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坂本勇人「微陽性」之亂:壓力爆棚下,箭在弦上的日職開幕賽

巨人隊隊長坂本勇人日前經傳確診新冠肺炎,為正極力籌備開季的日本球界投下震撼彈。 圖/美聯社
巨人隊隊長坂本勇人日前經傳確診新冠肺炎,為正極力籌備開季的日本球界投下震撼彈。 圖/美聯社

日本職棒在歷經新冠肺炎肆虐陰影後,日前終於宣布本季將於6月19日正式開打。雖然季賽縮減到120場,但相較先前恐怕全季報銷的最壞結果來看,還是給了日職球迷久旱逢甘霖的滋潤。就在6月2日官辦熱身賽熱鬧開打後,日本職棒卻在隔(3)日,發生讀賣巨人軍的隊長坂本勇人與捕手大城卓三傳出感染新冠病毒的插曲,震撼日本球壇。

讀賣球團隨後發出聲明,兩人是接受抗體檢測時出現反應,表示兩人先前曾有感染但現已康復,而兩名選手的採檢結果顯示體內仍有微量病毒,屬「微陽性」反應,但球團審慎起見,立即取消當天比賽,並安排兩人入院治療。隔天,球團再對與兩人有密切接觸者再次進行PCR檢測。6月4日,兩人檢測結果呈現陰性,球團表示,期望兩名選手早日歸隊,日職開幕日期也不受影響。

在這起風波中,引起日本輿論嘩然的就是「微陽性」的用詞了,許多日本民眾納悶檢測結果不是陽性就是陰性,怎麼會有「微陽性」?日本《產經新聞》引述醫學專業說法,得到的回應多為「從沒聽過這個詞,至少醫學上並未聽說過。」而對坂本勇人與大城卓三來說則是虛驚一場,從原先防疫破口的質疑,又彷若無事地回到球場準備19日的開幕賽。

積累三個月的損失

日本從2月26日因為疫情爆發而宣布暫停全國大型活動後,當時正在進行的季前熱身賽便改採「閉門比賽」的方式舉辦。而球春將到,原先看台應迎來的是一片陣陣歡呼,如今卻是一片死寂,僅有球員喊聲練習的回音盤旋在寂寥的場上。

隨後,3月20日的開幕也嘎然而止,換作無止盡的自肅期間,日職球隊就地解散,各自回到家中儘量不出門,維持自己的基礎體能與低度訓練。直到5月25日的緊急事態解除後,日職才重新宣布新的開幕日期。

此段期間雖然一度有阪神虎隊藤浪晉太郎與另外兩名球員確診,但其他日職各隊仍保持零確診,直到坂本勇人與大城卓三檢測出「微陽性」才又「破功」。就在日本陷於疫情泥濘中的兩個月間,台灣與韓國職棒陸續開打,中華職棒從閉門比賽到有限度放寬進場人數,且陸續開放進場飲食等措施,日本職棒還是處於「審慎關注」的警戒狀態,職棒相關產業接連出現經濟缺口。

根據關西大學理論經濟學者宮本勝浩在5月提出的估算,光是日本的職業運動從2月底到6月底的真空期,損失估計高達2,747億日幣。其中職業棒球約720億日幣、J聯盟職業足球是390億日幣。

此外,宮本勝浩也擔憂,包括許多關係企業,如飲食、販賣、各種圍繞職業運動的消費行為等,就算球季開幕,短時間內都難以恢復,更恐將影響未來幾年職業運動發展。這樣的警告也回應海濱DeNA海灣星老闆南場智子先前指出的,「各球團已經來到前所未有的危機」的說法。

巨人隊捕手大城卓三與坂本勇人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為陽性,後證實為虛驚一場。 圖/美聯社
巨人隊捕手大城卓三與坂本勇人接受新冠病毒檢測為陽性,後證實為虛驚一場。 圖/美聯社

整體收入必然下滑

日職平均一場球賽,可以替球團帶來一億至二億日幣的整體收入,整季算下來至少150億至300億。巨人、阪神與廣島等老球團光是賣季票就可以賣出四成座位,帶來豐厚營收。但在新冠肺炎影響下,縱使死忠粉絲力挺不退季票,球團也保證季票可以沿用下季,但仍平白損失一季門票營收,觀眾只能選擇在電視機前觀看比賽。

更慘的是,目前許多電視台對於轉播日職也持觀望態度。一位電視台主管就對體育報紙坦言:「對棒球迷真的很抱歉,但我們目前真的無暇去想到轉播。」電視台同樣受到疫情影響,除員工人力減半外,過去熱賣的賽事時段廣告,也因大企業受到疫情衝擊營收幾乎腰斬、甚至直接衰退八成,自然也無廣告預算買廣告,進而使電視台營收銳減。

除此,許多電視台在疫情期間,因為禁止密切接觸的防疫措施,綜藝節目幾乎全數取消外景拍攝,以重播節目或是來賓精彩回顧為主。廣告減少下,節目製作費也急速下滑。現場轉播尤其耗節目成本,未來日職重新開打,面對高額製作費、人力調度、高畫質設備搬到現場,都在在考驗著電視台的預算壓力。

當然,在疫情衝擊下,也有業者反其道而行,比如外送食物的App等就逆向操作,希望能在日職開打期間買廣告。只是過去如巨人曾經創下一場一億日幣轉播權利金的天價,可能未來10年內都不會回來,電視台勢必大砍價碼。而那些將轉播權利金視為保命金的球團,之後在議價過程中也或將失去談判基礎,對於最終權利金價碼會有所退讓。

過去一場日職比賽整體收入可達一億至兩億之譜,但在新冠肺炎的衝擊下,未來恐怕連轉播權利金都將大幅縮水。 圖/美聯社
過去一場日職比賽整體收入可達一億至兩億之譜,但在新冠肺炎的衝擊下,未來恐怕連轉播權利金都將大幅縮水。 圖/美聯社

官方坦承無「微陽性」

也因此,實在不難想像,當電視台、球團或是職棒人力好不容易動起來準備迎接開幕時,卻碰到坂本與大城傳出「微陽性」這樣煞風景之情事,雖然最後是虛驚一場,但對於牽一髮而動全身的職業運動產業鏈來說,想必是相當煎熬。

同時,「微陽性」的說法,其實不難想像是球團當下希望將衝擊降到最低的逃避說法;一旦真的因此無法順利開幕,進而造成職棒經濟與產業鏈崩塌,巨人隊恐將成眾矢之地。

只是,日職官方也在6月8日的第九次新型冠狀病毒對策聯絡會議上再度表示,真的沒有「微陽性」這個說法,專家團隊的團長賀來滿夫也坦承,會傳出這樣的說法,應為他在向讀賣球團說明檢測結果時說「應該是微量、微量的陽性吧」,結果該說法幾經流傳後變成現在引起各方爭執的「微陽性」爭議。賀來要求大家不要再用該詞,「因為真的沒有這個詞」。

微陽性的出現,也讓一些日本體育記者感到納悶,有些為了如實引述,還是在報導中採用這個說法,有些則是向醫學專業求教,釐清困惑。直到官方出面正式否認「微陽性」後,先前引述球團消息的媒體不免挨批「不實報導」,或未諮詢醫學專業,自行發明偽醫學名詞、節外生枝,更讓開幕在即的日職再度蒙上病毒籠罩的陰影。

或許其原因在於,日本至今無法走出新冠病毒的威脅,任何一點關於病毒再爆發的風吹草動,都讓日媒如驚弓之鳥動輒得咎,也顯見日本社會目前仍處於高壓的防疫氛圍。

而這次的微陽性也在日職開幕前的緊張時期,不論怎麼說,就怕即將開幕的熱情被澆熄,而出現「白馬非馬」的狀況。坂本與大城的「微陽性」突發事件,點明了日職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開幕壓力。距離開幕還有一週時間,是否能順利開打,觀眾拭目以待。

日本至今無法走出新冠病毒的威脅,任何一點關於病毒再爆發的風吹草動,都讓日媒如驚弓之鳥動輒得咎,也顯見日本社會目前仍處於高壓的防疫氛圍。 圖/路透社
日本至今無法走出新冠病毒的威脅,任何一點關於病毒再爆發的風吹草動,都讓日媒如驚弓之鳥動輒得咎,也顯見日本社會目前仍處於高壓的防疫氛圍。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