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夾縫中的台灣:台裔日本議員蓮舫雙重國籍事件的省思

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正逢黨主席選舉,其中呼聲最高的台裔背景參議員蓮舫卻因雙重國籍...
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正逢黨主席選舉,其中呼聲最高的台裔背景參議員蓮舫卻因雙重國籍身份引起議論。 圖/路透社

日本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即將於九月十五日舉辦黨主席選舉,而三位候選人中呼聲最高的,是有台裔背景的參議員蓮舫。但從政多年的蓮舫,在選舉期間卻突然首次被質疑雙重國籍問題,蓮舫一開始主張在取得日本籍時已經放棄,但又於十三日的開記者會表示,在台灣外交機構查證後,發現自己仍有台灣籍,將重新辦理放棄手續,引發許多議論。

蓮舫的父親為長居日本的台灣人,母親為日本人,而日本的舊國籍法中僅允許父親為日本籍的子女,可取得日本籍。因此蓮舫雖在日本出生長大,卻直到一九八五年,在修法放寬雙親其一為日本籍者,即可取得日本籍之後,才在十七歲時取得日本籍。

由於日本對雙重國籍的禁止僅是訓示規定,並無罰則,相關法規亦僅要求議員須具日本國籍,因此無論蓮舫有無台灣籍,在法律上並無問題。然而蓮舫的相關發言與申請放棄台灣籍的動作,被部分台灣媒體與政治人物解讀為「嗆台灣不是國家」、「對台不友善」、「台日關係惡化」等等。

平心而論,蓮舫的國籍在法律上既不成問題,很明顯是政治鬥爭居多。然而若從台灣的立場出發,除了隨日本政爭起舞之外,蓮舫的雙重國籍風波,其實反映出了台灣的夾縫處境,更有許多值得我們省思之處。

解讀外國政治,別再一廂情願

在報導與解讀國外政治時,立足本土的觀點固然重要,但也必須避免太過一廂情願,陷入自我中心的謬誤。以蓮舫為例,過往台媒總大幅報導她是「台灣女兒」,似乎認為她必然「親台」。以致於這次蓮舫正式放棄台灣籍,不少台灣人似乎有種被背叛的感覺。

然而作為政治家,放棄掉被批評的雙重國籍,也是可想見的危機處理。再說蓮舫對台日關係的影響,並不取決於「台灣女兒」的稱號或其國籍有無,而是作為日本重要政治家的政策見解。未見於此,逕自將台灣認同投射於蓮舫身上,甚至加以撻伐,不僅失焦,也可能無謂地傷及了往後的雙方關係。

同時,本次對蓮舫雙重國籍問題持批判態度者,也不乏一向將「台日友好」掛在嘴上的「親台」人士。若真的是「台日友好」,那麼持有「世界第一親日國」台灣國籍的蓮舫,理當不至於有什麼賣國或不忠的問題。然而在攻擊政敵的大好材料之前,「台日友好」也頂多值一句「我不討厭台灣,但是……」的開場白罷了。

這再次提醒了台灣人,所謂「親台」或「台日友好」並不是理所當然的無條件相挺,而仍然是現實政治排序下的產物。當然,筆者並非否定台日間有許多珍貴的情誼,與共通的信念存在,但這與政治現實並非互斥。無論是政府或民間,深入而務實地理解不同對象「親台」的脈絡,誠心但也謹慎地對待彼此的關係,實為小國台灣求生存的不二法門。

蓮舫的父親為長期居日的臺灣人,母親為日本人,但受限於日本舊國籍法限制,蓮舫直至1...
蓮舫的父親為長期居日的臺灣人,母親為日本人,但受限於日本舊國籍法限制,蓮舫直至17歲才取得日本國籍。圖為2013年蓮舫回臺南白河尋親。 攝影/記者邵心杰

蓮舫回臺其間由臺南市長賴清德接待,展現台日雙邊友好關係。 攝影/記者邵心杰
蓮舫回臺其間由臺南市長賴清德接待,展現台日雙邊友好關係。 攝影/記者邵心杰

一個中國之下,沒有休兵空間

蓮舫事件的另一個與台灣有關的爭議,來自於對「一個中國」政策與法適用的解讀,亦即在中日建交後,台灣人是否適用於中國法的問題。

目前官方立場上,日本政府確實是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同時日本政府也了解將台灣人適用中國法的窒礙難行之處,因此在法律實務上「看情形」使外交承認問題脫鉤,將台灣人與中國人區別對待,但並不形諸明文,以免損及對中關係。

實務運作的曖昧與隱晦,加上一般日本人對兩岸問題的陌生,還有部分傳媒的報導方式,讓此問題喧騰一時。雖然最後顯然日本政府並未改變見解,但也再次凸顯台灣人在外國的法律處境,其實是處於相當不穩定的狀態,操之於他國政府手中。

近年來中國致力將「一個中國」落實於國際的法律實務上,肯亞案即是著例。「現狀」隨時可能變動,若缺乏憂患意識與具體作為,小則被穿小鞋,被迫忍受媒體的錯誤報導或國籍欄上的「中國」,大可至國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故不可不慎。

全球化時代中,該重視同一還是追求多元?

蓮舫在十七歲前從父姓謝,取得日本籍後則從母姓齊藤,結婚後從夫姓村田,因此對其使用名字「蓮舫」,而非姓氏「齊藤」、「村田」進行政治活動,再加上蓮舫的台灣血統,與曾至中國留學的背景,即有人批評蓮舫不是真正的日本人,質疑其「忠誠」。此一論調,與日本採取屬人主義並嚴格限制歸化的國籍政策一樣,均十足反映出了日本以國家與父權為中心,重視「同一」的性格。

但越是講究純粹性,就越容易對多元造成排斥與壓迫。在這次事件中,即有與日本人結婚的韓國女性投書表示,自己在婚後保持國籍與姓氏,但在日本卻屢屢被質問既然與日本人結婚,為何不改姓?為何不歸化?而小孩也必須在父母的國籍中選擇其一。在全球化的時代下,國際間的遷移與通婚將會越來越常見,為何自己的小孩必須對父母親的其中一國證明:「我是『真正的』日本/韓國人,不是韓國/日本人!」,而不能驕傲的說:「我是日本人,也是韓國人!」

反觀台灣,雖然作為移民之島,但現行國籍法不僅歸化要件嚴格,定有「品行端正」此類不確定要件,且依舊以「國家忠誠」為由,要求外國人需要放棄原國籍,才能夠歸化。其背後的思考,與這次批判蓮舫的論調一致,是希望保持台灣人的同一以及純粹。然而這樣的政策,不僅在實務上造成許多欲歸化者的程序困難,更是要求歸化者割斷與母國的連結。

筆者曾有機會就此與內政部官員交換意見,最後承辦人結論道:「我們有權選擇要怎麼樣的國民!」的確,擁有台灣籍的我們,有權也有責,選擇這個國家的方向,包括國籍政策。台灣身處亞洲諸國的夾縫中,未來的出路是貫徹「台灣人」的同一性,要求「國家忠誠」,還是尊重並珍視在這個島上所交會,每一份多重的血緣與認同,這個選擇,值得我們細細思量。

蓮舫的國籍爭議提醒了臺灣人,國籍政策越是講究純粹性,就越容易對多元造成排斥與壓迫...
蓮舫的國籍爭議提醒了臺灣人,國籍政策越是講究純粹性,就越容易對多元造成排斥與壓迫。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