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鍾志東/由漢光操演溺水事故,看演習訓練與部隊安全間之抉擇

7月3日,海軍陸戰隊99旅步2營在執行聯興操演預演時,發生突擊膠艇翻覆,造成2死2傷的意外事故。圖非本次翻覆事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7月3日,海軍陸戰隊99旅步2營在執行聯興操演預演時,發生突擊膠艇翻覆,造成2死2傷的意外事故。圖非本次翻覆事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鍾志東,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學博士,現為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與決策研究所博士後研究)

國軍年度最重要軍演的「漢光36號」演習,從2020年7月13日至17日,進行為期5天4夜三軍聯合防衛作戰的實兵實彈操演。

令人遺憾的是,海軍陸戰隊99旅步2營在7月3日執行聯興操演預演時,發生突擊膠艇翻覆,造成2死2傷的意外事故。這不僅引起社會大眾關注軍演的風險性,更引起部分人士對軍演課目與台灣防衛計畫是否相符的質疑。

事故發生後,軍方表示聯合登陸作戰演習將依計畫進行,而聯興操演仍於16日於屏東加祿堂進行,但「突擊艇舟波運動科目」將取消。在事故調查釐清前,原訂演習課目因意外事故取消,或有其實際考量的需要,不過這也凸顯軍方決策當局面臨的挑戰:演習訓練與部隊安全兩項重要任務間,何者優先的抉擇。

當政治正確壓倒軍事專業

理想的狀況是,演習訓練與部隊安全同時能兼顧,但現實上,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軍事演習本來就充滿著高風險性,特別是實兵實彈演習中,意外傷亡事故,更是難以避免。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2019年以〈美軍死於訓練多於戰鬥行動〉的報導指出,根據美國國會調查報告,作戰經驗豐富且於全球執行任務的美軍,在2006年到2018年間,死亡的現役軍人中,有16.3%是死於戰鬥,但意外死亡則高達31.9%,其中又多與戰鬥任務無關。

據該份報導,以2017年為例,美軍死於訓練中的人數,幾乎是死於戰鬥中的四倍之多。這項驚人的統計數字顯示,在「演習視同作戰」要求下,軍事演訓的高危險性,是一般民眾所未察的事實。簡言之,演訓的難度與頻率越高,部隊安全面臨的風險就越高。不同的國家與軍方主事者,在此兩難下,面對演訓與安全間平衡點的選擇,因此也產生不同的領軍風格文化。

相較於戒嚴威權統治時代軍事優先的思維,在台灣政治民主化後,已為政治優先的考量所取代。軍事的弱勢,或許正反映軍事必須服膺政治領導的民主原則。但台灣在民粹主義氛圍下,政治的正確性,往往碾壓了軍事的專業考量。

以兵役制度為例,面對中共不放棄武統的軍事威脅,台灣要以小博大,但卻在政治考量下,以「國軍專業化」的軍事改革名義,揚棄行之有年全民皆兵的「徵兵制」,而改採志願為兵的「募兵制」;此不僅有違國內外多數軍事專業建議,而台灣社會是否具備自我防衛的決心,亦因此而備受質疑。

此種政治民粹主義下的軍事弱勢,也反映在國軍演習訓練上。演訓時,國軍在「不擾民」為原則下,演訓的區域、課目、時間與頻率,其實早已大受限制與影響。但地狹人稠的台灣,軍事演訓又怎麼可能「不擾民」?因此國軍為求演訓順利進行,必須花費極大額外的精神與努力,進行所謂的地方「敦親睦鄰」工作。

然而,軍事演訓是根據敵情威脅而訂,試問「敦親睦鄰」這項有實無名「課目」,在戰時的意義又是為何?社會大眾都期待,國軍能以小擊大、以弱勝強,使台灣免受中共武力脅迫,但其對國軍的軍事專業,又給予多少的空間與尊重?

軍事演習本來就充滿著高風險性,特別是實兵實彈演習中,意外傷亡更是難以避免。 圖/軍聞社
軍事演習本來就充滿著高風險性,特別是實兵實彈演習中,意外傷亡更是難以避免。 圖/軍聞社

演訓意外為精進戰技必要之惡

根據《國軍軍語辭典》,「軍事演習」的定義是:「在假設戰鬥狀況下,對戰術、戰技、勤務支援及政戰等原則,予以運用與演練;其目的為提高部隊戰力,並藉以測驗作戰計畫與戰術原則之可行性,以及新武器與技術之適應性與研究發展之成效」。

以此次「漢光36號」演習為例,在依據當前敵情威脅與未來戰爭型態想定下,訂有「戰力保存、聯合防空、濱海決勝、灘岸殲敵、重要目標防護、封港布雷、灘岸阻絕、反空降、反機降作戰及反特攻、反突擊」等主要操演課目,其中更首度驗證去年剛成立陸軍「聯合兵種營」,在三軍聯合反登陸作戰中的組建效能。

考量此次漢光軍事演習之目的性、嚴肅性與風險性,這也是為何國防部要強調「國軍從不作秀」的立場,否則國軍這每年耗費龐大人力、物力與時間最重要的漢光演習,豈不真成了銀樣蠟槍頭,虛有其表、華而不實的表演秀?

《孫子兵法》講道:「兵者,國之大事也。 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國防安全戰略當然有辯論的空間,但軍人決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國軍更不會拿國家安全當兒戲,民眾也不應低估國軍的智慧與努力。

面對政治壓力,國軍應堅持專業立場,做對的事,並把事做好。在軍事是政治的延伸現況下,國軍當今面臨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凸顯軍事專業,並將不必要的政治干擾降至最低。以演習訓練與部隊安全平衡點的斟酌為例,如果是抱著政治上「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保守心態,基於部隊安全,在考量避免演訓意外優先思維下,演習訓練需求的頻率、強度與真實性,勢必被犧牲。

相較下,如果秉持軍事上「勇於任事,實事求是」的專業態度,願意承擔演訓安全意外隨之而來的政治壓力,積極不懈地操演部隊,必將精進國軍戰力。

此次海軍陸戰隊於漢光預演發生意外事故後,面臨社會各界壓力,樂見國防部能挺直腰桿,秉持「為戰而訓」與貫徹「求精求實、從嚴從難」的原則,以強化國軍的戰備訓練。古有明訓:「慈不掌兵」,戰爭是對人性與社會最嚴厲的試煉,部隊主事者應視部隊演訓意外,為精進戰術戰技的必要之惡,切莫因此投鼠忌器。社會民眾對此,亦應予以支持肯定。

面對兩岸敵我軍事失衡的事實,如果國軍在平時,即欠缺必要而嚴格之演訓,這又如何期待能在戰時,發揮以寡擊眾的不對稱戰力?面對軍演意外傷亡,軍中應該學習的是「承擔與降低演訓風險」,而不是為避免風險,對演訓採相較消極的態度。

國軍當今面臨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凸顯軍事專業,並將不必要的政治干擾降至最低。 圖/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臉書
國軍當今面臨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凸顯軍事專業,並將不必要的政治干擾降至最低。 圖/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臉書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