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想讓台灣更好不只是投票而已,連你吃什麼食物、拜什麼神都很重要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享受與維持民主其實是很累的,因為你的一舉一動都會關係到你的未來,不像是在一個獨裁的國家體制之下,你的未來是由別人所決定的。這就表示,其實民主不只有存在於四年一次的選舉,而更是發生在你的日常生活。

舉例來說,大甲的鎮瀾宮,董事長是顏清標,被褫奪公權後由兒子出來參加補選台中第二選區的立委並當選,而這次繼續競選希望可以連任。三重的先嗇宮,董事長是李乾龍,過去在三重市長任內,家族在先嗇宮附近持有的土地暴增,而且原本沒設站卻突然出現一個先嗇宮捷運站,這次出來競選的是新北市第三選區的立委。

聽起來好像還是政治,但是其實跟政治牽扯在一起的卻是宗教,也就是說也許你知道某些政治人物你不該投票給他們,但是你卻很有可能沒有意識到,有些廟宇你拜的可能已經不是神明,而是政客,就算你真的誠心誠意在拜神,你也不該捐香油錢給他們然後才又埋怨台灣的政治環境怎麼這麼糟糕。如果真的有信仰,就會知道拜錯了,比不拜更糟糕。

也許你會說,都是政客把手伸進了宗教。但是,宗教又何嘗沒有影響政治呢?《宗教團體法》列優先法案,卻總是在壓力之下過不了關,而更有宗教團體乾脆成立政黨,變成政治團體之後就算宗教團體法過了也不怕,因為已經是「政治團體」。原本撫慰人心的宗教,似乎充滿了腐味。

也不只有宗教啊!你所消費的每一塊錢,其實都是在表達一種認同,如果你不認同富有的雇主苛待外籍勞工,你又為什麼去買永豐餘集團所生產的商品或是所提供的服務呢?即使他們的商品沒問題,但你的消費將會有一部分成為他們不斷成長的資產,而這也就告訴他們一個訊息:我這樣做沒關係,不會被懲罰。所以如果你痛恨生產黑心食品的廠牌,就算買一送一你都不應該買,如果你討厭偽造新聞、斷章取義的媒體,就算螢光幕上的名嘴講得多精采、主持人問出來賓八卦的手法多高竿,你都不應該看。因為有人捧場,他們就會受到鼓舞,然後繼續端出更毒東西的餵給你,反正你無所謂甚至已經上癮了。

你的下一餐吃什麼,就是你對台灣的食品安全投下的一票。你的下一則新聞、下一個電視節目看什麼,就是你對台灣的媒體品質投下的一票。甚至是你現在的工作,就是你對台灣的勞動福利投下的一票,如果你忍受了低於基本薪資的違法工作,如果你配合老闆在工時與加班費上不按照法規標準來走,你是默許了老闆欺負你同時也鼓舞了老闆去欺負更多的人,你不是加害者但卻也是共犯。

先別想什麼藉口和理由,我知道你的接受也許真的很不得已,就像我們對於目前的一些政治人物或法規也是被迫接受的,所以我真的可以理解你也許想換一個待遇合法的工作卻求之不得,就像我很想罷免掉那個怠職參選總統的市長卻無能為力一樣。但是回過頭來,你我都應該在心裡面思考:我是不是做了足夠的努力去改變這個糟糕的現況?唯有如此,自己才會漸漸好轉,而只有每個人都漸漸好轉,台灣才會真的好起來。一場選舉的誰贏誰輸,可能不見得能左右台灣,但是每個人的努力卻可以。

甚至更進一步,好好思考一下,哪一天當自己變成了老闆,會不會變成一個為了節省成本而苛待員工的無良資方?會不會明明自己沒有足夠的經營能力,卻又硬撐著一家早該關掉的公司,讓員工陪著自己共體時艱?其實這也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罷了。自己不敢吃的,別拿出來賣給別人吃,這樣的要求有很過分嗎?自己不要的廢水,要先處理妥當,不要污染環境,讓整個社會承擔自己不願意付出的成本,這樣的要求又有什麼不對呢?

可是,如果你的親朋好友在日月光工作,你們見面的時候,你看他的眼神是羨慕他在上市的知名大公司上班?還是鄙夷他竟然還不肯離開一家聲名狼藉的公司?這年頭好像比較盛行要人有被討厭的勇氣,但是卻沒有多少人做得到有勇氣去表現出你的討厭。也許你覺得做壞事的又不是你的親朋好友,但你的一個鄙夷的眼神能讓他知道,他不該用他的專業去幫助一個危害台灣環境的財團。只是,他有勇氣被你討厭,但是你有勇氣去討厭他嗎?

享受與維持民主其實是很累的,因為你的一舉一動都會關係到你的未來。當你看到不公義,應該站出來說話捍衛你認同的道理,而不是只想求和諧認為一切不關自己的事情,那麼總有一天當自己受到不公義的對待也沒人會幫你。當你看到你不認同的品牌的時候,再廉價、再優惠、再方便,你都不應該把自己手上的那張鈔票遞出去,因為你正在投給他認同的一票,而且這是記名投票,最後的後果會由你以及你的下一代承受,不管是不好的食物、被污染的環境或是奴隸般的勞工待遇。

如果你能這麼勤勞,用你的一舉一動去否決定你認為不對的,去認同你認為對的,那麼台灣就會越來越好,而且越來越有力量走在一個大家都認同的方向上,而我們每一個人在維持民主的付出,就能換來美好的未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