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甲子園的戰爭與和平(上):不被官方紀錄的「夢幻甲子園」

8月5日,兵庫縣西宮甲子園球場聚集了56隊從全國脫穎而出的菁英球隊。 圖/取自阪...
8月5日,兵庫縣西宮甲子園球場聚集了56隊從全國脫穎而出的菁英球隊。 圖/取自阪神甲子園球場推特

寬闊壯麗的兵庫縣西宮甲子園球場,8月刺眼的陽光從天空灑落,雖然當地氣溫高達36度,但在5號這日,球場上吹起了煦煦和風,讓炙熱的夏季上午不至於太過悶熱。

在鋪著黑土的棒球場上,集合了從全日本3,781隻球隊中脫穎而出的56隻菁英隊伍,一同替此歷史悠久的高中棒球健兒盃賽,拉開第一百屆的序幕。從1915年第一屆開打,當時主辦盃賽的朝日新聞社長村上龍平,投出歷史性的第一球之後,至今已過百餘年,高校棒球已成為日本棒球少年的最高里程碑,無論樂與愁、喜與悲,所有練球的辛勞都將在最高殿堂幻化為甜美的果實,或許有時也換來苦澀的青春。

百年的和平誓約

近江高校的隊長中尾雄斗,在充滿歷史意義的第一百屆甲子園大會中代表宣誓,他在烈日當空下大聲朗誦誓詞:

我現在在這個第一百屆,身負歷史重任的場合上站著,過去有著多數的災害,對於許多人來說,這些是縱使輕然一笑也難以跨越的傷痛。但是,甲子園是給予人勇氣、希望,也是日本和平的證明。對於在此甲子園舞台馳騁、偉大的前輩們,我們深感榮耀,而在此時此刻,我們也將迎接第一百屆的甲子園了。我在此跟選手們一同,感謝這個值得紀念的第一百屆大會,我們在此發誓,會給最多的人笑容與感動,會給大家最熱、最奮鬥的夏天。

在滿場觀眾的一致鼓掌下,第一百屆的夏季甲子園揭開序幕。一架直升機飛過球場上空,從藍天上拋下一顆棒球,第一百屆賽會於焉正式開始。

回顧1923年第9屆中學棒球大會,當時朝日新聞社出動自己公司的螺旋槳飛機升空,由已故攝影師長谷川義一從空中投下首顆比賽用球。長谷川後來回憶,那顆綁有降落傘的球其實投歪了,球就這樣飄到當時鳴尾球場外。好在他在上面綁著一張字條寫道:「請撿到球的人送回鳴尾球場棒球大會本部」,據他回憶錄所言,當時這顆球真的在開賽前「準時送達」。

1915年在大阪豐中體育場開賽的「中等學校優勝棒球大會」,揭開日本學生棒球大賽的序章,當時世界局勢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最混沌的時期,西部戰線打得火熱之際,鄰近的中國由袁世凱任中華民國總統,對日本承認二十一條要求,隨後在同年底廢除總統改立「洪憲帝制」;縱使如此,除了1918年因為「搶米騷動」停辦外,日本每年的中學棒球大會依舊照例舉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根據朝日新聞社史,甲子園在1941至45年間,因為戰爭沒有舉行。

然而,在學生棒球的歷史,1942年卻有一屆由大日本帝國自行舉辦,卻無法被列入正式紀錄的甲子園大會,見證了當年戰爭的殘酷。

甲子園自1915年開打,當時由主辦盃賽的朝日新聞社長村上龍平,投出歷史性的第一球...
甲子園自1915年開打,當時由主辦盃賽的朝日新聞社長村上龍平,投出歷史性的第一球。 圖/取自阪神甲子園球場推特

戰意高揚的夏天

故事要從1941年說起,當時第27屆的夏季甲子園預選,從6月14日的鹿兒島縣大會正式開始。賽事開打不久之後,6月22日,歐洲納粹德國對蘇聯發動「巴巴羅薩作戰」,揭開二次大戰蘇德戰爭的序幕。身為軸心國的日本,看到盟友德國開始進攻蘇聯,也在7月2日召開的御前會議上,決定實施「關東軍特種演習」,讓駐軍於滿洲國新京(現中國長春市)的關東軍全體總動員進行軍演,好呼應納粹德國從東部戰線進攻蘇聯。

大日本帝國在7月7日發出召令實施第一次大動員,13日日本本土就集結了300多個部隊前往滿洲國,隨後16日再動員滿洲境內與朝鮮的軍隊,原先總兵力28萬的關東軍瞬間在滿洲國北部集結74萬兵力。為了應付龐大日本本土軍隊與物資運輸費用,日本官方下令禁止國內的旅遊與移動,主辦的朝日新聞社接到文部省的通知,在「不得移動令」下,只能忍痛取消當屆的甲子園大會。許多地方大會雖然照常舉辦,但是不少學校獲知甲子園取消後,仍主動棄權,因此多地的縣預賽辦得不甚完整。

隨後在當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讓美國正式參與二次大戰。至此日本除了在亞洲的侵略戰場,也要面對太平洋一方的戰爭。1942年起二戰進入白熱化,朝日新聞社看到夏季甲子園沒有復甦跡象,便自行在7月12日的新聞頭版上宣佈該屆夏季甲子園中止舉辦。但就在此時,日本文部省卻扶植了一個名為「大日本學徒體育振興會」的組織,並以「戰意高揚」、「銃後鍛鍊」為號召,舉辦「第一屆大日本學徒體育振興大會」。十個項目中,除了田徑、柔道等,還有當時最受歡迎的中學棒球,同樣在學生棒球聖地甲子園球場舉辦決賽。

當時的朝日新聞社在聽聞此事後,立刻向文部省提出「繼承過去夏季甲子園屆數」與「使用同樣的甲子園冠軍旗」要求,期盼拿回中學棒球的主導權,不過遭到官方嚴正拒絕。朝日新聞社最後在大日本帝國壓力下,還被迫交出夏季甲子園主辦權,並「同意」轉讓給文部省。

文部省也明令正處於交戰狀態的美國是敵國,棒球是「敵國球技」,「中學鍊成棒球大會」雖然會舉辦,但是球衣一律要用漢字,不得使用英文字。為了要體現大日本的軍國韌性,該大會也祭出相當罕見的規定:「打者不得閃球、球即使打到身體也不算觸身球保送、一支球隊的登錄球員只能九人,除非選手真的傷得很重,否則不能換人」。

至此,那屆不列入官方正式紀錄的甲子園大會,就在1942年的8月23日正式開打。

1942年8月23日,那屆不列入官方正式紀錄的甲子園大會,正式開打。 圖/取自產...
1942年8月23日,那屆不列入官方正式紀錄的甲子園大會,正式開打。 圖/取自產經新聞

選士們的最後覺悟

該屆甲子園大會,雖然各地也有舉辦預選賽,但是很多學校已經經費不足,棄權者不在少數。最後來自各地的代表球隊僅16隻隊伍,比1941年23隻未能前來甲子園參賽的球隊還少了近三分之一。

這場鍊成棒球大會的開幕式,顯得相當詭譎,時任首相東條英機在致詞時大喊:「戰時下展現,日本的真正底力!」計分板上掛上布條,寫著「綁緊頭盔之繩拿下勝利,一起奮勇吧大東亞戰!」後頭的「一起奮勇吧大東亞戰!」正是皇民化推進團體「大政翼贊會」所作詞的曲。球員進場的警報聲為避免與空襲警報混淆,而以行軍喇叭給取代;選手們被改稱為「選士」,比賽前的脫帽敬禮,則變成軍人式的敬禮。

當時長野縣的松本商業學校(現在的松商學園),即是該屆日本中部的唯一代表。現任日本學生野球協會評議員,93歲的宮坂真一,當時就是球隊中的一員。不過因為「只能登錄9人」的規定,他被指派為經理,並在場邊幫「選士」傳接球,在首場面對東海代表愛知縣一宮中時,就以2比7落敗。但他回憶起當年,仍說:「當年我們隨時都有會收到召集令,離開棒球赴戰場的覺悟」,因此全隊還是拚命練習拿下出賽權,縱使比賽輸球,「選士們」都是「毫無懸念,可以無牽掛上戰場」的態度。

而關東代表之一的水戶商業學校,當家左外野手上田裕則是「正選9人」之一,他在2012年回憶比賽時,傳達當年「不能受傷」的無奈。當時水戶商的王牌先發投手,即是後來成為早稻田大學一代名總教練,並獲選名人堂的石井藤吉郎。首場比賽面對兵庫縣的瀧川中學,上田在滑回本壘時以右手碰本壘板,不慎被瀧川中捕手的腳踩到,讓上田立刻被抬離進行緊急處置。在縫了七針後,官方依舊認定「不是嚴重傷勢」,不給換人,讓上田縫好針繼續撐完比賽,最後水戶商9比3獲勝。

第二場比賽面對四國德島商業時,上田手已經痛到「連球都不能握」,最後水戶商以0比1落敗,結束了他唯一次的甲子園。最後這屆「夢幻甲子園」,在舉行一週後,於8月30日落幕。有趣的是,打進準決賽之一的京都代表平安中學,由於準決賽連兩天因雨被中止,讓原先預定29日的決賽被拖延。最後只能在30日當天,一次舉辦準決賽與決賽,讓平安中學連打兩場,決賽在延長11局下,德島商最後8比7獲勝。

這場夢幻甲子園,閉幕式也顯得簡單而倉促,球隊也不繞場。官方規定就算比賽勝利也不准唱校歌,而要高唱緬懷赴戰地而死士兵們的國民進行曲《海行兮》,該曲也成為日後神風特攻隊出征前的高歌曲。

此外,文部省也自製一面「智仁勇」的獎狀與旗幟給德島商業當作優勝表揚,水戶商的上田裕則回憶:「很多人都說這是夢幻的甲子園,但對我來說依舊是拚命比賽後得到的全國大賽機會,他確實是我一生唯一一次的甲子園」。後來,不少上田的隊友被徵召,就此一去不回,而「智仁勇」獎狀與優勝旗則在美軍的德島大空襲下,跟隨校舍付之一炬。

▍下篇:

甲子園的戰爭與和平:台北工業踏進夢幻田野前的「絕命之旅」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