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你討厭政治,那你喜歡權術嗎?

香港回歸中國19週年活動,一名民眾以我要真普選表達訴求。 圖/路透社
香港回歸中國19週年活動,一名民眾以我要真普選表達訴求。 圖/路透社

「我討厭政治」,「我政治中立」,「我不講政治」,這些話,已經是我們上一兩輩人的口頭禪,經歷過二十世紀至今的諸種動盪,香港的暴動,臺灣的戒嚴,社會彌漫著一種政治恐懼症。我們認為,政治是污穢的,政治好像只能為人類帶來鬥爭與痛苦,人類想要幸福的生活,就應該討厭和避開它。

有人說過,政治是眾人之事。甚麼是政治?不厭其煩的說,政治的本質,其實就是人事。不論人與人之間的相愛、相恨、相厭、排斥、合作、妥協、壓迫,都是政治。如果創世紀是真的話,那麼政治誕生的一刻,就是上帝從亞當的肋骨中創造了夏娃之時;當這世界上出現第二個人類,政治也同時誕生。

所以,會有所謂的辦公室政治,如果你的工作是獨自一人看守燈塔,是不會有辦公室政治的。但處於一個有兩三個同事,大家一起工作,吃飯,休閒的環境裡,辦公室政治就會出來。在家庭裡家人的相處也是政治,而擴張到一間課室、一個家族、一支球隊,一個俱樂部,人與人間相處就是政治。

政治也像廁紙,人去了廁所,就要擦屁股,擦了屁股之後,廁紙自然是髒的,令人厭惡的,你討厭一張擦過屁股的廁紙,想要他遠離自己的視線,丟進馬桶裡沖掉,是很尋常的事,是人之常情。

但是如果說,因為討厭政治,而不理會、不去理解不去參與它,你以為是怎麼回事呢?那就是說,因為你討厭擦過屁股的廁紙,所以你決定不擦屁股,去完廁所之後就這樣站起來把褲子穿上,這樣,就不會有那張令人厭惡的廁紙了。

人與人相處,團體與團體相處的衝突,你不用「政治」去解決的話,是否問題就不用解決呢?當然不是,你不解決衝突,衝突就會惡化。但是人類還是想要處理衝突的,當大家都討厭政治,回避問題,而只有少數人參與,政治儘管存在但會產生質變——變成一個個懶人包。

這個懶人包,就叫作「權術」。所謂權術,簡而言之,不是解決問題,反而是倒過來解決問題所涉及的人。先旨聲明,這並不是說殺了他們,權術是利用人類的弱點,使用言語、感情、抹黑、恐嚇與利益關係等,讓大家即使看到問題存在也不再對它發表意見,鎮壓了衝突。

政治是合作性的,一種找出大家能夠接受的界線的行為,溝通互讓,它的目標是消除衝突。而權術是博奕性的,它把所有對象視為競爭的對手,合縱連橫,它的目標是隱藏或拖延衝突。

政治是多方主動參與,大家一起提出問題和解決衝突,找出共存之道。但是你不參與政治,或者抗拒它,這件事就不會發生,政治不發生時,衝突會一直存在。而權術則相反,權術只需要單方面積極的使用,其他人不論他是否想要參與,他們都無法抗拒——成功的權術,使人放棄對衝突做任何事,只敢在背後發牢騷。

這也是為何很多專制,在有能的統治者過世後,出現整體的腐爛、內亂和崩潰,因為統治者透過他精明的權術,把很多衝突隱藏了。但只要失去了那個精於權術的人,這些衝突就會立即的浮面。現在的巴爾幹半島,前南斯拉夫聯邦,就是很好的例子。用較小的角度看,一個不把問題拿出來商議解決的家族,總是像電視劇一樣,爾虞我詐,勾心鬥角。

如果我們抗拒絕了政治,那權術就會代替了政治,維持了秩序。

留言區
TOP