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賴天恆/「自以為客觀」的壓迫:住山上的原住民、溫順的女人、中華民族

圖/朱家安提供
圖/朱家安提供

女性主義者Sally Haslanger在談論「物化」(objectification)的時候,指出「自以為的客觀性」(assumed objectivity)的認知原則,往往阻礙實現性別平等。對Haslanger來說,「物化」是這樣的:

a. A把B 當成 A滿足慾望的對象

b.當A欲求 B擁有某個特質時,A就會強迫 B擁有那個特質

c. A 相信B有那個特質

d. A相信那些特質是B的天性

自以為客觀與性別物化

對於性慾上的物化則是這樣的:

a.男性把女性當成性滿足性慾的對象

b.男性欲求女性溫順、像個「物品」,就強迫他們溫順

c.男性相信女生事實上溫順、像個「物品」

d.男性相信溫順、像個「物品」是女性的天性

會有這樣的認知,往往是因為物化者「自以為客觀」:他們認為真正的規律性來自天性,認為人必須依照其他人或事物的天性對待他們,認為唯有不受觀察者干擾的觀察才能得到真正的天性,同時自以為自己沒有干擾、影響到被觀察對象。1

就性別不平等的角度去看,問題非常明顯:自以為客觀讓往往人忽略自己對對方造成的壓迫與影響,只觀察到「對方事實上都是這個樣子」就以為「對方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既然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想要不這樣就是「違反天性」,就是不對。既然女性的「天性」就是溫順,任何要求平等、自主都是「違反天性」;女性任何想要擺脫男性控制的行為,都被視為「違反天性」,就是不對。如此一來,性別平等便極難實現。

自以為客觀與各種壓迫

「自以為的客觀性」不只是對追求性別平等形成了極大的障礙。社會上各種壓迫往往因為自以為客觀地觀察到所謂的「天性」,而難以消彌。或許可以思考以下幾個案例:

a.漢人想要原住民的土地,就把原住民當成巧取豪奪的對象

b.漢人想要巧取豪奪原住民,就把原住民趕到山上

c.漢人觀察到原住民都住在山上

d.漢人認為住在山上是原住民的天性,並稱他們為「山胞」

原住民想要追求轉型正義,要求政府或「平地人」為過去的不正義做出合理的補償,往往就會遇到「住山上是你們的天性」「把你們當人看就不錯了」這類的回應。

a.大人想要方便管理學生

b.大人想要方便管理學生,因此限制學生的言論、穿著、表現等等,強迫學生「乖」

c.大人觀察到學生幾乎都很「乖」

d.大人相信「乖」是學生的天性,是「學生本來就該有的樣子」

當學生有所謂「學生本來就該有的樣子」,也就是「乖」的時候,許多獨立思考的學生便被視為「不正常」,要好好「管教」。當學生「不乖」的時候,講出的話再有道理都可以直接忽略。

a.開大車的人不想要機車擋路

b.開大車的人不想要機車擋路,便透過政策強迫機車走上外側或「機車專用」車道(,而這些車道路況差,受到起步、停靠的車輛夾殺,同時需要面對無預警車門開啟所形成的危險)

c.開大車的人觀察到機車都走在外側或「機車專用」車道(,且因為行駛較危險路段而死亡率較高)

d.開大車的人相信走外側或「機車專用」車道是機車的天性(,甚至以為機車本來就比較危險)

當機車族爭取路權,或者說「較安全行車環境」的基本權利時,決策者往往罔顧事實,繼續自以為「為了機車族」好,把機車族逼上死路。

a.有錢人想要cost down

b.有錢人想要cost down,就把年輕人當成剝削的對象,壓低年輕人的薪水

c.有錢人觀察到年輕人領低薪

d.有錢人相信領低薪是年輕人的天性

而當年輕人抱怨社會經濟結構上的不平等時,許多有錢人完全忽視自己正好就是剝削者,只知道要怪年輕人「沒競爭力」。在「沒競爭力」的思維模式之下,自然可以繼續心安理得地剝削年輕人。

a.執政當局想要推行官方語言

b.執政當局想要推行官方語言,就打壓本土母語,讓本土母語成為非主流語言

c.執政當局觀察到本土母語非主流

d.執政當局相信非主流是本土母語的天性

至少在當前的教育政策上,執政當局就是繼續以這種方式輕視本土母語,甚至宣稱推行本土母語「無法走上國際」、「撕裂族群」。

a. 中国政府把各個不同民族當成統治的對象

b. 中国政府把各個不同民族當成統治的對象時,就強迫各個民族學習漢文化、說普通話、捨棄原名取漢名,強迫他們「承認」自己是中国人

c. 中国政府觀察到各個不同民族都受到漢文化影響,都說普通話,都捨棄原名取了漢名,都「承認」自己是中国人

d. 中国政府相信各個不同民族本來就是中国人,與所謂的「中華民族」本是同根,自古以來便是中国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這就沒有必要多說了。中国政府想要統治誰,誰就是中国人。

少自以為

社會上的各種壓迫成因複雜,但是「自以為的客觀性」絕對是消彌這些不平等的重大障礙。當人們不斷以「本來就該有的樣子」思考時,受壓迫者爭取權利便成為「違反天性」的無理取鬧。當受壓迫者的聲音被視為無理取鬧時,自然就可以繼續忽略,以致於各種迫害難以消除。如果我們真心想要消除社會上的各種不平等,至少就需要先想辦法停止「自以為」。

 


 

  • 以上對Haslanger的介紹與「物化」的探討來自Papadaki, E. L.(2008). Women's objectification and the norm of assumed objectivity. Episteme, 5(02), 239-250.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