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全面圍堵中國?拜登政府「太平洋特遣艦隊」的可能與未來

拜登總統上任後,要求五角大廈設立的中國任務小組,已提出數個計畫,要扼止中國的擴張威脅。其中之一,是計畫組建一支常設的海軍太平洋特遣艦隊。 圖/路透社
拜登總統上任後,要求五角大廈設立的中國任務小組,已提出數個計畫,要扼止中國的擴張威脅。其中之一,是計畫組建一支常設的海軍太平洋特遣艦隊。 圖/路透社

近日美國媒體引述消息來源透露,拜登總統上任後,要求五角大廈設立的中國任務小組(China Task Force),已提出數個計畫,要扼止中國的擴張威脅。其中之一,是計畫組建一支常設的海軍太平洋特遣艦隊,以強化美國在西太平洋的軍事力量。雖然報導中強調,目前這些計畫都還沒有定案,仍在討論中,也還未通知國會,但從這個想法,其實可以大略推測,拜登政府的印太政策落實到軍事層面後的可能情況。

效法冷戰時期大西洋常備艦隊?

美國目前在太平洋已擁有兩大艦隊,分別是負責美國西岸安全與東太平洋的第三艦隊,與長駐在日本、責任區涵蓋西太平洋與印度洋的第七艦隊。由於第七艦隊要巡弋的範圍實在太大,之前也曾傳出,美國海軍有意在東南亞組建另一支艦隊。這個新成立的第一艦隊,將負責印度洋、麻六甲海峽至東南亞一帶的海域。既然美國未來在印太地區可能會擁有三大艦隊,為什麼還要組建另一支太平洋特遣艦隊呢?

從已知的報導來看,這一支太平洋特遣艦隊會比較類似於冷戰時期所建立的大西洋常備艦隊(Standing Naval Forces Atlantic)。當時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為了反制蘇聯的巨大威脅,集合盟邦之力,建立了由各國海軍艦艇輪值的大西洋常備艦隊。一般來說,會由參與的北約成員國,輪流派出一艘或兩艘軍艦編入這支艦隊,每次值勤約六個月。艦隊會依照任務需求,擴張或削減規模,在冷戰時期,編制大多維持在十艘軍艦左右。

一直到冷戰結束後,這支大西洋常備艦隊依然存在,改編為北約常備第一海上作戰群(Standing NATO Maritime Group 1 , SNMG1)。同時還成立了北約常備第二海上作戰群(SNMG2)、北約常備第一掃雷作戰群(SNMCMG1)與北約常備第二掃雷作戰群(SNMCMG2),在波士尼亞戰爭、科索沃戰爭時,執行北約的作戰與封鎖任務。也曾進入紅海與阿拉伯海一帶,打擊索馬利亞海盜,維持國際航道安全,並在近年來於地中海執行各種人道救援工作。

美國目前積極拉攏日本、印度與澳洲等國,一起組成新的抗中陣線,雖然屢屢進行雙邊或多邊演習,但仍缺乏一個架構,來整合這些盟邦——畢竟在西太平洋並沒有像北約一樣的組織。因此,組建太平洋特遣艦隊,很有可能成為美國在印太地區建立軍事合作組織的雛型。在美國海軍的主導下,組成一支多國艦隊,由日本海上自衛隊、印度海軍與澳洲皇家海軍等,分別派出作戰或支援艦艇,編入這支太平洋特遣艦隊,在幾個月的輪值時間內,於西太平洋巡弋。

美國目前在太平洋已擁有兩大艦隊,分別是負責美國西岸安全與東太平洋的第三艦隊,與長駐在日本、責任區涵蓋西太平洋與印度洋的第七艦隊。圖為第七艦隊。 圖/美聯社
美國目前在太平洋已擁有兩大艦隊,分別是負責美國西岸安全與東太平洋的第三艦隊,與長駐在日本、責任區涵蓋西太平洋與印度洋的第七艦隊。圖為第七艦隊。 圖/美聯社
冷戰時期所建立的大西洋常備艦隊,現已改組為北約常備第一海上作戰群。攝於2007年。 圖/維基共享
冷戰時期所建立的大西洋常備艦隊,現已改組為北約常備第一海上作戰群。攝於2007年。 圖/維基共享

拉攏太平洋周遭國家圍堵中國

除了美、日、印、澳這四國外,遠在歐洲的北約國家,近來也頻頻派遣艦艇到印太地區。如之前法國的翡翠號核動力攻擊潛艦(SNA Emeraude)與塞納號支援艦(BSAM Seine),就曾訪問關島並進入南海海域。英國的伊莉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打擊群,也已展開印太部署任務,將在下半年抵達西太平洋。今年4月日本與德國進行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的2+2會談時,也一致同意維持印太地區的穩定非常重要,德國將派遣艦艇到西太平洋,與日本自衛隊進行聯合演訓。因此北約國家的海軍艦艇,未來也有可能短暫加入這支太平洋特遣艦隊。

另外,美國過去長期在太平洋舉行環太平洋演習(RIMPAC)。這場每兩年舉行一次的大規模海上操演,會邀請濱臨太平洋的國家參與,包括東南亞、南美洲與大洋洲的國家,如越南、菲律賓、印尼、秘魯、墨西哥、智利等。這些迴異於澳洲、加拿大、日本等海上強權的小型海軍,也會派出一、兩艘艦艇參與環太平洋演習。其主要的原因,除了訓練部隊、參與國際事務,同時也是因為美軍的邀約,加入美國所主導的太平洋安全架構。美國未來會不會依循環太平洋演習的慣例,邀請這些國家加入太平洋特遣艦隊,頗值得觀察。

因為就政治上來說,美國設立這支太平洋特遣艦隊,最主要的目標,是將政治上的抗中同盟,變成真實的軍事壓力——若能展示更強大的同盟規模,對中國的壓力就越大。美國除了結盟日本、印度、澳洲這些區域強權,也不斷說服遠在歐洲的北約成員加入,若能拉攏東南亞、南美洲與大洋洲的國家加入,其政治上的壓力,將會遠遠超過軍事上所展現出來的嚇阻力。一旦美國可以讓更多的國家派出艦艇參與這支太平洋特遣艦隊,就能進一步孤立中國。

就戰略上來說,美國與各盟國之間的聯合演習,舉行的時間都不長,畢竟派遣艦隊出航,是非常花錢的一件事,除了富裕的美國外,多數的國家都無法長期負擔這樣的消耗。反之,中國在東海、台灣海峽、南海等海域,擁有極大的地利之便,因為這些地區就在中國的大門口。而由多國艦隊所組成的太平洋特遣艦隊,由於是採輪值的方式,便可以分擔上述壓力,而且常備艦隊的意思,就代表這支艦隊會全年都處於戰備狀態,除了短暫入港整補外,將不斷在爭議海域進行巡弋,對中國的壓力,不言可喻。

就戰術上來說,擁有一支多國特遣艦隊在西太平洋巡弋,可以暫時彌補第七艦隊艦艇不足的問題。美國海軍因為造艦計畫延宕與預算不足,導致可用艦艇左支右絀,早已經不是新聞。就目前來看,這問題在短時間內難以解決,這也讓成立第一艦隊的計畫受到影響。如果未來太平洋特遣艦隊可以順利組建,將可以大幅分攤第七艦隊的壓力,而且這支常備艦隊,也能擔任西太平洋的快速反應部隊,當出現危機時,在美國調派航空母艦打擊群趕到前,先一步預防事態繼續擴大。

美國過去長期在太平洋舉行環太平洋演習(RIMPAC)。這場每兩年舉行一次的大規模海上操演,會邀請濱臨太平洋的國家參與,包括東南亞、南美洲與大洋洲的國家。 圖/取自RIMPAC
美國過去長期在太平洋舉行環太平洋演習(RIMPAC)。這場每兩年舉行一次的大規模海上操演,會邀請濱臨太平洋的國家參與,包括東南亞、南美洲與大洋洲的國家。 圖/取自RIMPAC
圖為2020年環太平洋演習。 圖/取自RIMPAC
圖為2020年環太平洋演習。 圖/取自RIMPAC

拜登政府的新冷戰將是紙上談兵還是全面對抗?

不過,要組建這樣的多國特遣艦隊,可能會面臨諸多的問題。比如各國海軍的裝備、編制與作戰準則都不一,北約組織過去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來整合,才能形成有效的戰力,如果倉促成軍,便須擔憂會不會變成不堪一戰的雜牌軍?另外,許多國家仍與中國有緊密的經貿關係,是否願意公開觸怒中國,頗有疑問。如果美國登高一呼,響應的國家卻有限,很可能會影響這支太平洋特遣艦隊在政治與戰略上的影響力。

最後一點,是美、中關係雖然已劍拔弩張,但仍未直接爆發衝突或軍事對峙,這支太平洋特遣艦隊並沒有明確的作戰目標,長期下來可能會師老兵疲,無以為繼。

美國如果真的藉成立太平洋特遣艦隊的機會,進一步打造一個西太平洋版本的北約組織,以圍堵中國,那接下來值得注意的發展,是太平洋特遣艦隊組建成功後,這種合作模式會不會擴展到空軍與陸軍?比如建立類似北美防空司令部的組織,以反制中國與俄羅斯軍機對第一島鏈國家的常態化侵擾。或是師法目前北約組織將地面部隊前進部署到波蘭,以防範俄羅斯的模式,也籌組多國地面部隊,部署在衝突熱點附近,以因應南海或中、印邊界的緊急局勢?

拜登政府上任後,一改川普時代單打獨鬥的方式,以遊說、拉攏各國的方式來圍堵中國,這樣的策略會逐步落實到軍事層面,並不令人意外,關鍵在於程度會有多深?是點到為止,在競爭之外仍保持一定程度的合作往來?還是一路建構出類似美蘇冷戰時期的各種防堵架構,雙方壁壘分明,全面對抗?太平洋特遣艦隊的計畫,雖然還只是紙上談兵,但師法冷戰故智的企圖很明顯,恐怕已透露美國對於這場新冷戰的真正態度。

太平洋特遣艦隊的計畫,雖然還只是紙上談兵,但師法冷戰故智的企圖很明顯,恐怕已透露美國對於這場新冷戰的真正態度。 圖/路透社
太平洋特遣艦隊的計畫,雖然還只是紙上談兵,但師法冷戰故智的企圖很明顯,恐怕已透露美國對於這場新冷戰的真正態度。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