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無人機主宰未來戰場:高加索地區衝突給台灣的警示

藝匠之都史特拉斯堡(下):以繪本跨界時尚的ICINORI

2019年9月,「童里繪本洋行」展出法國版印工作室雙人團體ICINORI系列作品並舉辦專題講座。 圖/作者提供
2019年9月,「童里繪本洋行」展出法國版印工作室雙人團體ICINORI系列作品並舉辦專題講座。 圖/作者提供

▍上篇:

藝匠之都史特拉斯堡(上):來上一堂古書裝幀魔法課

去年(2019)九月,出身「史特拉斯堡裝飾藝術學院」(École Supérieure des arts décoratifs de Strasbourg)的法國版印工作室雙人團體「ICINORI」接受「童里繪本洋行」邀請,首度來台舉辦版畫、繪本及立體書等系列作品展覽與專題講座活動。

由於過去從這間學校畢業的諸位校友當中,有很多都是插畫家、藝術家,因此當他們親臨展覽現場、看到書店裡擺放的那些書籍時,不禁驚嘆這簡直就像是來開同學會一樣親切!

誠如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此城本身即在語言和文化上融合了法國和德國的混血特色。「ICINORI」一詞,亦由法文的「ICI」(這裡)和日文的「NORI」(海草)兩種異質文化的象徵語彙彼此結合,組成一個「其實沒有特別的意思」,卻彷彿不被當下已知事物所侷限,又能影射對未來一切不可知的嚮往,且令人印象深刻的新名詞。

顧名思義,ICINORI兩位成員——法國籍的拉斐爾(Rapheal Urwiller),西班牙和日本混血的真由美(Mayumi Otero)——就像是一對密不可分的創作搭檔及生活伴侶,他們因就讀史特拉斯堡裝飾藝術學院而結識。

2007年在校期間,同樣熟悉並嚮往亞洲文化的兩人一拍即合,遂決定攜手創設ICINORI工作室。當時他們認為,與其一味依賴校內教學環境與師資,不如透過手工自製書籍的媒介方式,直接嘗試與外界互動。由於雙方都喜歡收集古董火柴盒標籤,因此也逐漸對傳統印刷技術產生興趣,並開始四處旅行尋找題材。

聽聞拉斐爾在「童里」舉辦的講座當中回憶,有一次在住居附近散步的過程中,他們無意間經過一家老印刷廠,看到裡面有一台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期的海德堡古董凸版印刷機(Heidelberg Windmill Letterpress),自此便一見傾心,念念不忘。起初他們只把畫作稿件都交給這家印刷廠的老師傅印製,後來終於也忍不住買了一台放在自家地下室。當他們在樓上工作室創作、繪製完成初稿之後,便可隨時走下來現場實驗各種印刷效果。

ICINORI受邀來台舉辦講座。 圖/作者提供
ICINORI受邀來台舉辦講座。 圖/作者提供

「童里繪本洋行」展出ICINORI旅遊繪本Seoul(首爾)與藝術微噴版畫。 圖/作者提供
「童里繪本洋行」展出ICINORI旅遊繪本Seoul(首爾)與藝術微噴版畫。 圖/作者提供

揉合東方與西方的異國風情

成立迄今十多年來,「CINORI共出版了約30本書籍。他們不僅從事獨立出版,也陸續曾在法國《世界報》(Le Monde)、法國《搖滾客週刊》(Les Inrockuptibles)、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富比世》(Forbes)雜誌等知名媒體刊登過作品,甚至還跟法國時尚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簡稱LV)合作發行旅遊繪本,並且參與「東倫敦漫畫藝術節」(East London Comics and Arts Festival,簡稱ELCAF)和「塞納河搖滾音樂節」(Rock en Seine Festival)擔任駐場藝術家。

綜觀ICINORI的作品大多比較偏向小眾、前衛、實驗性質的創作,過去曾經有出版社希望他們考慮製作符合主流市場需求的繪本立體書(印量8千到1萬),但他們卻始終堅持保留少量印刷(一刷2、300本左右)、去無存菁的基本原則(比如畫100張草圖只留下一兩張),以便維持高質感的一貫風格。「當你對待自己越有規則的時候,你可以發揮的自由度反而是更大的」,拉斐爾如是宣稱。

ICINORI的繪本幾乎沒有任何文字,畫面中亦常見有許多的留白,相當具有某種東方禪意,作品配色大膽強烈。拉斐爾坦言十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北歐畫家杜勒(Albrecht Durer,1471-1528)、十八世紀西班牙畫家弗朗西斯科.戈雅(Francisco Goya,1746-1828)、當代英國畫家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1937- ),以及日本江戶時代浮世繪大師歌川國芳(1798-1861)對他們影響甚大。

舉凡我在「童里」購得的ICINORI繪本Et Puis(時序)書中,即可顯見多處飽滿而低彩度的「特別色」印刷,尤其使用了一種相當罕見的藍色油墨,並加以套色疊印做出平面的立體感。畫面裡各種豐富的圖像、符號元素皆充滿著象徵和隱喻,讀者甚至還可以看到作者真由美也把自己畫入作品當中,騎著一隻烏龜穿梭其間。整體構圖畫風,看在歐洲人眼中似乎很東方,但在亞洲人看來卻又很西方。

除此之外,令我最感到驚奇的仍是ICINORI接受LV委託創作的旅遊繪本Seoul(首爾,2019年發行)。他們在2014年到2017年間多次前往韓國首爾進行田野調查,透過每天大量的步行漫遊,深入觀察當地民眾生活的諸多細節,只用雙腳、素描本和相機來認識並發掘這座城市。諸如橘色的傳統韓式建築與計程車,市集攤位上的生鮮魚貨、紫菜飯捲和魚漿黑輪串,顏色艷麗的傳統韓服,地鐵站裡的編繩藝術,夜間街頭的招牌霓虹燈,以及日常空氣中無所不在的韓式泡菜酸味等。

花費了近一年的時間,ICINORI畫下旅程中的一切見聞,完全不用文字,僅以純粹的視覺圖像來詮釋一座城市。這段期間,兩人將所有手繪的草稿素材反覆琢磨推敲、斟酌重組,最後化繁為簡,精煉篩選出近180幅插圖集結成冊。翻覽畫頁之間,交織著復古與摩登、帶有濃厚亞洲色彩異國情調的韓城風景,彷彿躍然紙上。

2018年ICINORI出版繪本Et Puis(時序)封面及內頁插畫。 圖/作者提供
2018年ICINORI出版繪本Et Puis(時序)封面及內頁插畫。 圖/作者提供

ICINORI在《首爾》旅遊繪本中以光化門為主題的圖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LV提供
ICINORI在《首爾》旅遊繪本中以光化門為主題的圖像。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LV提供

印刷本身就是一門藝術

論及ICINORI的印刷版畫最不同於流俗之處,即在於類似絲網印刷的獨特美感,加之特別色油墨交疊的運用,給人一種既可精細也可粗糙的感覺。迥異於一般平版印刷的光澤鮮亮 ,而是一種近乎堅實、樸素感的大地色彩。

據說其靈感來源,乃出自他們早年熱愛收集的古老火柴盒封面,帶點老式的、傳統的、令人懷舊的味道,以及著色於紙張時,介於浸入紙內和浮於紙上之間的那種美妙。

根據以往工作經驗的累積,ICINORI表示一件作品的完成,並不是畫好了圖稿、把檔案交出去就結束了,而是必須要跟印刷廠不斷地溝通,包括紙張、油墨、顏色的調整,同時也要參與整個編輯流程、通路行銷,乃至直接跟讀者見面進行交流。

按拉斐爾的說法,畫家與印刷廠的關係,就好比作曲家寫完了樂譜之後,還需要音樂家演奏出來給觀眾聆聽。ICINORI認為,印刷本身其實就是一門藝術,也需要有天份並且用心去做,有時候遇到問題切記要不吝向印刷師傅討教,他們幾乎都會給出很好的建議,幫整個作品加分。

為了突破既有的用色風格,並將不同的文化融合在一起,ICINORI往往會透過旅行來拓展自己的視野,以發掘新的顏色、新的元素使用於作品中。他們也曾藉著來台辦展的空檔,短暫走訪花蓮太魯閣與台南等地,特別是台南當地為數眾多色彩鮮明的寺廟建築,令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旅行的重要性之於ICINORI,既是取材,也是享受。

在創作生活方面,兩人亦經常藉由模仿對方的畫作風格來了解彼此,有時還會各自扮演編輯的角色,相互批評討論、截長補短。他們不僅致力於畫藝的精進,同時更注重從創思、構圖、繪製原稿到印刷後製的每一個細部過程,並且樂在其中,從而賦予手工書新的意義。他們希望每一本書都是帶著這樣的心意認真做起。

無論版畫、繪本或是立體書,ICINORI的圖像作品既可以遠觀,也可以近看。凝視他們的畫作就像是觀賞平面的舞台劇一樣,當你越靠近,便會看到越多細節。

ICINORI對於物件時而以圖形創作,圖為清溪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LV提供
ICINORI對於物件時而以圖形創作,圖為清溪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LV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