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警察後盾哪裡來?善款掩蓋的制度黑洞

日前有員警因公遭撞受傷,除修車費用外,另遭追討溢領薪資。究竟警察的後盾哪裡來? ...
日前有員警因公遭撞受傷,除修車費用外,另遭追討溢領薪資。究竟警察的後盾哪裡來? 圖/中央警察大學提供

日前有員警因公遭撞受傷,卻因昏迷中由家人申請監護宣告,除修車費用外,另遭追討溢領薪資。事情經媒體曝光後,警政長官出面表示,會全力募款來全力協助家屬。

官方的回應看似溫暖,但為何「全力相挺」卻沒有解決家屬問題,不得不在兩年後訴諸媒體?冰凍三尺並非一日之寒,本案背後除了在人事法規上的解釋爭議外,更大的結構問題,是長期用民間善款掩蓋制度問題的警界積習。

仰賴民間捐款的警政體系

現有體系對於因公傷亡員警的支持向來不足,照護對象過於限縮,給付額度亦不高;同樣的問題出在員警因公涉訟上,雖有相關補助辦法,但預算長期不足,員警大多僅能自求多福。

對此,警政署在近年提出的對策是由警友會捐款成立「公益信託警察醫療及照護基金」(下稱醫療基金)與「警察因公涉訟專款訴訟基金」(下稱訴訟基金),來支應員警醫療、就養與訴訟相關費用。基金設立之後,不僅媒體上不時可見警政長官以基金「相挺」員警的報導,總統在警察節演講時亦引為政績之一。

除此之外,員警涉訟或傷亡時,警局對同仁及警友會募款,早已行之有年。而且除了醫療與訴訟,還有支援陳抗時的簡易床和補給物資等,也是倚賴民間捐款。甚至基層警員的日常開銷,從刑案的破案獎金,到派出所的家電傢俱,許多時候因預算不足,亦是倚賴警友捐助。

除了醫療與訴訟,還有支援陳抗時的簡易床和補給物資等,也是倚賴民間捐款。圖為警友會...
除了醫療與訴訟,還有支援陳抗時的簡易床和補給物資等,也是倚賴民間捐款。圖為警友會與署長所包下的餐車,提供咖啡、點心等慰勞值勤員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被掩蓋的制度問題

這樣的現象,乍看之下是警民互助的美談,借助民力填補了公家的不足。但實際上民間捐款救得了急,長遠而言卻有著制度上的缺陷。

日常捐獻的運用大多是由長官決定,而醫療與訴訟基金根據報載,另設有委員會管理。但不同於公務預算,發放流程與基準均有人事法令規範,若有不服可循法律途徑救濟,若員警對基金委員會的決定不服,或是外界對基金運用上有所質疑,均無制度性的救濟與監督管道。

例如在這次的案件當中,警方表示雖然要求受傷員警負擔三十餘萬的修車款項,但已募款解決,並將餘款交給家屬,對被追繳的一百多萬溢領薪資亦將比照辦理。但家屬質疑的是,他們從來未要求或同意募款,若自始就不應該賠償車輛跟繳回薪資,又何來募款需要?交涉兩年多以來,一直到媒體報導官方才出面,那其他沒有媒體曝光的員警該怎麼辦?

家屬在媒體上的這些質疑,一定程度上顯示出了現況的弊病。雖然本案中員警及家屬認為應向肇事者求償,長官卻是逕行以當事人名義募款,再直接從中拿走車輛賠償。無視當事人意願之下,結果既未釐清賠償責任,也未給予訴訟上的協助。

而這樣的處理模式,也讓相關制度以及相關人員責任問題就此被打住,要求受傷員警賠償車輛跟繳回薪資的爭議,就在「長官全力募款相挺」的報導中被遺忘了。但制度缺陷若未能改正,恐怕未來將有更多員警,在得不到鎂光燈之下,只能默默吞忍。

倚賴募款的斷炊風險

民間捐款不同於稅收,即便有警友會作為組織中介,或是有資本家慷慨解囊,每年能夠收到多少捐款,仍是繫於捐款人的個人意願,不能強迫。若從必要設備到醫療、訴訟皆靠募款支應,倘若募款不足,則恐有斷炊風險。

以醫療基金而言,警政署先前表示,將持續擴大補助範圍,納入身心健檢,預估一年總計補助三千萬。但可以想見隨著時間過去,領取每月就養費用的員警會不斷增加,基金支出也會隨之不斷膨脹。若未能有穩定財源長期挹注,一旦無以為繼,屆時受傷員警的生活恐陷入困境。

回到這次的案件也是一樣,政府不尋求制度上的解決,一面追討一百四十四萬的薪資,一面拍胸脯保證會募款填補。但口口聲聲「全力相挺」的長官沒說出來的是,若募不足一百四十四萬,是否仍舊要向當事人追討?說到底,這世界上並無「保證募到款」這麼好的事情。

此外,根據各地民情不同,各單位的募款能力也會有落差。若有募款能力的單位,才有領破案獎金、吹冷氣、吃補給品,那豈非造成不同單位間的不公平待遇?警察執行公務,必要費用理當由公務預算編列,並做合理分配,實在不應將財政壓力,再壓在公務繁重的員警身上。

若要求受傷員警賠償車輛的爭議,就在「長官全力募款相挺」的報導中被遺忘了,恐怕未來...
若要求受傷員警賠償車輛的爭議,就在「長官全力募款相挺」的報導中被遺忘了,恐怕未來將有更多員警,在得不到鎂光燈之下,只能默默吞忍。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拿人手短的疑慮

雖然筆者認為,大部分的捐款者,應是出自助人熱心,警友會也經常強調會員的自律。但仍難以避免會有「拿人手短」的情況出現。

許多基層員警都曾經經驗過,在執勤時遇到警友會成員或其親友,試圖以此要求警察網開一面,甚至打電話給長官的情形。而當政府官員幾千萬幾千萬地要求企業捐獻各種基金,來達成政策目標時,又是否會對政商關係有負面影響,亦令人擔憂。

無論捐款者的動機為何,警察日常業務維持越是依賴捐款,執法的中立性就越有被侵蝕的風險。這是看似立竿見影的募款政策,所無法避免的副作用。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財政上能自立,員警才能夠安心執法。

回歸制度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如果首長們都很清楚目前有哪些不足之處,該做的不該是全力募款,而是該致力於制度改革與充實預算,必要項目如設備、獎金、訴訟與醫療就養,就應該回歸政府體制處理。如此方能維持制度的公正、透明、永續以及執法中立。

當然,民眾的熱心相當可貴,但捐款應僅是作為個案救急或是補充作用,而非經常性的倚賴捐款支應必要費用。應該做到就算沒有捐款,警政體系仍能正常運作,且員警皆受到充分支援。

更加根本的,恐怕是改善警察的應勤裝備以及勞動條件,降低因公傷亡的風險。警察工作固然有其風險,但風險可以降低、控管,別把警察過勞倒下的悲劇當作必然,長官再厚的紅包都比不上健康的身體,任何勞動者都值得一個安全的勞動環境。

圖為新北市長朱立倫至新北市政府警察局發放賀歲紅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新北市長朱立倫至新北市政府警察局發放賀歲紅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