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民主,就是把一切當成自己的事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瑞士最近的三次公投在全球都引起了討論,也造成了衝擊,而這個在各方面都發展得相當成熟的國家,又能帶給台灣什麼樣的啟示呢?就讓我先來介紹這三次公投吧!

去年(2013年)三月初,瑞士先是進行了公投,希望可以限制企業高層的酬勞與福利,而這個公投有46%的投票率,其中高達68%的選民贊成這個提議,往後瑞士的公司,高層主管將不能再擁有俗稱黃金降落傘的高額離職補償。瑞士沒有台灣投票率要超過50%才能成案的限制,但這樣的公投一樣是受到認可的。

無獨有偶,去年原本法國政府也打算立法要求股東要能對企業高層的薪資表達意見,後來轉由雇主協會進行約束,因此法國的雇主協會在六月公佈了企業的新規範,要求企業要對高層的酬勞徵求股東意見,並在股東年會上進行表決。這並非是歐洲國家獨有的政治態度,美國、中國也都在金融海嘯之後展開打擊企業肥貓的措施。

到了去年〸一月底,瑞士再度舉辦公投,讓人民決定是否要限制公司高層和基層員工的薪資差異不得超過12倍。這次的公投有53%的投票率,而結果則是65%的選民反對。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公投呢?根據瑞士勞工總會的調查,瑞士薪資最低的10%勞工,月薪只有四千(瑞士)法郎,然而瑞士大企業執行長的平均年薪則是670萬法郎,兩者的差距超過百倍。

如果12倍薪資差距的公投過關,企業高層的酬勞將只剩原本的一成不到。當然,這樣的限制會有漏洞,也會有副作用,例如可以將低薪工作以外包的方式處理,或是給高層主管的酬勞以股票或紅利取代。最後,瑞士人民否決了這個公投案。

這個月,瑞士舉行基本工資的公投,提議者主張瑞士應該設立基本薪資的門檻,時薪不得低於22法郎,月薪不得低於四千法郎(相當於13.5萬台幣)。這次的公投投票率高達56%,最終則是77%的選民反對而被否決,主要是因為勞資雙方能平等談判薪資,而低薪的外籍勞工也沒有投票權可以表態。接下來,年底可能會上場的,則是保障收入的公投,也就是無論有沒有工作,每人都能收到每個月2500法郎的基本收入。

...

從這些瑞士的公投議案中,我們可以獲得什麼啟示呢?首先,一個民主國家應該將公投視為常態,有全國性的議題需要全民共同決策,那就可以進行公投,而不是像現在台灣的公投限制一堆,人民根本無法透過投票來表態,如果政府不作為,民意代表又只根據黨意行事,人民不就只能上街頭?

第二,瑞士的人均收入非常高,民主制度非常完善,依舊不斷在謀求制度上可以更符合公平與正義,反觀台灣勞工的實質收入停滯甚至倒退將近二〸年,與GDP成長的趨勢完全背離,貧富差距越來越懸殊,政府卻依然無視所得分配的問題。

第三,瑞士擁有勞資雙方均衡的談判條件,因此人民即使有機會表態,也認為不需要最低薪資的保障。然而台灣勞資雙方在法規上的權利落差卻極大,造成工會不受保障,罷工行動窒礙難行,勞方根本難有籌碼可以跟資方談判,獲得合理的薪資。

沒有公投的機會,並不只是讓台灣人民失去一個自己作主的機會,甚至還讓台灣人民就此失去一個互相討論與針對重大議題進行獨立思考的機會。於是人民對公共事物越來越漠不關心,或許執政者認為這樣很好,只要人民乖乖的呆呆的,就能不受干擾的去做想做的事情,例如拼經濟。

姑且不論執政者是善意(為求施政順利)或惡意(鞏固獨裁地位),人民不思考的結果,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利於執政者在推行政策上能降低阻礙的好處,但是同樣的,越少人反對也就越少人支持,人民漸漸的不會去理會所推出的政策,因為早就養成事不關己的態度。

於是政府最後會發現,怎麼整個國家只剩自己在拼經濟?而更嚴重的後果,就是人民與政府出現的絕緣現象,人民完全接收不到政府的訊息,或是只揭露片面的資訊,其結果就是當人民一發現額外的資訊就感覺受騙。是政府不懂溝通嗎?不是,是政府過去的所作所為,讓人民對政府的溝通視若無睹,充耳未聞。不是人民無心,而是政府無知。只有讓人民對政府有信任感,對國家重大議題有參與感,整個國家才會動起來,愚民策略往往是國家衰敗的起點。

資訊透明化往往是最佳解。就以企業肥貓為例,法國決定將企業高層的酬勞決定權,交還給股東,這難道不是天經地義嗎?企業高層所領走的錢,不也是股東的錢,為什麼股東不能作主呢?而勞工薪資,也一樣只要揭露資訊就能解決很多難題啊!企業揭露自己人力成本的結構,是社會責任的一部分。

股東有權知道企業的薪資結構,判斷自己所投資的公司,高階主管是否領取過多的酬勞,而不是與股東分享。股東也應該知道自己所投資的公司,是否以低薪壓榨基層員工,只從事一些不具競爭力的勞務,而不是積極招募和培養人才,做一些在市場上難以取代的工作。

然而,當政府在努力與國際簽訂自由貿易協議,卻全然不肯在資訊揭露上做任何努力,這豈不矛盾嗎?沒有充分的資訊,又哪來的自由市場可言?所以那些暢談薪資應該由市場機制決定的人,真的認為現在的人力市場,已經達到了資訊公開、透明,能讓勞、資雙方基於充足的資訊,根據彼此的供、需去做出最明智的定價,並依此進行談判?顯然,還差得非常遙遠啊!

當然,分析充分的資訊並據以做決策,其實是非常累的一件事情,所以許多人在公司寧願上司說什麼他就做什麼,在政治上則是幻想他只要負責投票選一個英明的人出來就好。但是如果一個公民只負責投票,而不願或不能對政策表示意見、對政治人物進行監督,所謂的投票其實也就只是民調而已,跟獨裁國家的拍手通過沒有兩樣。

民主,就是把一切當成自己的事。所以如果台灣要變成一個正常的國家,怎麼可能不去修正制度,把公投和罷免當成吃飯一樣稀鬆平常?又怎麼可能不去努力要求政府資訊的透明和行政程序的公開?而這,只是民主制度的基礎,我們卻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所以,接下來就是你、我的事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