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朱家安/如果這是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八成是你打開的方法不對

小夫:你怎麼不打boss?
大維:等級不夠打不過。
小夫:你怎麼不提升等級?
大維:沒打boss沒辦法提升等級。

當人遇到因果循環、無法超脫的困境時,往往會形容它就像「雞生蛋、蛋生雞」。如果所有雞蛋都是雞生的、所有雞都是雞蛋孵出的,那「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問題自然無法回答。

對一些人來說,這代表「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是個深奧的問題,需要哲學家來回答。對我來說,這代表這問題問壞了。

有時候問題很難解決,是因為你打開的方式不對

在沒有任何動物存在的森林裡,有一棵樹倒下了,請問它有發出聲音嗎?

樹倒下應該有聲音吧?但是又沒有任何動物聽到,這樣真的有聲音嗎?嗯……很玄。

事實上完全不玄。這個問題的答案如何,完全取決於你如何定義題目裡那些字眼。

在沒有任何動物存在的森林裡,有一棵樹倒下了,請問它有發出處於一般動物接收頻率範圍的聲波嗎?
→有。

在沒有任何動物存在的森林裡,有一棵樹倒下了,請問它有促成聽覺經驗嗎?
→沒有。

「有棵樹倒下了」這個問題其實沒什麼意義。它裡面沒有真正令人困惑的東西需要解決。有一些問題看起來令人困惑,是因為它背後確實有深奧的現象需要說明或「破解」。然而,有一些問題看起來令人困惑,只是因為題幹裡有個歧義你沒發現。一旦發現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

魔鬼藏在定義裡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問題也有類似特色。這個問題在問什麼,取決於你如何打開它,如果你覺得它很難回答、幾乎不可能有好答案,八成是你開的方式不對,像是:

先有雞(從雞蛋孵出的鳥類)還是先有雞蛋(雞生的蛋)?

這個問題沒有答案,因為這個問題要你比較兩個東西哪個比較早出現,而這兩個東西都各自預設了對方比自己早出現。它其實跟下面這個沒兩樣:

先有正統的活心劍法師父(正統的活心劍法學徒出身的師父),還是先有正統的活心劍法學徒(正統的活心劍法師父帶出來的學徒)?

當然,「師徒問題」不至於引起你困惑,因為最簡單的答案就是:這兩個東西都不存在,它們的定義要求使它們無法存在。

但你無法這樣回應雞生蛋的問題,因為雞和蛋明顯都存在。不過這也讓合理的解決方案呼之欲出:如果兩個東西根據定義無法存在,但事實上存在,那就代表定義有問題。

你會發現,只要把定義改過,問題就瞬間變簡單:

先有雞(從雞蛋孵出的鳥類)還是先有雞蛋(會孵出雞的蛋)?
→先有蛋。

先有雞(會下雞蛋的鳥類)還是先有雞蛋(雞下的蛋)?1
→先有雞。

這根本沒完沒了!

確實,因為你現在領教的是,如果一個問題純粹是關於概念定義,當問題設定完,答案也確定了。

有許多在現代已經沒什麼意思的問題,幾乎純粹是關於已經釐清清楚的概念定義,例如:

  • 零是奇數還是偶數?
  • 存在有已婚的單身漢嗎?
  • 白色力量是綠色、藍色還是紅色?

然而,也有很多同樣純粹關於概念定義的問題,依然有討論空間且令人困惑,因為大家認為當中概念還有釐清空間,例如:

  • 我沒有意圖歧視同志,我也有很多同志朋友,所以我沒有歧視同……對嗎?
  • 我就是太愛女人才會成為跟蹤狂,這樣的我怎麼可能會是個厭女者

「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有沒有可能改成不僅僅關於定義的樣子?當然有:

在漫長的演化歷史上,當雞這個物種的第一個個體第一次出現,它是以雞的樣貌,還是以蛋的樣貌?

如此一來,這個問題就不純粹只是概念定義問題,而是演化生物學,和生物學哲學問題。

原版「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令人困惑,因為它採用了不精確的題目,跟「師徒問題」一樣容易讓人往無限後退的方向去想,並且跟雞和蛋事實上的存在矛盾。很多問題一旦釐清清楚,就解決了一半,哲學是這樣,人生也是這樣(應該吧)。

 


 

  • 文:朱家安。多年來面無表情地致力於哲學教育,雖然人稱「雞蛋糕腦闆」但其實不受兒童喜愛。著有簡單易懂的哲學書《哲學哲學雞蛋糕》和《画哲學》,以及同性婚姻爭論的論點分析書《護家盟不萌?》。
  • 更多:WebFB

  • 公雞不會下蛋,謝謝你提醒我。我不想要這段文字太複雜難懂,所以省略了性別差異。有興趣的話你可以挑戰把它加回去看看,一樣可以寫出完整的問句。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