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空喙哺舌?談柯文哲的「台北城市博物館」計畫

台北市長柯文哲參加北捷「心中山生活節開幕」,慶祝捷運雙連站爵士廣場正式啟用。 圖...
台北市長柯文哲參加北捷「心中山生活節開幕」,慶祝捷運雙連站爵士廣場正式啟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選舉將至,熟悉「網紅政治學」的台北市市長柯文哲最近推動包含北投、大稻埕、城中、艋舺、城南等五處的「城市博物館」,宣示要把具歷史意義的建築與街區打造成沒圍牆的博物館。

消息宣布,固然有人相信,但是許多文化人對於這位自稱「最會唬爛,未來可以主持脫口秀」,文化政策輕諾寡信,經常跳票的市長可是了然於心,柯市長的「城市博物館」到底是貨真價實?還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讓人質疑。

筆者認為柯市長的「城市博物館」是空喙哺舌,說空話、畫大餅的成份較高,很多是用既有的前朝東西,包裝成新政績。說白了,就是坐享其成「割稻仔尾」,令人聯想是否為柯文哲個人為了挽救文資頻跳票形象的急就章。何況,這筆錢也非花在重要文化與環境議題的刀口上。

究其實,台北市所稱的「城市博物館」,並非是柯文哲率先提出的。此外,「城市博物館」在台北市的定義也不夠明確,但卻經常淪為選舉的政治工具。因此我把台北市長口中的「城市博物館」略作整理,敘述如下。

馬英九、郝龍斌的城市博物館聚落

馬英九在台北市長任內就曾提出「城市博物館聚落」,不過沒有付諸實行。郝龍斌任內持續規劃,而「城市博物館聚落」的位置,就坐落在圓山的台北市立兒童育樂中心。

由規劃案內容來看,郝龍斌的「城市博物館聚落」必須是以展館為主的,是有圍牆的,是必須購買門票的,這種「城市博物館聚落」的缺點是很難將生活與文化串聯起來,是屬於園區型的博物館,嚴格來說更不是所謂的「聚落」。

「城市博物館聚落」計劃預計斥資超過12億,柯文哲上任後表示經費太高喊停,但是事情並非這樣單純,因為1897年日本治台期間,伊能嘉矩、宮村榮一就知道圓山是重要遺址,可是當時社會普遍欠缺考古專業知識,陸續還是蓋了動物園及兒童遊園地。1954年台大在此試掘,發現大量考古遺跡,後續又有不少的研究案證明重要性,因此1988年經內政部評定為國家一級古蹟,2006年正名為國定遺址。

要在國定遺址上有開發行為,是要經過嚴謹程序,避免危害到遺址,郝市府沒有等到中央文化部文資局回文,就好大喜功的辦理城博開工儀式,導致馬、郝時代已支付規劃費用就像丟進淡水河的新台幣,「回~不~來~了」。柯文哲任用的文化局副局長田瑋還特別強調,「(郝市府)整個過程都沒有按程序走。」根據中央與台北市文資委員的劉益昌教授說法,圓山遺址在花博期間就被郝市府破壞,但是當時市府卻駁劉益昌教授資料不實。

2015年9月柯市府宣布圓山兒童樂園用地改為圓山遺址自然景觀公園。不過這些年來自然景觀公園幾乎毫無動靜,文化政策淪為擦脂抹粉的「作文比賽」。郝龍斌時期斥資1.6億整修圓山坑道館歷史建築,也荒廢兩年成廢墟,如今選舉到了再編740萬元工程費,表示今年中要開館,但是只聞樓梯響,年中是否營運?大家就等著看吧!

郝龍斌時期斥資1.6億整修圓山坑道館歷史建築,已荒廢兩年成廢墟。 圖/聯合報系資...
郝龍斌時期斥資1.6億整修圓山坑道館歷史建築,已荒廢兩年成廢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柯文哲的城市博物館計畫

2015年柯市府宣稱郝龍斌時期的城市博物館案並非終止,並表示,未來城市博物館將搭配市議會舊址設定地上權開發案異地回饋呈現,柯文哲的首任文化局長倪重華就宣布城市博物館聚落歸納北市七個場所,包含市議會舊址做「城市願景館」,其次為剝皮寮,第三為士林北投區的北投生態園區,第四為中山大同區的「新芳春茶行」,第五為大安文山區「煥民新村」,第六為內湖南港區「南港瓶蓋工廠與北流的文化館」,第七為松山信義區「松菸」。顯然計畫又與2018年4月說的「城市博物館」包含北投、大稻埕、城中、艋舺、城南等五處內容略有不同,兩相比較可以發現至少南港瓶蓋工廠、松山信義區「松菸」沒有被列入。

無論是七個場所或是五個場所,這些計畫都顯得不夠用心。而柯文哲自己也清楚,並且詮釋說:「城市博物館並非指要新建博物館,而是將整個社區規劃為博物館。」但是實際操作上卻有點荒謬,以下就是我對柯文哲城市博物館計畫的觀察。

不是「城中」的城中博物館

柯文哲指出,從中山站到雙連站範圍的城市博物館將規劃為「城中博物館」,可是「城中」對於老台北人是指台北府城的範圍,套入今天的位置大約就是「忠孝西路+中山南路+愛國西路+中華路」,四路馬路圍起來的地方,如果搭乘計程車,老一點的司機應該都知道是在這範圍。柯市長該不會市長任期都快要結束了,還不清楚何謂老台北的「城中」?把中山區稱為「城中」,其實是歷史的錯亂,是指鹿為馬。

根據柯市府說法,位於中山區的「城中博物館」計畫是花1億多把中山雙連段帶狀公園改造案連結,包含景觀、親子空間及串聯赤峰街文創與周邊文史地標,並且改良爵士廣場,目標是在10月的「白晝之夜」活動前,將「城中」城市博物館的面貌呈現給大家看。

明治29年(西元1896年)臺灣臺北城之圖。 圖/取自《穿越時空看臺北-古地圖舊...
明治29年(西元1896年)臺灣臺北城之圖。 圖/取自《穿越時空看臺北-古地圖舊影像文獻文物展》

可是中山雙連段、赤峰街文創,推廣「無牆博物館」已經有很久歷史,郝龍斌時期當代藝術館就利用社區營造方式將藝術引入社區,某種程度來說中山雙連段活化、赤峰街文創是老舊社區改變的成功案例之一,這區域過去不會強調老房子沒價值,但是,如果只是把爵士廣場跳舞空間變大、把原本平價書店變成誠品與變百貨美食街就叫城市博物館?那也太小看市民的智慧。

而中山區的文化資產這三年多來,可以說是悲慘連連。在地理上接近柯文哲口中「城中城市博物館」的陳茂通宅(紅葉園)文資審議沒有通過,未來是被拆、被移都還是未定數,現在處境是棄嬰

同時,此區附近的市定古蹟當代藝術館(台北市政府舊廈)、中山藏藝所(古蹟臺北市政府衛生局舊址)竟然都沒被提入計畫內,完全沒有考慮當代藝術館多年來對社區營造的經營,該不會市長認為當代藝術館行政區是大同區,所以不劃入?但是中山藏藝所標榜給身心障礙團體表演的空間,怎麼也沒被提到?更遑論年年舉辦蔡瑞月舞蹈節的蔡瑞月舞蹈社。

中山區這些年來也有所謂民間版的「文資被拋棄博物館」,中山橋、鐵路局機務段員工集合宿舍群、圓山兒童樂園都可以歸屬到這類,命運十分悲慘。

例如沒有能力處理中山橋的柯文哲,口出狂言說:「如果他是「『獨裁者希特勒』,早就『咚咚咚」』把橋敲走,反而是『文資份子』難處理。柯強調這事情得私下講,『不如趁哪次颱風夜黑風高,用淹水還什麼理由』,把中山橋處理掉!」

位於中山區建國北路的鐵路局機務段員工集合宿舍群,2007年登錄歷史建築,台北市文化局幾乎忘了自己是主管機關,未嚴加督導,也不勸導無償撥用,如今不少屋樑塌陷,內部堆積垃圾,陰暗的角落成了尿急族的臨時廁所,這樣的文化主管機關不算怠惰嗎?

又如圓山兒童樂園,台北市文化局的田瑋副局長之前指郝市府:「整個過程都沒有按程序走」,好像柯市府很關心遺址,現在選舉到了為了選舉搶成績,自己也未經文化部審議就將圓山景觀公園發包,事實上整個圓山兒童樂園建築是未達到報廢年限標準的,可以再利用,偏偏柯市長讓這地方閒置三年多養蚊子。

中山區建國北路鐵路局機務段員工集合宿舍群內部現況。 圖/作者自攝
中山區建國北路鐵路局機務段員工集合宿舍群內部現況。 圖/作者自攝

圓山兒童樂園建築大致上都屬於堪用狀態,無奈閒置三年多養蚊子。 圖/作者自攝
圓山兒童樂園建築大致上都屬於堪用狀態,無奈閒置三年多養蚊子。 圖/作者自攝

開發至上的城中區毀滅博物館

至於原本的台北府城的城中區,現在是滿目瘡痍,台北舊市議會原本是清代考棚舊址,是清朝洪騰雲基於公共利益捐建,洪家後代子孫洪致文教授曾經提出這棟建築文化資產價值論述,無奈柯市府不願再考慮,連立面意象保留都免了,還主動幫財團代拆。不僅過程中流標五次,大降權利金,連分回面積都從四成變兩成,周柏雅議員就批評市府自取其辱,如今這片土地變成了三井不動產要蓋飯店,昔日殖民台灣的大財閥又回來了。

針對舊市議會,洪騰雲後人洪啟宗便表示,「北市財政局目前招商土地下疑有台北城牆區域內清代遺址遺構、及清朝明道書院遺址;但是市府招商文件並無告知招標人,未盡招標義務。」

而城中亮點的北門,之前為了世大運剪綵,發生展示內容錯誤百出,如今混淆視聽的中國進口的黃砂岩還放在廣場繼續讓市民歷史錯亂。旁邊的古蹟北門郵局後方也將出現五十層和三十層高樓,無視拆除高架橋後的國定古蹟北門,未來將被高樓遮蔽。而西門(寶城門)的碑被破壞了,至今也沒有修復或是重新另立。

還有台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菊元百貨也是公民耗盡全力才保存下來。一個對文資不友善、把歷史都拆光,或是遮蔽住的城市,當然注定記性不好。

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於舊台北市議會大樓勘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於舊台北市議會大樓勘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北門在目前過了正午,已經被附近建築物陰影遮蔽,未來高樓林立,狀況可能更淒慘。 圖...
北門在目前過了正午,已經被附近建築物陰影遮蔽,未來高樓林立,狀況可能更淒慘。 圖/彭稚評提供

柯式北投城市博物館

其實北投生活博物館的概念,民間至少提出了二十年,如今柯文哲擬串連捷運新北投車站周遭三處公園及五處博物場館,打造「北投城市博物館」,柯文哲還列舉了中心新村、新北投車站及北投製片廠……等文化資產,試圖增加該計畫的合理性。

但是,中心新村是用文化部「再造歷史現場」的方式進行,中央文化部補助兩億經費,可是對於文化部的計畫,台北市最初第一階段竟然沒將此案提出,還是立委關切後才執行,被文資團體形容是補票上車。

異地重組的新北投車站,市長宣稱做工很細又漂亮,但是工藝美術很現實,民眾會比較,而且不到八個月竟然疑似漏水,塗上很醜的防水漆,只能說見證文資錯亂

至於北投製片廠本來也是逃避文資審議,企圖全數拆除,後來遭中央文資局反對市府才進行審議,此案剛過世的紀錄片導演洪維健也數度表示呼籲市府重視文化保存,表示「我們不需要再多一個松菸」,而即使這個空間最後被文資手法保留,然而卻在市府招商規劃構想中,回饋市府(甲方)的空間僅有250坪,這樣真的有以市民為主嗎?

異地重組的新北投車站,柯市長宣稱做工很細又漂亮,但是工藝美術很現實,民眾會比較。...
異地重組的新北投車站,柯市長宣稱做工很細又漂亮,但是工藝美術很現實,民眾會比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失根無心的城南城市博物館

讓柯文哲暢談城南城市博物館計畫的紀州庵,文化界的人應該都知道內部經歷大幅改建、也遭逢火災,這個建築因為爾雅書房總策畫林貴真一封信而得到保存,在2004年成為市定古蹟。

但是平心而論,這是幸運的,也非柯文哲功勞,因為若發生在柯市府時期,比照他對於俞大維故居的態度,如果沒有抗爭大概難逃被拆除的命運。而郝龍斌時期公民提報登錄為文化景觀的蟾蜍山,卻在柯市長任內同意國防部在範圍區內蓋高樓,形同文資失守。

同樣讓人遺憾的是城南城市博物館也忽略了嘉禾新村、以及被火燒的南菜園,尤其是嘉禾新村文化局普查註明深具價值,柯市長選前承諾全區保存,選後竟然跳票,這也難怪被人批評是失根而無心的「城市博物館」

文化局普查註明嘉禾新村深具文資價值,柯市長選前承諾全區保存,選後竟然跳票。 圖/...
文化局普查註明嘉禾新村深具文資價值,柯市長選前承諾全區保存,選後竟然跳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柯式艋舺、大稻埕老街區的城市博物館

談論起台北的老街區,在柯市府主政下無論是艋舺、大稻埕都有類似的問題,即將升格為國定古蹟的艋舺龍山寺,後方即將出現高樓,天際線不保。捷運艋舺龍山文創區因為規畫不當,造成人潮低迷,廠商棄標,文創空留虛名。

往來台北城通往大稻埕的主要通路上的北門彰銀最後無法成為文化資產,注定拆除變成高樓,這些對歷史風貌的品質都有一定影響。

無論柯文哲的地方文創或是城市博物館計畫,在艋舺、大稻埕可以說是「郝規柯隨」居多,柯文哲萬華學打鐵,並非獨創,早在郝龍斌時期台北市文獻委員已經舉辦「台北技藝、記憶台北」奠定基礎。青草巷的推廣更是多年。

柯文哲參加大稻埕迪化1920變裝遊行活動,說要把大稻埕變成台北城市博物館中最佳代表,可是由文獻就知道,這活動是郝龍斌時期就有的,智商157的柯市長可能是故意忘了提郝龍斌。

其實城市博物館既然標榜沒有圍牆,那重點就是人、社區、文化、區域歷史、生態的關係,把這些放入公共領域,思考生活物件與生活方式如何被展示,如何成為收藏就非常重要,辦活動只是手段,重點是文化紮根,使社區民眾以自己居住地方為榮,是否真正要有一個「城市博物館」的名稱並非那麼重要。

尤其是台北市有十二個行政區,應該是區區都是城市博物館,不必拘泥於五個,平常若不珍惜,選舉到了再用包裝來行銷,那套句常用的閩南語俗語,早晚龜跤會趖出來

柯市長萬華學打鐵,並非獨創,早在郝龍斌時期台北市文獻委員已經舉辦「台北技藝、記憶...
柯市長萬華學打鐵,並非獨創,早在郝龍斌時期台北市文獻委員已經舉辦「台北技藝、記憶台北」奠定基礎。圖為柯市長拜訪三秀打鐵店、老濟安青草店等老店。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