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如果你堅持要當一個中立者

photo credit:billy1125CC BY 2.0)
photo credit:billy1125CC BY 2.0)

之前我有一篇文章指出,如果你要當中立的人,其實你就是在跟所有人同時為敵,所以別因為想要避免衝突,而主張自己是中立,這只會得到完全相反的效果,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要息事寧人,盡快找一個陣營然後加入,讓同陣營的人主動保護你,這才是上策。

是的,「中立」並不是那麼輕鬆的立場,大部份人想要的都是把你拉進他的陣營,而不是想要你中立。

但是,這世界上總有些脾氣硬的人,會想要保持中立,只為一個理念:為何非要加入誰不可?如果你確信和有自信,要當一個真正的中立者,要保持自己認為的獨立思考,那麼,這篇文章,就是告訴你,你該怎樣做。

首先和最基本的,你要有各方面的實力,似瑞士一樣有強大反擊能力的人,才有能力中立。這點是老生常談,也不妨一再強調。中立就是你能對任何人反擊,因為你必須建立一個規則,就是別人壓迫你,找你麻煩,會有相當的風險,總會付出代價。

中立者需要畫出一條非常明顯的界線,他是雙向的,既約束所有別人,也約束你自己。你要給所有人知道,別人不該主動侵犯你的界線,否則必遭你的反擊。但同時,你不能亦不應,隨便越過你的界線,反擊以界線為限,點到即止。就像瑞士會擊落納粹和盟軍的飛機,但不會追擊到瑞士的境外,或者因為被納粹侵入過,就跑去攻擊霸佔納粹的領土。

一方面中立的你,並沒有很多盟友支持你這樣做,另一方面,你的生存建立在這種遊戲規則上,你是一個反應機制,有如隱形法律一般的存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你執行這樣的原則,你不需要聲稱自己是中立,別人也會慢慢理解到,你的領域,是不能用屈服的方式去吞併的。

中立者必須意識到自己是少數派,面對其他人做的事情,作為中立,就是你不會完全同意任何人做的事情,而別人自然也常常不同意你。你應該預期,你的理念和想法,正常來說跟別人應該都是不一樣的。別人正常來說,大部份時候都在做你不認同的事情。很多人一看到自己不認同的事情,第一個反應就是批評、反對,凡人總是看到自己不喜歡不認同的就批評。

但是你如果是中立者,你是沒權用這種凡夫俗子的角度去處事的。你必須考慮清楚,別人做的,你不認同的行動,到底是否真的侵犯你的領域,與你水火不容。還是他的行動雖然你不同意,但你只要他沒有侵犯你的領域,甚至某程度上也改善你的情況時,你是可以容忍一些跟你行事原則不同的事情。

舉一個例子說,你是支持和平,那不等於你要跑去反對任何暴力行為,譴責,甚至檢舉。你的和平,當然可以和一切暴力都水火不容,像聖人一樣反對別人的暴力也反對自己的暴力,貫徹始終,寧可被打死也不反抗。又或者看到敘利亞怎樣內戰,你也反對任何大國用武力手段去收拾,而認為他們要解決戰爭問題,手段應該也是非暴力的──你完全可以這樣想,但你必須理解,這並非中立,這是一種強勢的和平主義。

如果你是中立者,有人用暴力去對抗另一個暴力,以暴易暴時。你要選擇把雙方都當你的敵人嗎? 那你大概會被雙方一起打扁。中立者更合理的做法,是「兩害取其輕」,面對兩個你都不同意的暴力,選擇一個對你的生存更有利的,或者你可以默許地支持,至少你也不必妨礙那一方。

為何要這樣做?他的確跟你的立場不一樣,但是兩個暴力之間的抗衡,可以保障你中立的空間,一個暴力壓倒另一個時,他也不會再容許你保持「中立」。在強者的全盤壓倒下,你也無法保持中立。

就像十九世紀的泰國,作為被殖民的受威脅者,他自然是反對殖民主義的,但他之所以能生存,在於他在英法兩個互相敵視殖民帝國之間,使英國去制衡法國。他不會傻到說,我泰國是中立的,你們都是外國殖民者,我兩個都不喜歡,我兩個都打,他很清楚,他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被雙方圍剿,如果不懂,非要堅持「你們全都是敵人」,那看看隔鄰的滿清。

當一方完全被另一方壓倒時,你的所謂中立對於勝利者來說,也只是待肅清的次要敵人而已。你要保持自己的立場,就是那麼困難,就是要付出那麼大的代價,需要那麼強的實力。但如果你有這樣的本事,你就有權選擇這樣做。若你再遇上任何人聲稱自己是中立的,那你可以問他,你準備好了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