他與廣報部的資深職員加來先生端出許多計畫給筆者看,加來先生曾服務於樂天金鷲的廣報部,因為成績斐然被羅致養樂多。筆者看著這些市場計畫,有的是他們預計結合周遭的JR車站(信濃町、代代木等)一起舉辦官方吉祥物燕太郎的角色蒐集活動、另外還有與地區的商店街一起宣傳每場比賽,甚至想要現場賣每個商店街的美食。

此外,當時在部長帶領下,筆者也跟攝影走訪了附近的商店街,有些商店街店長自動在比賽日穿起球衣,沿街宣傳比賽。杉本認為,效法都外球團,跟商店街合作,會有乘倍數的效果,而這些商店街歐吉桑歐巴桑都很熱情,面對採訪不只頻頻拿出照片,「這是我大二時養樂多第一次封王的樣子,我翹課來買票的!」,甚至拿出飲料想請客。杉本部長笑說:「東京在地人可是很熱情的喔!」,隨後又話鋒一轉:「大家說東京人冷漠、其實是外縣市的居民多,久之疏離感也多了吧!」

當天的練習,也邀請許多在地小學球員來明治神宮球場。談到東京的在地棒球,杉本部長笑說 :「東京小孩很累阿,連找個傳接球的地方都很困難」。他也坦言跟其他球隊相比,養樂多的在地耕耘還有更多要加強,身為上班族的城市,他想用更吸引上班族、而不是一家大小的戰略來吸引球迷。「我希望東京土生土長的人,可以把東京的身分認同深化到他們基因中,當然,對於外縣市上來東京就職、甚至落地生根的人,我希望讓他們了解東京隨時『是他們的第二故鄉』。」杉本部長說這話時的眼神相當堅定。

當杉本部長無心問「台北在地職棒球隊是誰」時,筆者頓時語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當杉本部長無心問「台北在地職棒球隊是誰」時,筆者頓時語塞。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北在地主義?

筆者父親出生於花蓮縣光復鄉,匯聚許多台灣棒球菁英,筆者從小就從父親口中聽到他對故鄉如何自豪的事蹟。只是筆者是土生土長的台北市民,身為台北市出生、家鄉在花蓮的筆者,從小也被這樣的身分困惑。因為,就成長背景而言,台北市無疑是筆者的家鄉。也因此,當時有台中興農牛與台南統一獅等象徵在地主義的球隊出現時,不免也會有羨慕之情。

而台灣人氣最高的兄弟隊,從創隊以來就是人氣指標。雖然早期以舊台北球場作為比賽的重心(跟味全龍相同),但並沒有真正指定台北市為主場。在人氣攀高之際,為了服務全台球迷,兄弟也成為「全國主場」在全台各地辦主場比賽,這樣的情況跟巨人有點類似。所以當杉本部長無心問「台北在地職棒球隊是誰」時,筆者頓時語塞。在他在知道首都台北卻沒有職棒球隊的狀況,也不禁有些訝異,我只能趕緊回答「在其他城市是有在地球隊的」。

當然,首都不免給人都市叢林的抽離感,但對運動的熱情都是一樣的。全台最大都會區的台北與新北,如果有球隊能落實在地經營的精神,結合當地人的需求設計出符合生活需求的看球體驗,一定會讓球迷成長。當年杉本部長「吸引上班族」的想法,如今也透過啤酒半價日或其他活動漸漸實行中。搭配去年養樂多隊的好表現下,如今燕子軍也創下了自己的新高峰,今年神宮球場中外野掛上「東京就是我們的家鄉!」,養樂多隊雖然還在努力,但也走出自己的東京在地精神。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