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什麼?您竟然能把第一次總統辯論聽完?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申論:

宋:乍聽四平八穩,實則不盡理想。形象面上,中華民國的小徽章頗具匠心,但73歲的老將,已難掩皺紋疲態。內容上,標題很多,記憶點少,推論更少,動不動就說:「詳情請看我的官網」,並非辯論場上的良策。辯論講究的是即席的交鋒檢驗,把實質論點細節藏到網路上,選民及其他候選人如何查看檢驗?把辯論會變成官網推廣會,近乎違規。至於點出的六項問題與三大對策,走馬看花,著力不深。「提出的台灣現況問題」與「解決方案」之間充斥著斷層與矛盾,如何超越韓國新加坡?他說要財政紀律,那財政怎麼紀律,他說要控制債務。細想就會覺得奇怪,控制債務的意思,也就是減少公共支出,那哪些公共建設或社會福利要減少?沒講。推動綠能光纖與南進計畫,馬政府也喊很久,改由宋楚瑜來喊口號就有效果?不解。至於居住都更,釋放公有土地云云,換句話說就是跟財團協力開發、變更地目、變賣國土,如何實踐分配正義?最後就是訴諸自己的執行力,對宋省長買單的可能會信,對擴展選票而言,恐怕沒什麼說服力。

朱:形象健康,口齒清晰,開場策略精準,關鍵字是「不夠好」,意思是國民黨——馬政府還不錯,只是可以更好,輕輕把去年318以來爆發的民怨卸除,但能因此除去黨國靈魅嗎?恐怕也是鞏固日益流失的基本盤罷了。批蔡空話多,氣勢不錯,但若以同樣的標準來檢視朱的申論,空話也比比皆是。所謂馬政府的政績,說來說去還是多國免簽與兩岸穩定,聽在擔憂中國併吞的民眾耳裡,必然是罵聲連連。至於整體政策方針,先說提高基本工資到三萬,大抵只能騙騙對勞動議題毫無了解的民眾。首先,目前許多縣市的企業,薪資連基本工資都不到,不給加班費、資遣費……種種違反勞基法的企業,如何處理?政府連現行法規都無法執行,提高基本薪資只是空話。再者,勞動權益必須仰賴工會組織與企業主的抗爭角力,靠政府法規只能保障基本面,無法讓勞工真正獲得保障。至於提高最有錢的1%富人之稅賦(還轉頭看了一下蔡英文,好像朱自己家裡沒經營砂石事業很窮一樣),要提高幾趴?要提高哪些資本利得稅?沒提。最後講回神主牌九二共識,信者恆信,恨者恆恨。

蔡:我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晃來晃去的台風,可以想見要不是年輕世代對蔡英文的高度支持,這個晃動恐怕會配上嘻哈樂廣為流傳。但蔡的聲音掌控比起幾年前,已經是進步很多了。面對長久以來「空心蔡」的質疑,這段申論還是空話不斷,對馬政府的批判,也無實質數據支撐,純訴諸經驗,也算是穩定原有票源的作法。中間插了一段對前兩位候選人的即時批判,雖然有點卡卡的,攻擊也不深入,不過念稿之外有即席發揮,算是比較貼近辯論精神。後段是內容設計比較好的,先是酸一下「朱講那麼多,執行還是馬政府的同一批人」、「民進黨從未把黨名黨徽遮起來」,或是形象牌堆疊,從九零年代講到接任黨主席,有塑造出長期奮戰的魄力感。話說回來,陸委會在任期間的成績,與國民黨的兩岸穩定/親中路線,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而「民進黨一直跟弱勢走在一起」云云,想到蔡之前說過「勞工假太多」,實在缺乏說服力。

媒體提問一:「加入TPP」跟「抵擋美豬進口」能否兩全,如果不行,如何取捨,涉及到了自由貿易中的兩難。是個不錯的問題。

宋的回答偏到了食安問題,言詞流暢,大義凜然,但並沒有真正切題回應。

朱的意思是要跟美國說我們很在乎食安,這根本廢話,美國也知道食安,但他們更知道要賣豬肉過來,怎麼加入TPP而不必綁美豬進口,毫無對策。後半段反批民進黨製造暴力、蔡訪美黑箱、蔡不在乎勞工假……稍微了解辯論規則的人會知道,這已經不是答非所問,而是違規架拐。回答就應該針對問題回答,而不是拿跟問題不相干的事情攻擊對手。

面對朱的違規,蔡的回應算是反應快而有風度,並且能情緒不被影響回答問題,表現不俗。態度也比其他兩位明確:要加入TPP,也開放美豬進口,但是強化本地農畜牧業,禁止本地使用瘦肉精,產品來源標章,讓消費者自行選擇。雖然不是很完美的答案,但至少有明確的態度跟作法。

媒體提問二:問蔡對兩岸監督條例、服貿貨貿的看法,問朱如何看待民進黨的立場(這裡有潛台詞:如果國民黨變成在野黨,會不會扮演監督的角色,檢驗民進黨在兩岸經貿上的執行,還是無條件讓他通過?)最後是問宋夾在兩大黨中間如何自處。

朱的回答又再度違規攻擊蔡英文,長篇大論的公然違反辯論規則。最後兩句才說到要盡速通過兩岸經貿相關條例,言下之意,就是就算在野也不會監督民進黨(假設民進黨也要推行服貿貨貿)。

蔡這次已經被朱的違規行為影響,花了許多篇幅回應,甚至在最後面也跳脫問題框架跟朱一起玩違規遊戲,上一次回答的風度跟掌握蕩然無存。至於人民對服貿跟貨貿的中國疑慮,蔡用落實兩岸監督條例輕輕帶過,而沒回答到為何民進黨來作服貿貨貿就不會有人民反彈(雖然最後對國民黨的批判,似乎要做出區隔,但表達並不清楚)。

宋在前兩位先後違規之後,找到了一個出手的空間,不過對於親民黨超脫藍綠的定位,仍而是模糊不清。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鳥籠公投法是2004年國親兩黨聯合通過。說親民黨永遠站在人民這一邊,又是信者恆信了。

媒體提問三:問兩岸政策。是否承認九二共識、兩岸紅利如何全民共享、如何看待紅色供應鏈的崛起。

蔡的回答政治話術居多,簡言之,九二共識可以由民進黨來重新詮釋,不是國民黨專利,中國經濟不能避免,但要產業升級、全方位(中國以外的國際經貿)發展。

宋也支持九二共識及馬習會,顯示其統派立場及吸引國民黨票源的決心。至於如何避免中國的併吞,訴諸個人的談判能力與國民黨買辦弊害。算是有達到政黨定位上的效果。

朱也講產業升級跟全方位發展,跟蔡的回答如出一轍。主打九二共識要重建重談(由民進黨)恐怕很難,但這種各自詮釋的閉門會議,為何民進黨做不到,沒講。後面又違規批一下蔡對自經區與地方首長(如陳菊、賴清德)的態度矛盾。

媒體提問四:如何處理中國對台的外交封鎖?

宋先講了一些要務實、要搞好內政的廢話。然後說要跟中國求情,讓台灣有國際空間才能兩岸和平,這有回答問題嗎?問的是中國拿鞭子的時候我們怎麼辦,你回答說我們只要吃糖果。

朱說多會面就能得到中國的善意,跟宋的回答大同小異,一廂情願。

蔡的切點是先提昇國力,才有國民自信……或許這樣就能有籌碼面對中國打壓?至於怎麼搞好內政跟國際經貿,訴諸團隊實力。信者恆信,答等於沒答。

媒體提問五:問朱國民黨的魄力在哪?問蔡四年能做成哪些願景?問宋為何一直落選?

朱先講些空話說自己有領導力,然後說多元的狀況下,國民黨已經民主化了(承認國民黨之前不民主了?)答非所問,接著又違規攻擊蔡是一言堂。

蔡又開始跑題回應朱的違規,但話鋒一轉,把一言堂說成是魄力與凝聚力的成果……不過,問題是問妳未來能做成哪些政績啊!回答問題好嗎?

宋講了一些廢話之後,隱晦的把敗選歸結在假民調上面,既然要走這個路線,何不把民調、媒體、財團的亂象都好好罵個一輪?

▎辯論上半場結束

聽到這邊,作為一個投身辯論競賽不長也不短(十六年)的人來說,我可以大膽的斷言這場辯論已經沒有聽下去的價值。媒體提問的問題水平不錯,但是三個候選人沒有一次能夠正面而有力的回答。開篇的申論也完全缺乏對台灣未來發展的具體政策與結構分析,如果你還願意把辯論聽完,不是太無聊,就是還期待自己原先支持的候選人「發功」,期待自己不支持的候選人「出糗」。

辯論原本應該具備的公眾對話與候選人檢視功能,在三方各自缺乏辯論倫理、實力、政策遠見上面,恐怕也只是做個形式,好像其他民主國家都有辯論,台灣也該來一下。對投票參考毫無幫助。

如果辯論這種濃縮的小型展演框架,能夠察探候選人當選後的執政狀況的話,那我仍然是抱持著相當樂觀的心情,看待一連串的選舉廢話與空話:沒有一個總統候選人是可靠的,政治,終究要靠公民長期的監督與參與。至少,這半場辯論會讓我們確認了,台灣要靠公民自己,不是靠政治明星。

什麼,您把辯論會聽完了?不考慮把時間拿去做些更有意義的公共關懷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