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麗的宜蘭,醜陋的官僚——礁溪天主堂建築群強拆事件

礁溪天主堂裡頭的「文聲復健院」被拆除,外觀嚴重毀損,仍可見「文」字懸掛牆面。 ...
礁溪天主堂裡頭的「文聲復健院」被拆除,外觀嚴重毀損,仍可見「文」字懸掛牆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6年間,曾有旅遊業者舉辦全台最美家鄉風景的票選活動,在50萬人的投票參與中,宜蘭脫穎而出,成為台灣之最。

然而,不過幾年過去,宜蘭人或許覺得曾經的家鄉變得陌生,即便回到故鄉,卻仍像異鄉人般。現在的宜蘭塞車已成常態,高樓竄起,農地被假農舍取代,原本的地景有了很大的變化,而雪隧開通後所帶來的人潮,摩肩擦踵地將宜蘭擠得水泄不通,使宜蘭失去恬靜之美。宜蘭的美,正快速消失中。

宜蘭曾經媠噹噹

宜蘭是否美?見仁見智,我認為宜蘭能被票選為全台最美的家鄉風景,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文化與自然互動下的文化聯想,清朝時期的宜蘭蘭陽八景就有:龜山朝日、巃嶺係煙、西峰爽氣、北觀海潮、石港春帆、沙喃秋水、蘇澳蜃市以及湯圍溫泉。這些都是文學家筆下的蘭陽景觀,或許這就是郁達夫說的「江山也要文人捧」。美景與藝術家一直相輔相成,李榮春黃春明等文學家在這樣的環境中被滋養,而後表現在藝術作品上,成就了宜蘭專屬風格。

另外,宜蘭的美來自於人的堅持,尤其是宜蘭出了一個力抗六輕的陳定南縣長,他曾說:「如果討人喜歡與受人尊敬無法兩全,我寧願受人尊敬。」也因為他阻止六輕,所以這裡曾經保留一片好山、好水、好風光。

我認為宜蘭的美感是一種慢活的體感,就像坐著平快的火車,吟唱著《丟丟銅仔》歌詞,唱著:「火車行到伊都,阿末伊都丟,唉唷磅空內。磅空的水伊都,丟丟銅仔伊都,阿末伊都,丟仔伊都滴落來。」或是慢慢欣賞濱海日出、聽濤;或是觀稻浪、在竹圍下乘涼吹風,若能配上濃郁青蔥味的蔥油餅,更好不過。

宜蘭之美:礁溪天主堂建築群

台灣最美的人的風景是人,同樣的,宜蘭最美的風景中自然也有人,如過去長年於天主教礁溪天主堂(聖若瑟天主堂)服務的神父修女,他們的「美」是其中具代表性之一。那樣的「美」,則需要礁溪天主堂等有形文化資產來訴說。有空間也才有歷史,有了歷史,記憶才得以喚回,而「美」也才有機會被表述、記憶與存放。

「美」是對感觀的感受,即便礁溪天主堂與世界遺產德國科隆天主堂的美截然不同,以外觀來看,科隆天主堂高聳入雲,還有精美的彩繪花窗玻璃,漂亮的石刻雕柱,同時歷史悠久,而這些礁溪天主堂通通都沒有,但礁溪天主堂就不美了嗎?

礁溪天主堂興建至今,歷史僅僅55年,多數人形容它的外觀是「罕見的扇形結構教堂,彷如天主展開雙翼擁抱子民」;也有學者看到戰後現代建築的藝術史價值。不過就外在表象而言,它確實不若科隆天主堂那樣高聳,且做工精美華麗。

文聲復健院的「溫泉水療池」幸運逃過一劫。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文聲復健院的「溫泉水療池」幸運逃過一劫。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荷蘭籍神父羅文思來台奉獻半世紀,宜蘭縣長林聰賢於2013年頒發榮譽縣民證。 圖/...
荷蘭籍神父羅文思來台奉獻半世紀,宜蘭縣長林聰賢於2013年頒發榮譽縣民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我由一些歷史資料查詢,得知礁溪天主堂在1963年完工,1968年增設三間折板樣式教室成立慈惠幼稚園,1971年增設文聲復建院,設立全國第一座溫泉水療池。這建築當初興建時是礁溪地標,建材很多是台北購來的,隨著礁溪快速發展,如今顯得樸拙。

礁溪天主堂至今有許多「美」的故事仍待發掘。1960年代至1970年代的台灣,宜蘭醫療十分匱乏,當時小兒麻痺症肆虐,政府也束手無策,因此天主教會在宜蘭礁溪提供了小兒麻痺孩童治療復健和就學就業的機會。這個關鍵的代表人物就是熟悉閩南語,在台服務超過50年的荷蘭籍神父羅文思,估計礁溪天主堂幫助過一千餘名宜蘭各地的孩童。因此無論是礁溪天主堂、文聲復健院、附屬的溫泉水療池都是台灣醫療史上重要的歷史證物,這個建築群訴說著天主的無私,傳播耶穌愛人的訊息,十分彌足珍貴。

礁溪天主堂它不是華麗裝飾的,它呈現出台灣宜蘭地域性當中,良善動容的真誠美,這種美感經驗是無可取代的,也是獨一無二的;因為美感經驗是包含著「感性」。礁溪天主堂及附屬建築群的存在,訴說著外籍神父們千里渡海來台,無私奉獻的年歲歷史——它見證了跨國界無私的「愛」。

文聲復建院。 圖/Lim Bun-hoa授權使用
文聲復建院。 圖/Lim Bun-hoa授權使用

礁溪天主堂甫落成之初樣貌。 圖/Jyun Ming Lin翻拍、授權
礁溪天主堂甫落成之初樣貌。 圖/Jyun Ming Lin翻拍、授權

故鄉已非故鄉

近幾年,宜蘭逐漸改變了,走出了雪山隧道,剩下的是假農舍、違法民宿,過度開發,濫抽地下水的結果影響溫泉水源,而每逢豪大雨,即有可能受到土石流危害。

位於烏石港遺址旁的蘭陽博物館本來是具有潛力的未來文化資產,是昔日「石港春帆」的眺望點,如今景觀失控冒出一棟29層樓、95米高的高聳高樓。昔日的縣長陳定南阻止了六輕,但是繼任者無法抵擋開發的壓力。現在的宜蘭正如李榮春說的:

不久的將來,住在這裡的亦不再是我們,我們不得不開始漂泊流浪,故鄉已非故鄉。

而日前傳出在文化資產保存審查程序中被強拆的礁溪天主堂,則突顯出宜蘭文化局行政態度如何醜陋的一面。

以該案來說,一旦提報物進入文資審議程序依照《文資法》第20條規定,就是「暫定古蹟」,若破壞「暫定古蹟」,依法可以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上二千萬元以下罰金。可是,怠惰的宜蘭縣文化局卻刻意製造出空窗期,讓其失去「暫定古蹟」的身份,導致礁溪天主堂遭強拆,並且,失去了暫定古蹟的保護傘後,主管機關也僅能依《建築法》輕罰3,000元而已。

本來礁溪天主堂的文資審議結果是全數委員通過登錄為歷史建築,可以有文資法的保護,但是宜蘭縣政府以「提報資料有誤、需要再審」為由堅持不公告。然而,《文資法實施細則》第14條已經規範審議會審議前,應依據文化資產類別、特性組成專案小組。換句話說,也就是文化局必須確認各種基本資訊和價值評估才能進入大會審議。以資料有誤為由不公告,正好顯示宜蘭文化局在作業流程中的疏失,此與民眾提報資料是否100%準確無關。而截至目前為止,宜蘭文化局也依舊說不清到底是什麼資料有誤?

而依規定,文資審議期間以六個月為限,必要時得延長一次。主管機關應於期限內完成審議,期滿失其暫定古蹟之效力,這樣的文資法規是常識。可是宜蘭縣政府對於民眾及文資團體提醒有空窗期的危機,必須展延暫定古蹟身份,故意視而不聞,理由竟然是「需要文資調研案」,若調查未完成,將不具約束力,所以才決議不予展延。

比照彰化振豐源商行、彰化高中日式宿舍、碧雲禪寺文資審議案,其實都有發包進行研究案,不過都在期限內完成調查研究,文資委員會在展延期限內完成文資審議根本不是問題,顯然沒有展延暫定古蹟,這是該作為而不作為,刻意放水,導致被拆除。面對這樣的慘況,只能說這再次驗證了洪致文教授說的,「程序合法地做掉文化資產」。而被拆除的原址,則是見證宜蘭之「醜」的歷史場址。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讓文資恢復宜蘭之美

有文化資產價值的老屋被拆,通常都是開發利益的問題,保護有價值的老屋必須透過整體都市規劃,營造一個友善老屋的空間。

目前文化部鄭麗君部長表示除了現行的補償機制之外,並不排除合理價購私有文化資產,同時將設「設立文化發展基金」,裡頭包含文化資產保存基金,用以突破公務預算的限制與侷限,創造更多誘因。

或許會有讀者質疑,「拆都拆了,還要蓋回去不是多此一舉嗎」?然而,就是因為這些文化資產具有時代性的意義,礁溪天主堂建築群更見證了這些遠渡重洋的異鄉人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無私奉獻,體現人們之間相互扶持、一個人都不能落下的大愛。

以德國的德勒斯登聖母教堂為例,這教堂曾經毀於戰火,慘狀絕對不亞於礁溪天主堂,不過德國人願意花13年的時間,一磚一瓦的拼回修復,這是因為德國人珍惜文化價值。

所以對於礁溪天主堂而言,個人認為,宜蘭文化局有幾件事必須立即做,那就是先行搶救現存於瓦礫堆中的文物,並依法完成審議及公告,對於文化資產保存涉及所有權人財產,要提供專業諮詢,並兼顧文化保存與保障私產權益。

找回宜蘭之美,呼籲宜蘭文化局先從指定或登錄礁溪天主堂為法定文化資產開始。這不僅是找回宜蘭之美,也是喚回行政部門良心第一、且唯一的一步。

德國的德勒斯登聖母教堂修復前後。 圖/維基共享
德國的德勒斯登聖母教堂修復前後。 圖/維基共享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