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台軍售自走砲案喊停:國軍替代方案能有效強化防禦力嗎? | 王臻明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公共圖書館員》:如何定義公眾?公共場所真的該向所有公眾開放嗎?

美對台軍售自走砲案喊停:國軍替代方案能有效強化防禦力嗎?

美軍M109A6自走砲車。 圖/U.S. ARMY
美軍M109A6自走砲車。 圖/U.S. ARMY

美國政府日前正式通知我國,因生產線吃緊的關係,無法按期程交付台灣所訂購的M109A6自走砲,將中止這項軍售案,讓國軍的砲兵改革計畫受阻。也引發美國是否已經改變對台軍售政策,不願意提供載台式武器系統的疑慮。

國防部對此透露,美方承諾將提供M142海馬斯(HIMARS)多管火箭系統,作為無法出售M109A6的替代方案。不過國內的軍事專家認為,海馬斯雖然是一款威力強大的武器,但無法取代M109A6,國軍採購M109A6是想改善砲兵部隊的自動化接戰能力,這是海馬斯所辦不到的。

美國喊停M109A6軍售案,背後真正的原因為何,外界不得而知,但以海馬斯來取代M109A6,對強化台灣的防禦能力是否有助益,的確有質疑空間。因為台灣之前才採購了11套的海馬斯,再增購雖然能進一步加強反登陸火力,不過陸軍除了已採購的海馬斯以外,還有自製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採購更多的海馬斯恐怕有重複投資之嫌。

不過,美國明知M109A6對我國提升砲兵部隊作戰能力的重要性,卻仍然做出這樣的決定,或許除了產能不足的原因外,美軍本身作戰思維的改變,也是一個重要的關鍵因素。

M109A6自走砲車。 圖/美國陸軍檔案照
M109A6自走砲車。 圖/美國陸軍檔案照

美國正在改變作戰思維

美國海軍陸戰隊之前頗具爭議的改革計畫,除了大幅裁撤主力戰車外,就是將原有的21個野戰砲兵連,精簡到剩下五個,裁撤高達16個野戰砲兵連。這些釋放出來的人力,多數會改編成火箭砲兵連,美國海軍陸戰隊已決定採購更多的海馬斯,使原有的七個火箭砲兵連增加到21個。

未來這些火箭砲兵連除了配備海馬斯以外,還將接收由海軍打擊飛彈(Naval Strike Missile, NSM)發展而來的「海軍陸戰隊遠征船艦阻絕系統」(Navy Marine Expeditionary Ship Interdiction System, NMESIS),具備反艦能力。這說明了由射程更遠的多管火箭與飛彈來取代傳統砲兵,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新方向。

美國海軍陸戰隊會有這樣的轉變,有兩個重要原因:一是傳統砲兵的功能正被許多新型武器所取代,介於短程迫擊砲與長程火箭砲之間的作戰範圍,已被無人機與武裝攻擊直升機所填補。特別是由無人機所延伸發展出來的繞行式械彈系統(Loitering munition system),集偵察與打擊的能力於一體,在戰場上極受青睞,也比傳統砲兵部隊節省更多的人力。如這一次美國援助烏克蘭的彈簧刀無人機(Switchblade),就屬於繞行式械彈系統,只需要兩至三個步兵就能進行操作,在機動性與時效性方面,都遠勝於傳統砲兵。

其次,是美國的戰略重心已經轉移到印太地區,美國海軍陸戰隊更把西太平洋視為未來的主戰場,在作戰概念與部隊編制上,都進行大幅改革以適應這樣的任務轉變。在小型島嶼上,傳統野戰砲兵較難發揮所長,大型火砲系統要運送上岸,也要花費許多力氣,遠不如搭載在兩棲突擊艦或船塢登陸艦上的武裝攻擊直升機實用。

2021年8月16日,美國海軍陸戰隊部署遠征艦攔截系統發射器在夏威夷巴金沙太平洋導彈靶場設施上的位置。圖為NMESIS及其海軍打擊導彈。 圖/U.S. Marine Corps
2021年8月16日,美國海軍陸戰隊部署遠征艦攔截系統發射器在夏威夷巴金沙太平洋導彈靶場設施上的位置。圖為NMESIS及其海軍打擊導彈。 圖/U.S. Marine Corps

特別是海馬斯除了能發射陸軍戰術飛彈(ATACMS)以打擊遠方目標,美國海軍陸戰隊也正在測試,讓海馬斯能發射反艦飛彈,使原本的野戰砲兵轉變成多用途打擊兵力,更符合作戰所需。

美國海軍陸戰隊認為傳統砲兵在西太平洋的作戰環境中派不上用場,這其實也反應出台灣的砲兵部隊為什麼長期不受重視。很現實的理由是海島防禦以海空作戰為優先,台灣長期將國防重點放在建設海軍與空軍,陸軍所能分配到的資源相對稀少。

陸軍過去十幾年來最積極發展的重點,也是武裝攻擊直升機、反裝甲武器與主力戰車,唯一投資在砲兵部隊身上的,是研發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來取代老舊的工蜂6型多管火箭系統。導致砲兵部隊的火砲老舊,射擊指揮管制系統更是遠遠落後。

只是美國海軍陸戰隊作戰思維的改變,台灣是否能直接套用,恐怕會有許多不同看法,國軍長期忽視砲兵部隊的發展,也不是合理的狀況。畢竟台灣本島算是西太平洋上比較大型的島嶼,西部平原地區雖然不算太開闊,但也不像小型島嶼那麼狹小,會讓砲兵難以發揮。

同時無人機與武裝攻擊直升機的操作成本相對昂貴,傳統砲兵的射擊成本則低廉許多,台灣較負擔的起。特別是在缺乏空優的情況,地面砲兵也能支援前線作戰,不像無人機與武裝攻擊直升機容易受到壓制,成為敵方戰機的獵殺目標。

工蜂6型多管火箭,前方特寫。 圖/維基共享
工蜂6型多管火箭,前方特寫。 圖/維基共享

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MK-45。 圖/維基共享
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統MK-45。 圖/維基共享

採購案破局——砲兵部隊改革再思考

平心而論,陸軍想採購M109A6來改善砲兵部隊的作戰能力,是想抄捷徑來解決問題,打算利用M109A6的數位化指揮管制能力,帶領舊型火砲射擊。但這樣的方式是否有辦法解決砲兵部隊的問題,其實一直有爭議。

因美方必需重開生產線,導致單價暴漲,再加上國內預算排擠,讓採購數量驟減到40輛,更讓這個計畫受到各方質疑。如今M109A6採購案已經破局,或許陸軍可以重新思考一下,未來全面改革砲兵部隊的方案,是不是只有採購昂貴的M109A6才是唯一的解方。

事實上,在採購M109A6的計畫定案前,有許多人建議可以考慮M777A1拖曳式榴砲。這款火砲的口徑一樣是155公厘,除了缺少裝甲保護,機動性略遜一籌外,許多性能不比M109A6差,還具備輕量化設計,且價格相對便宜,能最大程度汰換陸軍現役的笨重拖曳式火砲。也可採購升級M109A5+的套件,將目前的M109A2與M109A5升級到性能接近M109A6的M109A5+,價格也比購買全新的M109A6還要便宜。甚至可以爭取引進翻修過的二手M109A6,這些方案雖然都不算完美,但至少能稍解燃眉之急。

阿富汗洛加爾省Charkh區,支援持久自由軍事行動的美國陸軍第10山地師M777榴彈砲。 圖/維基共享
阿富汗洛加爾省Charkh區,支援持久自由軍事行動的美國陸軍第10山地師M777榴彈砲。 圖/維基共享

除此之外,輪型自走砲近年來的發展也很快速。這種採用戰術卡車或輪型裝甲車為載具的火砲,擁有履帶型自走砲的機動性,價格通常介於拖曳式火砲與履帶型自走砲之間,雖然防護力比不上擁有全封閉式裝甲的履帶型自走砲,但價格的優勢受到很多國家青睞。

如日本陸上自衛隊的19式輪型自走砲近期才剛剛服役,中國東部戰區的73集團軍則接收了新型的PCL181輪型自走砲。台灣的中科院也曾展出過自行設計的輪型自走砲,雖然距離國外的成熟產品,還有一段距離,但值得陸軍進一步考慮與投資。

國軍應盡速評估砲兵部隊編制與需求

冷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台灣陸軍砲兵部隊的窘境,並非短期所造成,這是長期的內外因素所致。

國軍在全力補強砲兵部隊所需的裝備外,也應該參考國外的例子,評估目前砲兵部隊的規模編制是否符合作戰需求,並籌獲正在逐步取代傳統砲兵的新型武器。如支持中科院全力研發類似繞行式械彈系統的火紅雀無人機,或儘快解決將120公厘迫擊砲安裝在雲豹輪型裝甲車上的問題,以有效支援聯兵營作戰。

如果國造武器的性能真的不符合陸軍需求,就儘速展開外購的規劃,繼續原地踏步,無疑是最糟的選擇。

M109A6自走砲車。 圖/路透社
M109A6自走砲車。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