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從街頭颳向日本國會的旋風:從反安保運動到在野聯盟

日本將於7月10日進行參議員選舉,自民黨黨部貼上總理安倍晉三海報。  圖/路...
日本將於7月10日進行參議員選舉,自民黨黨部貼上總理安倍晉三海報。  圖/路透社

2016年7月1日,許多日本的律師、學者、運動者都不約而同在網路上紀念了這個日子。兩年前的今日,安倍政權以內閣決議的方式通過解禁集體自衛權。而兩年後的今日,則是7月10日參議院選舉前的超級週末,一股兩年前從街頭上捲起的旋風,即將在席捲全日本後,襲向國會。

▎功敗垂成:失敗的「學生運動」

從2014年起,公民社會對安保法案的抗議聲浪從未停歇。在311核災後的反核抗爭浪潮,打破日本閉塞數十年的街頭抗爭空間,創造出一個「首相官邸前週五抗爭夜」的公共空間。承接了此一基礎,以反對特定秘密保護法的學生團體為前身,成立學生團體SEALDs(守護自由民主學生緊急行動),並成為反安保運動的主要旗手。SEALDs在全國設立分部,於各地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抗爭,人數最多時曾有十二萬人包圍國會。

然而SEALDs浩大的聲勢與新潮的文宣,以及各反安保團體有意藉由突出學運團體SEALDs增加運動的正當性,然而這些策略都難掩SEALDs草根實力與政治影響力的匱乏。就算國會外數萬名守夜的民眾喊得震天嘎響,依舊無力阻擋安倍政權以壓倒性的多數通過安保法案。若純以結果論,這是一場失敗的運動無疑。

圖/取自SEALDs臉書
圖/取自SEALDs臉書

學生團體SEALDs反對安保法宣傳海報。 圖/取自SEALDs臉書
學生團體SEALDs反對安保法宣傳海報。 圖/取自SEALDs臉書

▎屢敗屢戰:從SEALDs到市民連合

順利推動安保法案後,安倍政權的下一步則是「修憲」,除了要將憲法第九條的非戰條款修掉外,也預計要限縮基本人權,大幅強化國家權力。但執政聯盟在參議院的席次,尚不到修憲所需的三分之二。而根據NHK在四月的民意調查,贊成與反對修憲的民眾大概各佔三成左右,加上社運界強烈的反安保聲浪,主打修憲是否有助於贏得更多席次,實在沒有把握。

安倍的外公岸信介首相,在1960年因強硬通過安保法案而下台後,繼任的池田勇人首相,打出「國民所得倍增」的經濟牌,成功消除了反安保運動對自民黨的壓力。同樣的,安倍選擇以延後原訂於2015年10月從8%調升至10%的消費稅,作為在2014年底解散眾議院重新選舉的理由,避免安保法案成為選舉對決焦點,果然獲得大勝,選後也成功通過新安保法案。這次參議院選舉,安倍推翻2014年大選時「絕不再次延後加稅」的承諾,主打再次延後消費稅調升,以及「安倍經濟學」的成績。被認為是再次打算利用一般人對加稅的反感,以經濟牌取得多數席次後,再推動政治議題(修憲)。

面對安倍政權「緩加稅拼經濟」的議題設定,連連挫敗的反安保運動者並未就此就範,而是持續努力將選舉爭點拉回憲法問題,主打「反修憲護民主」。主張維持憲法第九條的非戰條款,反安保的各方團體,包括SEALDs在內,集結成立了「市民連合」(註:此處「市民」語意近於台灣的「公民」)。其目標就只有一個:「阻止安倍政權於2016年的參議院選舉中取得三分之二席次」。

▎初試啼聲:北海道五區改選

為實現反輔選執政黨的效果,「市民連合」將主要的工作放在促進「野黨共鬪」(在野聯盟),另一個團體「ReDEMOS」則擔任政策智庫的角色。在公民團體的壓力下,共產黨不再堅持提名與路線差異,民進黨則一面壓下黨內的反共聲音,一面吸收分裂後的維新黨成員;總之先一起擋住安倍修憲再說。

市民連合與野黨共鬪的第一戰,就在今年4月27日的京都三區與北海道五區眾議員補選。京都三區的自民黨議員宮崎謙介因在育嬰假期間外遇而辭職,自民黨為了避免醜聞不斷被提起,直接放棄提名。而過世的北海道五區眾議員町村信孝,則是曾歷任眾議院議長、內閣閣員的大老,該區不僅是町村家世襲的地盤,更有大量自衛隊基地,向來是自民黨鐵票倉。自民黨提名了上班族出身,町村的女婿和田,強調商界菁英的拚經濟能力,避談安保問題;而野黨共鬪則推出NGO出身,也未有從政經驗的池田應戰。

這一席雖不影響政局,但卻有重大象徵意義。表面上是兩個政治素人的對決,實際上卻左右了野黨共鬪是否能成局。在自民黨的既有優勢下,在野黨一路追趕,據筆者參與助選的友人所述,民調甚至一度是池田領先,但最後仍以十三萬票對十二萬票落敗。這次補選儘管自民黨雖保住了面子(實際上席次是一勝一敗),但更重要的是給野黨共鬪注入了一劑強心針,選舉結果證明,即便在自民黨鐵票區,只要團結,仍足以一戰。

京都三區自民黨議員宮崎謙介在因為外遇醜聞辭職道歉。 圖/美聯社。
京都三區自民黨議員宮崎謙介在因為外遇醜聞辭職道歉。 圖/美聯社。

▎骨牌效應:改變中的日本政局

北海道五區的戰果,強化了野黨共鬪的信心,實際上更引發了一連串的骨牌效應。首先是原先坊間預測安倍可能會再次解散眾議院,讓參眾院同日選舉以拉抬選情,並讓自己得以續任第四次首相,在選後安倍正式表示並無此意,顯然信心已經動搖。

緊接著學者、名嘴出身的自民黨東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被爆料以私人單據報支公帳,內容從迴轉壽司店的餐費到昂貴的中國服裝與藝術品等五花八門。舛添在第一時間自恃沒有違法問題,採取高姿態回應,更加引發民怨。然而在野黨共鬪的壓力下,自民黨高層決定要求舛添低頭,以免醜聞延燒至7月的參議院選舉。失去自民黨支持的舛添,雖連忙賣掉豪華別墅,並表示願意返還不當報支的經費,最後仍被迫自行請辭。

最關鍵的參議院選舉本身,市民連合目前已成功促成了所有一人區(應選參議員名額為一人)的整合。區域議員以民進黨候選人為主,共產黨、社民黨等則主攻政黨比例代表。市民連合中具有聲望的運動者,例如SEALDs成員中最有名的奧田愛基,則跑遍全國跨黨派助選。可以說日本的在野黨,以及反核、反戰、性別、工運等各路社運人馬,為了阻止自民黨,即便有著許多心結,仍在這次選舉中達成了睽違數十年的大團結。

SEALDs成員奧田愛基(右)跑遍全日本跨黨派串連候選人為選舉助選。  圖/路透...
SEALDs成員奧田愛基(右)跑遍全日本跨黨派串連候選人為選舉助選。  圖/路透社

市民團體ReDEMOS成立記者會,組織目標是增進法律能保障日本人自由權利。...
市民團體ReDEMOS成立記者會,組織目標是增進法律能保障日本人自由權利。 圖/取自ReDEMOS臉書

▎拭目以待:日本公民社會的可能性

相較於台灣與香港在大型抗爭後創立新政黨,或是大量投入既有政黨的情形相比,日本在執政聯盟獨大,在野黨積弱分裂的局勢下,選擇從外部促成在野聯盟,目標也設定在「阻止執政聯盟取得修憲所需三分之二席次」的低標,可說相對保守。而在最新出版的日本、香港和台灣運動者對談錄《青年永不放棄》(暫譯)當中,也明顯看出事前宣告在參院選後便解散的SEALDs,與台港的青年團體比起來,議題面缺乏長期運動目標,組織面則相當鬆散。平心而論,局勢依舊嚴峻,前景亦不容樂觀。

在台灣社會普遍聚焦台日政府的互動時,這股來自公民社會的政治旋風,一樣值得我們關注。正如318運動不僅是「反中/親中」的二元框架可以解釋,背後還有因為土地、勞動等不同社會議題,對政府長年累積的憤怒,我們也應該更加全面地理解目前反自民黨的勢力組成。事實上,不僅是安保議題,透過選舉,市民連合也試圖將議題擴張至勞動、教育、年金等政策主張,相對於自民黨強調「拚經濟」的能力,民進黨則主打減免學貸、強化長照等社會正義面向。這些議題均有成為長期政治議程的潛力,更與台灣近期的許多重大政策相關,大有可互相借鏡、參考之處。

此外,日本30歲以下年輕人一向冷漠,在2014年眾院選舉的投票率僅有32.58%,投票者亦多支持自民黨,這也是安倍政權開放十八歲公民權的原因之一。但根據NHK民調,這次有60%的30歲以下選民表示會出來投票,將近兩年前的一倍,正如其他鄰國一般,這些「首投族」的投票意向,蘊含著改變政局的可能性。畢竟,在2014年初,沒有人想到東亞各國會有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那麼又怎麼能斷言,曾有輝煌運動歷史的日本,沒有改變的可能呢?

日本選舉年齡下調至18歲後,第一次進行全國性大選,學生團體SEALDs上街呼籲選...
日本選舉年齡下調至18歲後,第一次進行全國性大選,學生團體SEALDs上街呼籲選民不要放棄投票權利。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