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德國人交通歷險記:從臺灣道路奇觀談公民遵法意識

臺灣的「交通」,讓一位德籍交換生感到非常驚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臺灣的「交通」,讓一位德籍交換生感到非常驚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日前一位甫到臺灣不到1個月的德籍交換學生,跟我分享他在臺灣生活的一些「驚奇」,臺灣的小吃、風景、文化,讓他大開眼界,但臺灣的「交通」,則讓他感到非常驚嚇。

他分享了一個在臺灣搭乘計程車的經驗,來自德國的他,認為那是一個「在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生死交關經驗——「我慶幸我倖存下來了」,他拍拍胸脯,驚魂未定地如是說。

然而,他所陳述的所有恐怖駕駛情節,對於身為臺灣人、有汽車駕照並經常在台灣道路駕駛、曾經承辦過上百件大大小小車禍傷害、相驗過數十件車禍死亡案件的我而言,卻是「再平常也不過的事情」。

讓我們來看看我眼中「平常」、德國友人眼中「恐怖」的事件是什麼。

「歡迎來到臺灣!」

這位德國同學學過數國語言,曾經在歐洲多國旅行,雖然從幾年前就開始學習漢學,但從來沒有到亞洲地區旅行過。恰巧我在年初前往德國時與他認識,於是他決定來臺灣學習中文。他對於臺灣的認識,僅止於課本、網路以及我的介紹。

來到臺灣後,他的生活環境都在大學,出門大多搭乘捷運、公車等大眾運輸工具,搭乘小客車的經驗只有搭過我開的車,由於我過去職業的關係,開車向來嚴守交通規則,所以儘管他在路上曾經看過不少交通違規狀況,但至少駕駛人都是遵守交通規則的,所以他對於臺灣的交通亂象還沒有「現實感」。

前陣子,他跟其他幾位來自歐洲的朋友一起包計程車出遊,可能由於他們都是外國人,中文表達能力尚不足以向計程車司機表達抗議,回來後,他跟我說:「活著真好」、「原來只有搭妳開的車才像在人間」。

以下忠實翻譯他口中「搭乘地獄計程車」的經驗:

  1. 司機不斷胡亂變換車道,行經之處彷若全都變成「賽車道」!
  2. 安全距離大概是0,好幾次都像要撞上前車、行人,我都以為會看到有人要死在我面前!
  3. 我們前往瑞芳、金瓜石、九份山區旅行,彎曲又只有兩線道的山路路段,司機竟然可以在雙黃線超車,我的老天爺(mein Gott)! 竟然逆向行駛!天啊!這是什麼狀況!(講到這裡,他開始尖叫,呈現崩潰狀態)
  4. 計程車司機逆向,路邊也有機車逆向,結果看起來竟然「好像逆向反而才是正確的方向」?天啊!臺灣不是要靠右行駛嗎?
  5. 闖紅燈!我的老天爺!為什麼紅燈可以轉彎?
  6. 面對這路上所見的一連串交通違規與失序狀態,「從頭到尾我都抓著我的安全帶,但是我覺得安全帶應該是毫無功能的狀態(funktioniert nicht),我以為我會死掉!」「我覺得我精神崩潰(Nervenzusammenbruch)了!」

最後,他的結論是:「活著真好」。

我聽完他在嚴重精神崩潰下的經驗分享後,無言以對。因為讓他驚慌失措的狀況,似乎我們早已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沉默了半分鐘後,我尷尬地告訴他:

“Willkommen in Taiwan.”(歡迎來到臺灣)
“Entschuldigung, hier ist Taiwan, nicht Deutschland.”
(抱歉,這裡是臺灣,不是德國)

語畢,他捧腹大笑。

德國的駕駛學校沒有訓練場,所有的練習都在實際道路上。 圖/路透社
德國的駕駛學校沒有訓練場,所有的練習都在實際道路上。 圖/路透社

臺德大不同

我們也討論到考駕照的事情,我們交流了臺、德關於駕照與道路交通狀況的經驗。

德國駕照有多難考,舉世皆知,如〈德國駕照「又貴又難考」給我的震撼教育:台灣,也能嗎?〉文中的經驗談:

在德國,考駕照一定要報名駕訓班:14堂各1.5小時的理論課程須『無一缺席』,經由教練確認道路駕駛能力,並完成12小時的高速公路、鄉間道路與夜晚駕駛等『特殊駕駛』練習,及6個小時的急救課後,才能參與理論與道路考試。

……而讓我最驚訝的,莫過於駕駛訓練——德國的駕駛學校沒有訓練場,所有的練習都在實際道路上:大街、小巷、超市的停車場、高速公路。所有學生從第一堂駕駛課起,就直接坐上駕駛座,在教練的陪同下從路邊的停車格駛出、上路。

我的德國朋友告訴我,他覺得自己對於機器操作不太擅長,所以對於開車有點恐懼,加上還是學生,現階段養不起車子,所以在德國還沒有去考駕照。講到一半,他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突然很興奮地說:「不過我在臺灣待久一點,也許我回德國後就有勇氣開車了。畢竟我經歷過像死亡一樣的事情!」

我忍不住大笑出來,我告訴他,我的經驗恰好相反。我年初在德國進修語言一個半月,「害我回臺灣以後一度以為自己不會開車」。

「我自己過去檢察官生涯中,承辦過大量因為車禍而死傷的案件。我的經驗是——臺灣每個Geisterfahrer(「鬼駕駛」)都比Schumacher(車神舒馬赫)還厲害!」「你們德國人很遜,就算Schumacher來臺灣應該也不會開車。」

朋友再度大笑,還教我一個口語用語的新詞彙——「Geisterfahrer」,直譯為「鬼駕駛」。他解釋,這個詞彙的意思與我所學過的「Falschfahrer」(逆向駕駛,Wrong-way driving)相同,包含在越過雙黃線或在單行道逆向、在救援通道(Rettungsgasse)違規駕駛等,在他們看來這類駕駛人「跟鬼沒什麼兩樣」,所以口語稱之為「鬼駕駛」。

至於闖紅燈、雙黃線上轉彎、大迴轉、腳踏車駛入快車道等重大違規,我在德國很少看到,朋友告訴我,偶爾看到的話,會引起路人撻伐,而且:「重點不是罰單,而是被別人看到違規,是非常尷尬、羞愧的事情。」

酒駕之外,違反交通規則的態樣還有闖紅燈、未保持安全距離、違規搶道、超速等。 圖/...
酒駕之外,違反交通規則的態樣還有闖紅燈、未保持安全距離、違規搶道、超速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差異在於遵法意識

然而,在臺灣,被人看到違規,甚至被警察當場發現開罰單、因為違規出車禍而致人死傷,好像不是什麼羞愧的事情。

在偵查庭中,違規的人講話比檢察官還大聲、還兇狠,甚至不滿檢察官認定他違規,而陳情、申訴檢察官,或在網路上公開咒罵檢察官「恐龍」,也是家常便飯。

我跟德國友人分享了一段過去曾承辦的「被害人自己闖紅燈」案件的偵查庭中對話,我朋友聽得兩眼發直,嘖嘖稱奇:

告訴人:我是老人耶,對方是年輕人,他要讓我!
檢察官:本案是你闖紅燈,才會相撞,不是嗎?
告訴人:我是老人,他要讓我。
檢察官:不是誰先出生誰就先贏,重點是你為何要闖紅燈?
告訴人:啊我就老人家,他要讓啊!他怎麼可以撞我?

在告訴人不斷「跳針」強調他是「老人」,不願意正面回答他到底有沒有闖紅燈、案發現場狀況等重要事實後,終於讓我忍不住想跟他好好「講道理」了。

檢察官:你也怕被撞喔?
告訴人:當然啊!
檢察官:怕被撞的話為什麼還要闖紅燈?
告訴人:……

對於法律的重視與尊重程度,是身為法治國公民應該具有的最基本素養,但很遺憾的是,許多臺灣人最擅長的就不是遵守法律,而是拿著遙控器、手機觀看媒體大肆渲染的酒駕報導,義憤填膺地敲著鍵盤咒罵酒駕犯罪人,高喊「酒駕等於殺人」,接著就會有一群只看得到選票的政務官員跟著起鬨,表示「痛心疾首」、「擬(胡亂)修法」、「從嚴偵辦」。

但臺灣人有沒有想過,在酒駕之外,違反交通規則的態樣還有闖紅燈、紅燈轉彎、未保持安全距離、違規搶道、超速等,自己是不是也「那麼守法」?這一輩子中違反了幾次交通規則?有沒有想過自己沒有出車禍的原因只是因為「好運」?

一個正常的法治國家公民,應該為自己違法的行為而感到羞愧,但我在過去的偵查實務工作中,看到的卻是一群群「理不直還敢氣壯」的人。台灣人喜歡檢討別人違法、犯罪,但當自己違法甚至犯罪時,就會轉過來高喊「司法不通人情」。

正如德國朋友分享的觀點,駕照考試最重要的不是什麼高深技巧,而是「將遵守交通規則當成自然而然的反射動作」,如果違規要「知道羞恥」。也難怪他很疑惑為什麼這些不斷違規的人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地繼續開車、騎車上路,因為這些人理論上應該不配考領駕照。

聽完了他的意見後,我也教了他一句臺灣的流行用語「用雞腿換的駕照」這句中文是什麼意思。

不少計程車、客運、砂石車、貨運等以駕駛為業的職業駕駛有貪快的習慣。 圖/聯合報系...
不少計程車、客運、砂石車、貨運等以駕駛為業的職業駕駛有貪快的習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做生意有需要趕著見閻王嗎?

除了遵法意識外,朋友很疑惑地問我,為什麼這麼多計程車司機喜歡搶快、超速、不斷違反交通規則?

某次我與一位檢察官學長一同搭乘計程車,從上車後,學長就開始計算司機交通違規的次數——數次闖紅燈、未保持安全距離超車、險些擦撞慢車道騎士、雙黃線迴轉等,大約半小時的路程,學長已經計算到忘記精確數字,下車後表示:「至少超過10種違規!」接著,恨恨地說:「這些都是我們地檢署的『潛在客戶』。」

不只計程車司機,也有不少客運、砂石車、貨運等以駕駛為業的職業駕駛有此等貪快的惡習。相信不少國人都有被職業駕駛逼車、以驚險奇技超車的經驗。

我搭載德國朋友夜間在北濱公路依照速限駕駛,遇到一個「疑似被閻王召喚」的貨運駕駛,猛按喇叭、閃遠光燈、逼車。面對此等狀況,我不疾不徐、不慌不忙地無視他,堅持依速限規定駕駛。

然而德國朋友又崩潰了,他問我:「為何妳面對這種瘋狂駕駛狂按喇叭,還能如此淡定?」

我回答他:「在臺灣當過檢察官後,對於各類愚蠢行為都能處變不驚,因為這種愚蠢行徑我看多了,我過去的車禍致人死傷案件,監視器畫面有更多更離譜的行為,而這些人,運氣好一點的是走著進地檢署成為被告,運氣不好的就是躺著進殯儀館讓檢察官相驗。」

我知道臺灣人很想「發大財」的願望。但是為了錢,可以無視法律,連命都不想要了嗎?

依速限行駛說來是尊法意識的一環,但有多少人真的做得到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依速限行駛說來是尊法意識的一環,但有多少人真的做得到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