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真正敗壞道德價值的是護家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同性婚姻的爭議,從開始時的學術議論,接著轉變成為街頭活動,現在已經到了立院攻防的層次。就當前的立委的意識形態看來,要通過同性婚姻相關法案仍非常困難,加上政黨政治的現實考量,我不認為短期內會有突破性的發展。

做為倫理學的研究者,我本身關切的不是立法層次的問題,而是這個公共議題是否經過「完熟」的討論。很可惜的,因為「護家盟」這個反同性婚姻團體始終都在干擾與破壞相關的意見交流,應有的價值溝通過程遲遲無法成形,對立雙方一直在原地打轉。

護家盟認為同性婚姻的道德價值「不需要討論」,因為很明顯是錯的,他們只需要「傳播」同性婚姻在道德上的錯誤就好。這態度會讓倫理學家非常火大,憑什麼你們講的就是標準答案?

就倫理學來看,護家盟對於社會道德的破壞,其實遠比同性婚姻的影響來得大。同性婚姻會造成什麼道德問題,尚無共識,但護家盟破壞的是社群追求道德卓越的動力與機制,這可能會引發社群的崩解。

同性婚姻會敗壞什麼道德價值?

台灣社會屬於華文文化,而華人舊有的道德標準並未對同性戀或同性婚姻有特殊的道德限制。在過去數千年的漫長的歲月裡,同性性行為可能被恥笑,但並不是道德議題;而將同性伴侶納入親屬關係之中,雖並不常見,但也是中華文化圈確實存在的現象。

這可能是因為同性戀的數量並不多,且這類性行為與親屬關係不會對主流的性行為與親屬關係造成什麼影響,因此並沒有產生相關的道德規約或德行。所以認定同性戀會破壞什麼傳統道德觀,這點完全是護家盟搞不清楚狀況。

會以道德角度批判同性戀,其實是採取基督教傳統的性道德觀,而這性道德觀引入華人文化圈還不到兩百年,卻產生了很強大的影響。很多強烈反對基督教神學的人,卻很自然的接受了基督教的性觀念。

基督教神學將同性性行為視為一種罪,這是因為聖經的記述之故,神說不妥,那就是不妥。但到底有多不妥呢?任何大腦正常的系統神學家,都知道同性性行為的罪是很輕的,和打手槍,看A片屬於同一級。婚外性行為要嚴重多了,天主教更反對墮胎,將之視為殺人。

主要的差別就在於「是否傷害他人」,「會不會影響到其他人的生命」。婚外性行為可能搞出新生命,墮胎更是殺了即將來到的生命,同性性行為呢?只要是雙方合意,那跟看A片、打手槍一樣,根本不會有什麼傷害,頂多算是私下行為不檢。所以同性性行為根本是小事,那同性婚姻呢?

護家盟之所以會那麼反對「同性婚姻」,是因為其成員的宗教信仰把婚姻「神聖化」。但我們民法的婚姻在廢除「儀式婚」後,只是去戶政事務所登記就成立,已不具神聖意義,因此護家盟只能試圖把人們對於「同性性行為」的反感偷渡到「同性婚姻」之上,把後者說成滔天大惡。

那排除信仰成份,同性婚姻真的有什麼惡嗎?就倫理學來說,你可以從「行為本質」來判斷對錯,也可以從「行為結果」來切入。

就看重「行為本質」的義務論角度,「同性婚姻」是私人事務,和公眾無關,端看當事人雙方是否同意,或是看這種決意過程是否理性,又或判斷其是否會對抗到更崇高的行動。

我不認為「同性婚姻」在行為本質上有什麼問題。婚姻當然是雙方同意,決意過程也可依理性,這也不會對抗到什麼更崇高的行為。有些護家盟成員主張同性戀生不出小孩,有違「孝道」這種傳統美德,這是把孝道往「愚孝」的方向去解釋,當然是錯誤的推論。

就看重「行為結果」的效益論來看,護家盟一直訴求同性戀性關係複雜,會造成疾病與社會問題。先不論這種數據的準確度,如果同性戀者有穩定的婚姻關係,性關係可能就不會那麼複雜,反而可以減輕負面影響。

至於什麼「同性家庭會教壞小朋友」啦,「讓他們扶養小孩會產生社會問題」等等,這個要等到同性婚姻成真後,才能獲得科學結果,事前的推估都是推爽的。其實在倫理學與社會哲學的領域中,早已討論過類似的議題,比如說讓黑人家庭領養白人小孩,會不會對小孩造成不良的影響。

結論是什麼呢?就倫理學來看,可能會對小孩品性造成不良影響的,只有一種父母,那就是「品性不良」的父母。所以就「行為結果」來看,我也不認為能證成同性婚姻將帶來負面的後果。

同性婚姻看來沒那麼壞,但護家盟呢?

護家盟的宣傳戰術,不外乎就是派出人海大軍打電話騷擾立委與同婚推動者的工作與生活,在公聽會無限重覆闡述其結論,甚至還跑去對同權推動者家屬說當事人是同志,要家屬好好管一管他們。這種作法,我想任何大腦正常的人,都不會認為是道德上正確的舉動。

多數當代倫理學者認為,少數智者或聖人的意見,頂多是當時最卓越的道德模式之一,在當代已經不見得能適用。我們應該透過社群內與社群間的對話過程,從舊有基礎上發展出一套最佳、最適的道德模式。

這需要建構一套公開的溝通機制,像是當前台灣公共知識份子透過網路論壇來發表意見、進行交流,就是一種常見的作法。你可以提出你的主張,但你的主張會被別人批駁,透過這種交互詰辯的過程,我們得以發展出更卓越的道德原理與價值。

不過,當前的護家盟完全不肯進入對辯,只要是公聽會,就是大呼小叫,以干擾議事進行為主要目的,就算發表意見,也從不接受他方的論證。進行法案協商,更是毫無退讓空間。

這不但破壞現有的溝通機制,也缺乏促進社群價值發展的意願。大家必須照著他們的意見走,否則他們就讓一切當機。這會造成什麼負面的影響呢?一但溝通停止,我們的社會在價值上就停止進步,陷於各說各話。如果和平的協商無法進行,為了爭奪資源,我們將倒退回武力相鬥與爭奪,穩定的社群就會隨之崩解。

當前護家盟所展現出來的言語與行動暴力,其實就是這種武力爭奪的一面,只是社會大眾與其對手選擇退讓與包容。真要進入全面衝突的情境,護家盟所屬的宗教團體是只佔6%人口的極少數,他們真的樂見這種狀況嗎?

我本人並不特別支持同性婚姻,因為這是影響社群結構的重要立法,我認為此議題尚需更多專業的討論,佔社會多數的無意見群眾應更瞭解這個議題後,才有辦法做出決定。而要瞭解這個議題,需要促進公共知識的交流,阻礙這種交流者,正是妨礙進步、敗壞道德的元凶。

要把同性戀看成敵人,是護家盟自己的選擇,不過他們參與社會議題的行動與態度,也一步步讓他們成為整體社群的敵人。這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