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的嗝嗝老師》:寶萊塢又一省思教育的催淚好片

圖/取自Hichki
圖/取自Hichki

身為教學資歷七年的大學講師,在教師節前夕搶先看到《我的嗝嗝老師》(Hichki),不免「嗝外」有感,很開心今後除《三個傻瓜》(3 Idiots)和《心中的小星星》(Taare Zameen Par)外,又多出一部省思人本教育的優質印度電影。

校園春風化雨的題材何其多,今年八月的暑假檔就出現兩部,其一是港片《大師兄》,功夫巨星甄子丹在片中褪下葉問長袍,扮演化身高校教師的前特種部隊退役師兄,把重機騎進校園以另類方式感化頑劣學生;其二則是台片《王牌教師麻辣出擊》,該片乃十多年前夯劇《麻辣鮮師》的電影版,謝祖武重執教鞭扮演史上最鬧教師許磊,再次以幼稚又無厘頭的獨特教學方式重振聲名狼藉的高中棒球隊。

妥瑞症的非典型教師

《我的嗝嗝老師》的主人翁奈娜和上述兩片中的教師同屬非典型教師,不過她並非身懷絕技或者行事作風有違常理,而是從小深受妥瑞症所惱。奈娜雖然擁有傲人學歷,卻不願接受父親安排進入銀行,反倒執意成為一名教師,在耗費五年歷經無數次面試遭拒之後,她終於在自己的母校找到工作,沒想到卻是平均每個月都要氣走一個班導的放牛班老師。

電影在前二十分鐘很快速地交代了奈娜在成長過程中因妥瑞症而受到的誤解和委屈,她人生中的關鍵轉折是某次全校性集會時她發出奇怪聲音,校長請她上台,原本以為自己會當眾挨罵,但校長卻要她向大家介紹妥瑞症,並問她希望大家如何看待自己。寫到這裡,我相信一定有人想起一部美國片《叫我第一名》(Front of the Class),裡頭也有類似的情節。

《叫我第一名》改編自真人真事,主角是患有妥瑞症的布拉德寇恩(Brad Cohen),他撐過了24次的面試失敗,憑著己身努力及堅持不放棄的精神,最終成為一名合格教師,而且還是首位當選全美最佳教師的妥瑞人。

事實上,《我的嗝嗝老師》雖然購買了布拉德寇恩的自傳翻拍權,但是又不想完全照本宣科複製貼上,所以利用前面二十分鐘向《叫我第一名》「致敬」,後面就開始自行發揮,結果不僅長出自己枝葉,還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這必須歸功導演Siddharth Malhotra找到了一位優秀的演員拉妮穆科吉(Rani Mukerji)。喜愛寶萊塢片的觀眾對於拉妮穆科吉這個名字想必不陌生,出身電影世家的她,拜寶萊塢天后表姐卡祖兒(Kajol)之賜,甫出道便拿到大片極夠份量的女二角色。先天好運加上後天努力,拉妮的演技實力逐漸得到市場與評論認可,接連與多位天王級男星搭檔演出之餘,也費心尋求突破性的角色,例如《走出黑暗》(Black)堪稱她的人生轉捩點。2014年,拉妮嫁給寶萊塢另一個金光閃閃的寶萊塢世家,成為王牌製片阿迪亞喬普拉(Aditya Chopra)的妻子,婚後呈現半退隱狀態,《我的嗝嗝老師》是四年來唯一主演的電影作品,可想而知倘若不是題材角色太有挑戰性,應該請不動她重出江湖。

圖/取自Hichki
圖/取自Hichki

奈娜的第一課

十多年前,拉妮穆科吉在最青春貌美的時候接演《走出黑暗》,詮釋因多重生理限制差點放棄自己的倔強女孩,幸得寶萊塢巨星阿米塔巴屈臣(Amitabh Bachchan)扮演的老師耐心引導,總算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十多年後,走入婚姻身形體態步入中年的拉妮,猶如傳承般地接演《我的嗝嗝教師》,詮釋克服自己生理缺陷勇敢面對逆境的教育工作者奈娜,她的挑戰是要讓一群來自貧民窟的孩子重新對自己產生信心、對別人敞開心扉、相信這個世界仍有希望,妥瑞症在此成為她最好的教學範例。

奈娜教育學生的第一課,是正視噪音。她告訴學生,妥瑞症令自己在公共場合無法克制地頻頻發出惱人噪音,她選擇正向樂觀看待,別人有疑慮或者恐懼也可以理性與對方溝通;相形之下,學生們在校園裡種種無法無天的行徑,其實也是另一種噪音。學生們發出噪音的理由,可能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可能是想吸引大人們注意,也可能是虛張聲勢為了自保,但是不管理由為何,奈娜希望學生在上課的時候卸下武裝,做出改變。她拿粉筆舉例,如果寫黑板的時候發出刺耳的噪音,只要角度偏一點,或者將頂端折斷一點,再來寫字就順暢多了,噪音馬上不見。而這正是做出改變。

在奈娜與學生過招的過程中,除了來自校方行政高層的蓄意阻撓,本身生活在舒適圈的她也逐漸意識到這群生活在貧民窟的孩子與自己在階級上的不同。所以她不只要翻轉教育,更要翻轉階級,她鼓勵學生,學習才有機會改變自己的未來。

當然,奈娜在經濟上的無虞,並不是意味著人生就此順遂,她同樣有自己的問題需要處理。例如她認為父親從小到大都不認可她,每每自己的妥瑞症在公共場合造成難堪的時候,父親當下的反應往往令她受傷。這恰是《我的嗝嗝教師》這部電影最耐人尋味之處。奈娜的妥瑞症,與班上學生的貧民身份,在此形成了一種對應,妥瑞症成為更普世的人生困境之某種隱喻。

與妥瑞症共存,與妥瑞症和解,甚至將它轉化為自己獨特的優勢——奈娜以妥瑞症為引,藉此拉近自己和班上學生之間的距離,並以此鼓勵孩子,即便他們在教學資源上處於相對弱勢,也可以將阻力化為助力,善用貧民窟的生活經歷,將之轉成學習過程中最務實的後盾。

圖/取自Hichki
圖/取自Hichki

寶萊塢的在地化強項

寫到這裡,我想岔個題,聊聊1995年的《危險遊戲》(Dangerous Minds)。因為《我的嗝嗝老師》對於奈娜如何春風化雨的描述,令我想起這部九十年代經典師生片。此片主人翁是蜜雪兒菲佛(Michelle Pfeiffer)所飾演海軍陸戰隊退役的菜鳥高中老師,她用Bob Dylan的歌詞教學生讀詩,以各種創意的方式落實生活即學習,引導這個身處龍蛇雜處區域的學生走向正途。從《叫我第一名》到《危險遊戲》,《我的嗝嗝老師》向全球觀眾展示了寶萊塢電影真正厲害之處,其實不是在於創新,而是在於仔細咀嚼消化然後將它接上地氣。

《我的嗝嗝老師》有著典型寶萊塢電影的特色,故事通俗易懂,角色塑造立體(就連與放牛班站在對立面的「反派角色」都獲得細膩關照),節奏明快流暢,即便對話中塞了不少老生常談,但是導演Siddharth Malhotra和一群優秀的演員賦予這些「人生金句」極其真實的溫度。

最重要的是,這部電影如同《三個傻瓜》和《心中的小星星》那般,懷著滿滿的良善和誠意去反映並回應社會,它不只獻給所有設身處地為學生著想的第一線教育工作者,同時也向那些在迷霧中願意為你指引方向的天使明燈致上最高的敬意。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