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19台灣電影的三個關鍵字:政治寓言、小清新沒落、新演員爆發

《返校》劇照。 圖/影一提供
《返校》劇照。 圖/影一提供

2019年過去了,不只是2019單一年度的結束,同時也是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結束。我先前已經在《端傳媒》的專文中,透過圈選10大片單兼提出個人對台片的幾點簡要觀察,在這篇年度回顧中,我將會著重在2019台灣電影的幾個現象分析。

年度10大台片及2010年代10佳

且容我先節錄在上述專文中所列舉的個人年度10大台片,以及2010年代台片10佳。

首先,這個名單是我於2019年在戲院正式商映的近50部台灣電影中選出來的10部台灣電影,其中《疑霧公堂》是電視電影(公視新創電影)、《金魚》則是動畫短片,以上兩片只在台北單一戲院限量放映。至於蔡明亮執導的紀錄片《你的臉》,則和同樣在中山堂拍攝的短片《光》聯合放映,戲院只有光點華山和高雄市電影館。

2019年度10大台片

  1.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傅榆,2018
  2. 《返校》,徐漢強,2019
  3. 《陽光普照》,鍾孟宏,2019
  4. 《你的臉》,蔡明亮,2018
  5. 《灼人祕密》,趙德胤,2019
  6. 《樂園》,廖士涵,2019
  7. 《下半場》,張榮吉,2019
  8. 《大餓》,謝沛如,2019
  9. 《疑霧公堂》,李運傑,2019;《金魚》,王登鈺,2019
  10. 《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張作驥,2019

《灼人祕密》劇照。 圖/岸上影像提供
《灼人祕密》劇照。 圖/岸上影像提供

接下來則是從2010-2019年在台正式商映約莫500部台灣電影中,列出我個人覺得最具代表性的10部作品。我承認我有點貪心,最終列了11部,其中包含一部短片,以及加碼一部只在影展放映過的電視電影《川流之島》,因為它們好到我實在無法割捨。

2010-2019年台片10佳

  1. 《賽德克・巴萊》,魏德聖,2011
  2. 《郊遊》,蔡明亮,2013
  3. 《刺客聶隱娘》,侯孝賢,2015
  4. 《大佛普拉斯》,黃信堯,2017
  5. 《父後七日》,劉梓潔、王育麟,2010
  6. 《築巢人》,沈可尚,2012
  7. 《日常對話》,黃惠偵,2016;《幸福路上》,宋欣穎,2017
  8. 《川流之島》,詹京霖,2017
  9. 《血觀音》,楊雅喆,2017
  10. 《返校》,徐漢強,2019

這些年觀察台灣電影,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在意「現實感」這三個字。縱觀上述片單,除了藝術高度,也以電影與現實的連結是否觸動我作為準則。

所謂的「與現實連結」,不是非得取材真實,或者將故事背景設定在當下,而是我期望台灣電影能夠讓觀眾有多一點共感——那可能是來自共同歷史文化經驗的情感共鳴,也可能是對於日常細節深刻表達所形成的共通默契。

2019的台灣,從電影到電視,從春天上映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到秋天的《返校》和《陽光普照》,再加上連續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和《俗女養成記》所引發不同層級、不同切入的討論,正是緣於此。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劇照。 圖/七日印象提供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劇照。 圖/七日印象提供

《返校》劇照。 圖/影一提供
《返校》劇照。 圖/影一提供

關鍵字一:「政治」寓言

2019的台灣電影特別政治,《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和《返校》就不用說了。大家都知道前者的導演傅榆因為在金馬獎領獎時的一番言論,讓中國影人紛紛撇清與金馬獎關係。2019年的金馬獎中港影人多數缺席,但複審評審還是提出一份有觀點、有格局的入圍名單。

雖然目前論斷金馬獎是否將要「去中國化」還言之過早,但是這連串風波很明白讓大家知道,如今再也不是「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的年代,而是「藝術即是生活,生活即是政治」。《我的青春,在台灣》能夠感動無數台灣人,在於紀錄者傅榆和被攝者陳為廷、蔡博藝所形成的一種「後太陽花」共同體的微妙連結。

至於《返校》,表面上是電玩改編的類型敘事,但類型只是吸引觀眾去看電影的藉口。作為一部恐怖片,《返校》約莫80分,但是作為一部結合台灣近代史和類型敘事的商業作品,它在經營角色情感之餘力求技術提昇,且對於著墨政治毫無閃躲,這對於向來懼怕碰觸政治的台灣電影來說,是非常大的突破,甚至放到2010-2019的十年回顧裡頭,也絕對有一席之地。

此外,未知是否因應2020台灣總統大選,2019年橫空出世了兩部政治片,其一是上半年的《幻術》,其二是下半年的《祭旗》。前者由久違銀幕的廣告導演符昌鋒執導;後者則是由過去擅拍飛行題材,也曾與人合導白色恐怖電影《天公金》的王重正執導。

《幻術》以陳水扁爭取總統連任時遭遇的319槍擊案為發想,大膽做出一個陰謀論的假設。姑且不論背後出資、編劇的人真正意圖為何,符昌鋒在美術、攝影和音樂上的用心不容置疑。此片故事背景橫跨近代50年,從日治時期的年少李登輝講到21世紀的總統民選,時代氛圍有模有樣,選角和表演雖偶而流於大悶鍋式的表面奇觀模仿,但仍有一定的說服力。

奧利佛史東的政治推理片《誰殺了甘迺迪》對於《幻術》有所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符昌鋒的問題不在於要把片子拍成好萊塢山寨的幾成像,而是讓「觀眾」成了這個劇本最後考慮的對象,導致觀眾在觀看時的情感無從投射,而這個陰謀論最終也就像是劉姥姥逛大觀園般草草完結。

相形之下,《祭旗》的目標觀眾非常明顯,針對性也很強烈。《祭旗》跟《返校》恰好處於天平的兩邊,整部電影也在回應《返校》的slogan——你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返校》所要想起來的,是白色恐怖時期,個體生命被國家機器假愛國之名所遭受的身體和精神上的迫害;《祭旗》則是透過八個年過50的軍校同袍的重逢,以公路電影的方式找回他們念茲在茲的中華民國。

王重正久未拍片,近年戮力推動「台灣52」創作計畫,首發是講述女機師題材的文藝片《3904英呎》,這回《祭旗》則是走同學會路線的公路搞笑悲喜劇。這兩部片的製作成本並不高,但是兩部電影都有著比窘迫製作預算更結構性的缺陷,即便題材與時下台片相較算有新意,但毫無電影感的場面調度以及流於肥皂劇的情節鋪陳,仍舊讓人興致缺缺。《祭旗》欲以類型敘事導入特定政治訊息的企圖,自然無法達成。

《江湖無難事》劇照。 圖/華映提供
《江湖無難事》劇照。 圖/華映提供

關鍵字二:小清新沒落

說到類型,2019年台灣電影的類型發展頗為多元。

《返校》以外,票房最好的類型片是主打恐怖靈異喜劇的《第九分局》。雖然此片在人物建構和敘事節奏上還有很多瑕疵,但不可否認從演員到世界觀的建立,仍有其討喜新鮮之處。《江湖無難事》亦然,混搭喜劇、黑幫警匪再加上《一屍到底》般對於電影銀幕內外虛實交錯的熱血感性歌詠,在台片中相當少見。

台灣擅長的校園小清新今年則有《一吻定情》和《陪你很久很久》。前者是《我的少女時代》導演陳玉珊進軍中國力作,技術與敘事節奏有明顯提昇,但是過多對岸元素的刻意置入,讓台灣觀眾對於此片少了投入感。

後者則是拍過新型態警匪類型劇《鑑識英雄》的賴孟傑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電影有濃烈的90年代日港片情懷,拍得算是流暢好看。挑大樑的李淳、邵雨薇和擔任配角的蔡瑞雪表演各有可觀,但就是整體稍嫌老派。

在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過了整整八年之後,已經又隔了一個世代的觀眾想要的應該不只這些,他們期待的應該是例如近期玩弄錯轉時空,而席捲兩岸的夯劇《想見你》那樣的愛情片。

《大餓》女主角蔡嘉茵。 圖/一晌電影提供
《大餓》女主角蔡嘉茵。 圖/一晌電影提供

許光漢在《陽光普照》裡表現出色。 圖/甲上提供
許光漢在《陽光普照》裡表現出色。 圖/甲上提供

關鍵字三:新演員爆發

2019年是新演員爆發的一年。

《陽光普照》的巫建和、溫貞菱和劉冠廷皆入圍了金馬獎,就連沒入圍的許光漢初登銀幕,同樣表現出色令人難忘。劉冠廷另外在短片集《致親愛的孤獨者》和《瘋狂電視台瘋電影》皆有搶眼表現,其表演幅度之廣、感染力之大,說是我心中年度最優秀演員也不為過。

幾部強調男孩群體的電影如熱血籃球片《下半場》、監獄音樂成長片《樂獄》和刻劃更生人群體的《樂園》,范少勳和馬來西亞的原騰因此獲得金馬獎新演員提名,其他如朱軒洋、林哲熹和張哲豪的表現亦不該小覷。

《返校》奠定了王淨和曾敬驊各自「國民學姐」和「國民學弟」的地位,台灣少見深入肥胖女性內在情感的《大餓》則是征服不少女性觀眾,其中本人與角色幾乎合而為一的蔡嘉茵功不可沒,期待她未來能夠繼續接到突破外型限制的好角色。

小結

最後回到賀歲片,從2010年《艋舺》開啟的本土賀歲片浪潮,在2019這一年終於走到盡頭。豬哥亮仙逝以後,雖然偶有如《角頭2:王者再起》和《花甲大人轉男孩》之類的IP電影在春節檔突圍,但是真正走傳統賀歲路線的片子,無論影片本身質感,或者票房都是一年不如一年。

例如在2019年春節檔三部台片中,節慶感較重的《大三元》及《瘋狂電視台瘋電影》票房表現,還比不上題材一點也不賀歲的《寒單》。到了2020春節,無論是《台北物語2:獲利者》還是《喜從天降》、《你的情歌》、《殺手撿到槍》,早已離「賀歲片」這三個字很遠。

從2010到2019,台灣電影從低谷到高峰,再從絢麗歸於平淡,無論路途如何斑駁,品質不盡穩定,每年總還是能看到對於不同類型的大膽開發,對於既定創作脈絡的嘗試突圍,以及新演員永遠是台灣影視產業最強大的資產,期待他們接下來的發展。

《陽光普照》劇照。 圖/甲上提供
《陽光普照》劇照。 圖/甲上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