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企業賺錢需要愧疚嗎?

圖/黃子欽。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圖/黃子欽。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你相信喝碳酸飲料會喝到失明嗎?甚至會導致憂鬱症?你知道吃雞翅會刺激賀爾蒙生長,導致女性提早發育嗎?你知道喝牛奶會喝越多,鈣質流失越多嗎?你知道漢堡肉根本不是正常的肉,甚至是阿摩尼亞加工肉品,你知道你喝的豆漿以及豆製品多數都是基因改造過,就連花生醬裏面也有基因改造的黃豆成分?

如果你長期關心跟食品有關係的紀錄片,你會發現頂新集團現在上映的這齣油品事件,完全承接邪惡美帝國主義利潤至上的標準守則。為了獲利,運用企業勢力影響政治力,至於企業生產出來的食品,是否適合人吃?並不在乎,他們多半在乎的是資本獲利能否逐年上升,成本能否持續下降?

資本主義社會底下,企業追求獲利,合情合理。希望成本下降,理所當然。幾乎大家都希望吸取大量資金,再轉投資其他事業體系。

紀錄片《美味代價》(Food Inc)與《孟山都的基因改造世界》都提到了美國知名的農產大公司「孟山都」。為了追求壓低成本,玉米農作物成為廉價的飼料替代品。玉米的衍生產品更是市場獲利的「中堅份子」,你根本想像不到玉米居然可以成為超市中幾乎90%的商品的「最大公約數」。

《美》片中的科學研究員坦誠,超市中幾乎90%的商品跟玉米有關,若再算上黃豆的改良製品,黃豆加玉米,幾乎成為所有食品的共同祖先。因為不光牛吃玉米,連魚也吃玉米。大豆類製品的前世今生更成了美國輸出重點農產品。

所以,發明了除草效果絕佳的「農達」除草劑,好讓玉米與黃豆能夠順利豐收,避免野草危害。那麼,為何除草劑殺死草,卻殺不死原生作物?因為原本的基因已經被改變,經過長時間運送不會爛,連蟲都不敢吃,這種東西,可以給人吃嗎?

你心裡一定有很多疑問,為何企業要做出「不應該給人吃」的東西呢?或者我們該問,企業追求獲利是否該遵循道德規範?你我心知肚明,賺錢這回事,跟談感情一樣,不談愧疚(偷用《等一個人咖啡》台詞)。

紀錄片《代糖的代價》更可怕,你才發現市面上摻入代糖的相關食品族繁不備載。根據紀錄片資料,代糖本來是作為醫療用途,但因為研究人員不慎滴出一滴在桌上,研究員下意識地用手指沾上後舔了一口,發現甜味不錯,而且零卡。結果在80年代初期,就以「健康」的形象包裝,瞬間零糖、零熱量的代糖成了飲料等商品新寵。紀錄片裡就有人開始喝某種品牌強調低卡可樂,結果一路喝了20多年,結果不少人都透過紀錄片表示,他們被騙了,喝這樣的東西搞垮他們身體免疫系統,甚至使得眼睛有失明現象。

還有醫師表示,喝太多加入代糖的食品後,可能會改變胰島素的運作模式。

另一部紀錄片更是談論牛奶問題幾乎成為當代食物衍生出來的併發問題始祖。《美味代價》中也提到孟山都推出一種可幫助乳牛增產20%的藥劑,這種乳牛生長激素幫助牛乳增量,卻也讓乳牛踏上乳腺炎的危機之中。

更有報告指出,這類生長激素經乳牛產奶後,還會遺留在牛奶之中。常喝的人們,特別是在發育期的,可能提早發育,但伴隨的後果也超乎我們想像。關於牛奶的問題早就有許多爭議,許多食物紀錄片中都提到當代美國等地的乳牛產量早就有問題,若非靠人工方式施打藥劑,乳牛生產的量無法應付市場上的需求。

台灣接二連三爆發食品危機,頂新油品事件不是首例,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件。烹飪食物中最基本的油品成了可怕的未知數,若台灣消費者與相關廠商想要打一場聯合官司要求頂新祭出天價賠償費,可能又是一條漫漫長路。

而且台灣法院對這類官司往往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之前消費者基金會提出團體廿四億的賠償,最終卅七家廠商僅賠償一百廿萬元,這樣的罰金簡直是開玩笑。北市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也說,弄垮一家頂新,只是中世紀獵巫行動。政府對這整起油品事件根本知情放水,這才是制度殺人。雖說目前還無法證實黑心油對我們人體有多大危害,但本來不給人類吃的東西,你怎狠得下心給人們吃呢?

也難怪,相關黑心企業寧可用政治力改寫適合自己的遊戲規則。美國孟山都打從雷根時期就安排計劃,讓說客對華府產生政策影響,最後從小布希到柯林頓,都接受了孟山都追求的「降低政府」管制的原則。結果現在鬧成全球食品危機。

台灣亦然。

九把刀開玩笑說,頂新負責人下地獄裡的油鍋應該就是自家黑心油。

我更想到《鬥陣俱樂部》裡布萊德彼特飾演的泰勒德頓(Tyler Durden),從醫美整容診所偷走那些抽脂手術後的人體脂肪,再做成肥皂轉賣給貴婦,多麼諷刺的「自體循環」。

但如今全球追求資本獲利導致黑心食物成為主旋律,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食物自己種,自己的油品自己榨,或許我們將從此邁向安心小農的世界?

泰勒德頓,你怎麼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