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無疾而終或遍地開花?日本反安保運動的下一歩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社運與在野聯盟的成績單:有進步,但仍不及格

7月10日的日本的參議院選舉,除了攸關執政黨自民黨是否能取得修憲所需的參院三分之二席次之外,從311核災以降復興的社運力量匯聚而成的市民連合,終結了日本在野黨多年的分裂局面,促成在野聯盟整合,其與執政聯盟的對決亦備受關注。

從實際的選舉結果來看,在野聯盟確實發揮了成效。在上屆改選時,應選人數為一人的31個一人區中,在野黨僅獲得2席。而本次改選在一人區全數整合推派統一候選人之下,在野聯盟在32個選區中獲得了11席。在區域選舉的總席次方面,聯盟中的四個在野黨席次上次僅有28席,這次則是獲得44席。

但就結果來看,雖然執政聯盟的自民黨與公民黨席次並未能跨過三分之二,但只要加上支持修憲的無黨籍議員,修憲派仍舊比三分之二門檻多出三席,並未達成「阻止修憲派超過三分之二」的目標。

另一方面,雖然選前SEALDs等學運團體疾呼年輕人出來投票,這又是投票門檻下降至十八歲後的第一次全國選舉,但最後不僅投票率只有54.7%,僅比上次選舉微幅上升2.09%,而且根據民調顯示,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仍維持過往支持自民黨的傾向。也就是說,「提高年輕人政治參與」並且「以新增年輕選票打倒自民黨」的目標,也並未成功。

選前SEALDs等學運團體疾呼年輕人出來投票,最後不僅投票率只有54.7%,僅比...
選前SEALDs等學運團體疾呼年輕人出來投票,最後不僅投票率只有54.7%,僅比上次選舉微幅上升2.09%。 圖/取自SEALDs臉書

▎論述上的弱點:「護憲法」難敵「拚經濟」

執政聯盟在本次選舉打的算盤,是強調「拚經濟」,避免在修憲議題成為對決焦點。而在野聯盟所採取的對策,則是強調修憲的危險性,希望把焦點拉回憲法問題。但此一策略的弱點,就在於會給選民「在野黨無法拚經濟」的印象。在選前我曾有機會就經濟政策請教一位民進黨的前眾議員,他回答:「其實民進黨的勞動、學費與長照等政策,都與經濟相關,年輕人債少了,收入多了,就會消費,經濟就會好。但民眾仍然不覺得這些是「經濟」政策。「安倍經濟學」就算已被證明無效,只要一直喊,民眾還是覺得自民黨才會拚經濟。」

而在野黨所設定的主戰場憲法問題上,長久以來是以「修憲」對決「護憲」的格局,而非兩種修憲案的對決,也就是在野黨並無朝進步方向「修憲」的打算。在選前SEALDs的文宣中,也一再強調「安心投給在野黨,反正什麼都不會改變」、「對毀憲的自民黨版本無須對案,反對即可。」策略上是要爭取「維持現狀」派的中間選民,針對自民黨不斷挑起「選有共產黨的在野聯盟會搞革命」的不安進行消毒。但也容易讓選民質疑,為什麼要投給一個「什麼都不打算改變」的政黨?而自民黨選後面對避談修憲的批評,則回應:「在野黨不提對案,無法充分討論,我們覺得很遺憾。」此一回應雖有推託的成份在,但消極的護憲策略,未能在論述上強化對決,讓選民對憲法議題的危機感,壓過拚經濟的考量,或許也是本次論述上的敗因之一。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組織上的弱點:「轟炸機」難敵「地面部隊」

回顧歷史,在1960年6月的反安保抗爭之後,有感於深化民主的需要,有許多學生組成了「大家一起守護民主協會」,在暑假發動了「歸鄉運動」,矢言回到故鄉播下民主的種子,然而他們卻一頭撞上了所謂「地方之壁」。

返鄉學子們發現自己在東京抗爭的安保議題,故鄉的人們並不關心。而自己在階層屬性與人際網絡上,也與在地人格格不入。最後歸鄉運動雖然獲得了部分成效,也有助於學運成員的自我反省與發展人際網絡。但一到開學,卻無人願意承擔組織經營,最後協會宣告解散,「讓想做的人自己做」。在缺乏組織後援,加上同年10月大選自民黨成功操作經濟牌後勝選,讓學運的動員能量大受打擊之下,歸鄉運動僅再撐了一個寒假,就此夭折。

這次的學運也面臨類似的困境,從首相官邸前抗爭誕生的SEALDs,在其他地方的分部,是倚賴在地學生組織後主動「加盟」的方式,雖然得以快速擴張。但缺點是組織鬆散,活動範圍也其實相當有限,缺乏主動開疆闢土的能力。抗爭與宣傳方面雖有聲勢,但碰到考驗實際總動員力的選舉,組織上的弱點就暴露無遺。

一位負責助選的民進黨朋友分析道:「學生、學者像轟炸機一樣巡迴各地演講,確實有人氣也有曝光。但我們長期跑地方的都很清楚,如果在地沒有組織經營,透過地面部隊把聽眾轉成票,自民黨組織票動員下去,還是輸。」而另一位也參與助選的公民團體朋友則認為:「雖然市民連合透過輿論壓力,促成了在野聯盟,但在地方黨部層次,如果沒有在地公民組織監督,團結只會是表象,就算候選人整合成功,助選時私底下扯後腿的事情並不罕見。」

巡迴各地演講確實有人氣也有曝光,但如果在地沒有組織經營,透過地面部隊把聽眾轉成票...
巡迴各地演講確實有人氣也有曝光,但如果在地沒有組織經營,透過地面部隊把聽眾轉成票,自民黨組織票動員下去,還是輸。 圖/取自SEALDs臉書

▎展望:無疾而終或遍地開花?

在執政聯盟取得足夠席次後,修憲可說是勢在必行。而面對終需拿下「拚經濟」羊頭,正式推銷「修憲」狗肉的自民黨,無論對在野黨或社運勢力而言,日後終需一戰,在這次的成果下,也大可一戰。若把眼光放遠,想要促成再次政黨輪替,讓安倍下台不只是遊行口號,在論述上正面迎擊安倍經濟學,並積極提出修憲及應對國際情勢的對案,在組織上透過選舉與運動的既有基礎深入蹲點,並積極培養運動與參政的後繼者,進一步爭取近半數沈默的年輕選票,恐怕都是必須下的苦工。

然而在敗選之後,各黨在選前壓下的黨內反彈聲浪正蠢蠢欲動,在外促成在野聯盟的SEALDs,也正式宣佈將在8月15日解散。雖然主要領袖都宣稱:「期待各地成員們都能作為個人繼續努力。」然而從歸鄉運動的歷史經驗得知,所謂遍地開花,並不會因為把組織解散而自動發生,反而是需要組織長期運籌、傳承與分工的產物。若要克服前述在野勢力在論述以及組織上的難題,更非解散後的靠幾個知名領袖就能辦到。

聽到SEALDs的解散消息,有個學生在臉書上寫下:「SEALDs要解散了,但安倍還在,修憲還在,你,打算怎麼辦呢?」反映了這些初出茅廬學運青年的共同心聲。新世代要如何回答這一題,或許將在未來幾年,左右日本的命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