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為什麼台灣沒有平民政治人物?

烏拉圭總統何塞.穆希卡(José Mujica),出身農家,素有最...
烏拉圭總統何塞.穆希卡(José Mujica),出身農家,素有最窮總統之稱。(圖/路透社) 
在台灣,雖然制度上幾乎人人都有資格投身政壇,但是實際上真的能從政的人非常少數,不外乎權貴子弟世襲了家族在政壇的地位,像是蔣經國、馬英九、郝龍斌、連勝文、吳志揚,以及在社會上地位較崇高的知識份子,像是律師、醫生和博士。而如今,隨著高等教育的普及,照理說靠著高學歷拿到參政資格的人應該變多才對,但原本屬於「上流社會」的階級,地位其實已經大幅貶值了。

我們培養了那麼多的高學歷人才,但是卻又因為數量太多而覺得他們並不珍貴,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我們終究只是因為他們所拿到的那個學歷,認為他們具有從政的資格,而不是因為看到他們在政治上有什麼足以感動人民的理想或抱負。就像我們總是仔細聆聽有錢人所說的話,是因為他們有錢,而不是他們說的話很有啟發性一樣。

於是,我們看到了一堆的醫生、律師和博士、教授在當官,但是他們對國家與社會所能產生的效益和貢獻,卻無法獲得人民讚賞,還不如讓他們在原本的崗位上,做他們最擅長的工作。於是,開始有人反省,台灣會淪落到今天這樣,是不是所謂的「教授治國」導致的?是不是這些律師、醫生、教授們根本不懂得怎麼在政治架構下做事情?可是這些聰明人都不懂,那又有誰懂呢?

這些領域的確有很多的專業人才,國家也因為有這些人而變得更好,但是難道我們對政治的想像力,只能透過會不會讀書來判斷嗎?台灣過去幾〸年來不斷的進行教改,但是卻沒有改變人民對教育產品的期待—會考試。但很顯然的,會考試不等於會做事,所以我們看到一堆會紙上解題的聰明人在面對面遇到人際之間的難題時,也只能拳腳相向或是手足無措。

政治不會是單打獨鬥的,需要有一群很專業的人,跟一群很會做事的人一起團結合作。所以其實問題不在於教授治國,而在於人民只能接受一小部分的人當官,於是我們的政治總是紙上談兵,把書上的理論當真但是卻漠視那些理論的前提假設,結果就只有悲劇而已。

不知道要到哪一天,台灣才有可能出現一群農民、漁民、建築工人或雜貨店老闆,這種比較貼近我們真實生活而且每天都在解決實際問題的政治人物?這些人又為什麼只能投票,而不能當一個候選人呢?顯然,我們的民主不太接受一個水電工當市長,頂多只能接受一個歌手當立委,反正都在作秀不是在作事。

人人都有參選的權利,但是選票卻不認同這種全民皆可參政的最根本民主條件,你只要不符社會所認知的上流社會或是高學歷、高資產階級,現階段你就不可能透過選舉參與政治的運作,這是眾所皆知的現實情況,於是我們設立了原住民和婦女的保障名額,但是除此以外,我們卻忽略了職業上的均衡和資產規模上的平等。

結果就變成政治是有錢人玩的遊戲,而有錢人為了進入政壇,不管是拿自己的錢或是別人的錢,就先投資很多的資金進去,從政之後當然要透過各種方式回收,或是還人情給那些投資自己的財團。這種情況下,政治就不可能是清廉的,而要想像這些人能為民謀福利,恐怕也太天真、無知了。

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農民或漁民從政,就比較會為民謀福利。真正的實話是:他們也一樣會為自己謀福利。但是看出差異了嗎?你如果沒有讓每一個行業、每一個族群的人都有機會從政,讓他們為自己謀福利,就沒有人理他們了。如果你要我去相信一個住豪宅的權貴子弟,會去思考怎麼讓遊民過更好的生活,我會想要聲請對你作精神鑑定了。

那麼,通常這個時候,能力就被拿出來說嘴了。好像只有權貴和醫師、律師、會計師才有能力,這種質疑其實就在說我們的教育徹底的失敗了,產出的人才能對國家產生貢獻的屈指可數。但真的是這樣嗎?

你回過頭去看看,在自己的路上奮力獨自前行,最終獲得國際成就,成為台灣之光的人,是市井小民還是上流社會?你再去看看,兩位洪大姐原本是平凡人,但是在家人蒙受磨難之後挺身而出,他們在媒體上的應對進退,是不是比那些代父、代夫出征的家族民代好很多?你再去看看,為什麼每天上政論節目的立委輕易的被大學生在節目中打臉?

其實我們的教育沒那麼失敗,失敗的是所有的人民都被洗腦到不認為自己是人才,沒那個資格從政,自己沒信心社會也不看在眼裡,於是所有人都盼望國家出現明君,完全失去了想像力和從政的熱忱,不認為自己就有可能是那個明君。而說到明君,回過頭去看看中國歷史,有多少朝代的創立者其實就只是市井小民而已。而如今當我們都受了很好的教育,卻反而被洗腦我們沒有能力可以去為人民服務、為自己開創更好的未來?只有這一點,才是我們教育最失敗的地方。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