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面對威脅不再只是亞洲四小龍:南韓的軍力復興之路

2021年12月13日,南韓總統文在寅在澳韓雙邊峰會會談後,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美國、中國和北韓原則上同意「正式宣告韓戰結束」。 圖/法新社
2021年12月13日,南韓總統文在寅在澳韓雙邊峰會會談後,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美國、中國和北韓原則上同意「正式宣告韓戰結束」。 圖/法新社

南北韓的歷史揪葛

南韓總統文在寅於2021年12月13日在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的澳韓雙邊峰會會談後,與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美國、中國和北韓原則上同意「正式宣告韓戰結束」。

韓戰於1950年6月25日北韓跨越38度線南下入侵南韓開始,6月27日美國參戰,7月7日聯合國軍參戰,9月初北韓朝鮮人民軍憑藉蘇聯武器優勢及人數軍力差距,3日內攻破漢城(即現今首爾)並將美韓聯軍圍困在釜山四周,直到9月15日美軍在仁川登陸反而截斷朝鮮人民軍的補給退路,一舉扭轉戰爭情勢,並於10月1日越過38度線北上反攻,10月16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雙方在38度線前後拉鋸交戰,最終於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轉入長期對峙狀態。

韓戰的發生改變了整個東北亞的情勢,韓戰時南韓的軍隊表現不盡理想,因此戰後極力擺脫相關陰影,幾十年以來,朝鮮半島的情勢不斷變化,從韓戰後冷戰後期美中的關係改善以及北韓導彈軍力的快速發展,到近年中國快速軍事現代化的威脅,美中又重新轉成對抗態勢,都促使大韓民國動態重新審視其國防戰略,不斷調整其軍事能力和投資重點。

由於近年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DPRK,北韓)對巡弋飛彈和彈道飛彈發展能力的持續投資及成果,促使大韓民國(ROK,南韓)建立了一個三層防禦計劃,包括「戰略目標打擊」、「韓式飛彈防禦」以及「顛覆性反應」。「戰略目標打擊」目標是利用長程精準打擊武力將北韓飛彈發射前摧毀;「韓式飛彈防禦」則是利用多層次的探測、追蹤、短距離攔截飛彈,於北韓飛彈擊中目標前加以摧毀;「顛覆性反應」則是當北韓的飛彈攻擊被攔截阻擋之後,針對北韓的領導階層以長程精準武力進行斬首式打擊。基於「戰略目標打擊」策略,南韓於2017年部署了戰區高空防禦飛彈,也稱為薩德系統用以防禦北韓的中短程彈道飛彈,由於其X波段雷達監測範圍達到兩千公里,因此引起中國極大的反彈。

2018年,時任美國總統川普以節省預算為由單方面取消了每年例行的美韓演習項目,但此舉卻沒有降低北韓的敵意,北韓並沒有重啟談判的意願,加上COVID-19疫情的爆發及美中之間對立的白熱化,從東北亞至東南亞的區域情勢並未緩和,反而成了新冷戰局勢對奕的區域。

圖為長津湖戰役中撤退的美國海軍陸戰隊。 圖/維基共享
圖為長津湖戰役中撤退的美國海軍陸戰隊。 圖/維基共享

《朝鮮停戰協定》簽署現場。 圖/維基共享
《朝鮮停戰協定》簽署現場。 圖/維基共享

大韓民國的國防改革2.0

2017年,首爾通過了一項名為「國防改革2.0」 (Defense Reform 2.0)的部隊現代化計畫,該計畫旨在藉由通過限制韓國對外國國防進口軍武的依賴,改善其國防工業基礎,整合新興技術加強軍力來支援其國防戰略。該計劃將優先考慮採購韓國公司建造的各式先進武器系統,包括陸基飛彈防禦系統,戰甲車、戰鬥機和輕型航空母艦。另外,「國防改革2.0」中還提高了軍事人員的福祉,並發展應對從網路戰到化學和生物武器等非傳統威脅的能力。

「國防改革2.0」計畫也針對韓國在戰略和作戰層面的重大防禦挑戰進行分析,例如,未來可能的戰爭衝突中的戰術和戰略目標,阻止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參與、美軍可能的支援範圍及程度,以及美韓聯盟內部的分工等,並評估各種軍工能力之間的權衡,確定投資或撤資的領域,將資源分配轉移到不同的預算類別中,並用於假設但合理的軍事選擇,期能在2031年徹底調整韓國的軍事力量結構。

韓國的自製武器計畫

韓國可能會以兩種方式阻止解放軍的參與:迅速擊敗朝鮮武裝部隊,對北方領土建立大範圍控制,以及部署各種可能會威脅到解放軍的武力。為了能快速投射火力到北方,韓國海軍除了現役的獨島號、馬羅號兩棲攻擊艦之外,韓國於2021年1月公開了其輕航艦的設計圖,並開始評估建造或購買核子潛艇的可能性。

韓國空軍在2021年4月公布自製4.5代戰機KF-21獵鷹戰機,預計2028年完成部署。韓國陸軍的K2自製戰車及外銷多國,最近又成功拿下澳洲訂單的K9自走砲,這些都是近年韓國自製武器計畫的成果,不但提高國內的就業率,甚至有初步的外銷成果,也符合韓國國防改革2.0軍隊現代化的目標。

韓國空軍在2021年4月公布自製4.5代戰機KF-21獵鷹戰機,預計2028年完成部署。 圖/路透社
韓國空軍在2021年4月公布自製4.5代戰機KF-21獵鷹戰機,預計2028年完成部署。 圖/路透社

2021年8月,南韓士兵在K2戰車上準備演練。 圖/美聯社
2021年8月,南韓士兵在K2戰車上準備演練。 圖/美聯社

韓國面對的挑戰

為了達成韓國的三層防禦計畫,韓國的輕型航母可以分散韓國空軍基地受到的威脅,同時保有前進武力投射的能力。而核子動力潛艦SSN可以協助海上拒止行動,新的地面車輛具有快速機動能力以迅速到達鴨綠江畔佔據防守位置,同時需要對新式無人載具及遠端精確攻擊飛彈,提高不對稱攻擊能力,指揮和控制(C2)以及資訊、監視和偵察(ISR)等相關領域進行投資。同時韓國軍方需要擴大其後勤能力,以便在曠日持久的衝突中支援地面部隊,並增加其地面部隊的最終兵力,以進行衝突後的維穩行動。

這些大型的軍事研發改良投資計畫都需花費大量的金錢,例如,KF-21的研發經費就高達新台幣兩千兩百億左右,更不要說後續的輕型航空母艦研究及建造費用,以及核子潛艦研究計畫。在後疫情時代全球經濟皆受影響,韓國能否維持之前的經濟增長來持續投入高昂的國防經費?

美國已正式將中國與俄國視為未來長期的競爭對象,同時擴大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對抗,並在印太地區加強拉攏同盟。而韓國與日本尚有獨島爭議及歷史心結,加上兩韓一直期盼有朝一日能大一統,南韓總統文在寅試圖與北韓朝向和平統一的方向協商爭取歷史定位,因此降低美韓之間的軍事合作及演訓示好,卻又未得到正面回報。

在缺乏防守天險以及首爾大部分區域都壟罩在北韓的火箭及大砲的射程威脅之下,美國智庫就提出警告,降低美韓訓練頻率只為了達到某些政治的目的,等於將韓國國家安全置於危險之中,大韓民國未來如何在美、中、俄、日、朝之間立處,將考驗著歷屆韓國領導人。

大韓民國未來如何在美、中、俄、日、朝之間立處,將考驗著歷屆韓國領導人。 圖/美聯社
大韓民國未來如何在美、中、俄、日、朝之間立處,將考驗著歷屆韓國領導人。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